《我和白姐》
第79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接下来的事,却跟我想的完全得不一样……
  “王小志,你去把她叫出来!”白雪儿把水果放在茶几上,一脸傲气地命令我。
  我说你自己去呗,你姐就在厨房,你过去,她一定会高兴的。
  白雪儿却黑着脸说:“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
  额……我无语了。
  进了厨房,白姐正在那里煎鸡蛋;她手里拿着铲子,很认真地翻炒;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到她的脸,那样子,美死了!如邻家姐姐一般,贤惠、温柔。
  我跑过去说:“姐,雪儿来了!”
  她的手一抖,然后吃惊地看我说:“哎呀!她来干嘛啊?”
  她的样子好可爱,又兴奋又胆怯,我就告诉她说:“过来道歉的,她知道错了。”
  听我这样说,白姐瞬间美死了;她把头压得很低,又很淘气说:“不用道歉啦,姐已经原谅她啦!你让她等着,一会儿在这儿吃饭,姐多做两个菜。”
  我说给我吧,我来做,你们姐俩好好谈谈心;我把她手里的铲子抢过来,她却立刻抱住我胳膊说:“我不要,姐…姐见到她……害怕!”
  我就白了她一眼说:“瞅你这点小胆儿,人家是来道歉的,又不是寻仇的,你怕个屁啊?快去,人家等着呢!”
  她在那里犹豫着,扭扭捏捏就是不走,最后又说:“小志,你把火关了,陪姐一起出去吧!姐一个人,不好意思……”
  我被她弄笑了,就说人家是来道歉的,你还拉个人过去围观,不是让人家难堪嘛?
  听我这样说,她嘟了嘟嘴,“那你好好做饭,做点好吃的!”
  我点点头说:“赶紧去吧,让你愁死了。”

  她挺慌的,出去的时候,围裙都没摘。
  接着我就开始做饭,冰箱里有排骨,我拿出来洗了一下,准备做女孩都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这个手艺,我是跟爷爷学的;小的时候,爷爷带着我,去给人家做宴席,每次他炒这道菜的时候,我就嘴馋的不行,眼珠子都不离爷爷的勺子;后来时间久了,那些味道、那些做法,我全都牢牢记在了心里;只是现在,爷爷却已经不在了……
  我把排骨煮好,就开始熬糖;糖化开了,我把排骨放进去,又加花生油煸炒;外面的声音很小,我听不见她们姐俩在说什么;但我并不担心,雪儿毕竟是来道歉的,或许她们俩,早就抱在一起哭成一团了。

  锅里的排骨,飘出诱人的芳香;我把菜盛进盘子里,还用萝卜刻了两朵小花点缀。女孩子嘛,都是喜欢又好吃、又好看的;如今她们姐妹相认,我这个便宜姐夫,也得表现一下不是?!
  炒好菜,我刚要往外端,想在她们面前炫耀一把;却突然听见客厅里,雪儿一声大吼:“白依依!我今天来,只是为昨天的事道歉,你不要想多了!还有,不要叫我妹妹,我没有姐姐!想跟我相认,做梦去吧!”说完,我听到客厅的门,咣当一声。
  我赶紧跑出去,白雪儿已经走了,只有白姐一个人,手里拎着水果袋子,呆呆地站在那里。
  “姐,怎么了这是?她不是来道歉的吗?吼什么?!”我生气说着,看到白姐眼睛红红的样子,一阵心痛。
  她转过头,眼睛里的泪,几近要流出来;可她却还是强忍着,笑着跟我说:“没事的,雪儿这丫头,她从小就这样;姐都习惯了,她也道歉了,姐很开心的。”她这样说,却一脸的憔悴,我完全没看出她开心在哪儿。
  这个白雪儿也是的,跟个剌猬似得,心情不爽就乱扎人;白姐对她这么好,她若不瞎,就应该摸着良心看看!
  我心里有火,却只能压着;白雪儿跑了,如果她还在,我一定好好训斥她!这个白眼儿狼,她不知道白姐为她付出了多少,我们为她走了多少艰辛的路。
  我就说:“姐,开心点,任何时候你都要想着,你还有我,有一个真正对你好,爱你、珍惜你的人!”
  她转过头,抬手擦了擦眼睛,又转过来一笑说:“嗯,知道啦;姐真的没事,你不要老担心姐,姐比你大,比你懂事的。”
  我点点头,亲了一下她额头说:“洗洗手吃饭吧,粥马上熬好了。”
  我们进了厨房,她打开水龙头,我以为她要洗手,可她却在洗白雪儿买的葡萄。
  这让我很恼火,白雪儿都那样了,她怎么还要这些东西?如果是我,早他妈扔出去喂狗了!
  白姐却不以为然,洗好葡萄后,自己捏了一颗放在嘴里,一边吃一边说:“嗯,葡萄好甜!小志,你尝尝,特别好吃!”她捏了一颗,要往我嘴里塞。
  我被气懵了,猛地把葡萄打在地上说:“白依依!你够了!但凡你要有点骨气,就不要吃她的东西!你真的太轮弱了,你知道她为什么不认你吗?因为她觉得你好欺负,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你是姐姐,你比她大,那个家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你在怕什么?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她被我吓到了,双手抱着胳膊,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流;“可姐要怎么办啊?你知道的,爸爸是为了我和妈妈,才跟雪儿的母亲离婚的;姐对不起她,心里真的很愧疚……”

  我咬牙说:“你有什么好愧疚的?那是你的错吗?那都是你父亲的选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总是这样,把所有的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你好傻,你以为这样,别人就会喜欢你、感激你吗?不是的,别人会得寸进尺,会不停地欺负你,让你受伤、让你难过……”
  “可是姐…可是姐该怎么办啊?”她哭着朝我扑过来,特别无助;我好心疼她,这个傻丫头,总是小心翼翼地对别人好,可真正能领她心意的,又有几人?
  社会就是这样,欺轮怕硬;你越是恶,别人就越畏惧你、尊敬你、舔着你;而你去善良,你去对别人好,大多数人却觉得你轮弱,你好欺负,拿你不当回事。
  最后,我紧紧搂着她说:“姐,在我心里,你是一只骄傲的天鹅;天鹅,是不会轻易向人低头的,明白吗?”
  她看向我,眼睛里含着泪说:“嗯,姐明白了,谢谢你小志;姐有时候,好糊涂的,不太会处理亲情。但是有你,姐就什么都不怕了!如果雪儿还对姐这样,姐就…就不理她了,姐就躲在你身后!”
  嗨!白跟她说那么多了。

  吃过饭,我们去了公司;在路上,我心里特别忐忑;一想到当时那样,我出卖了白姐,公司里的人对我恨之入骨,我就浑身打怵,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白姐看我有些紧张,就握着我的手说:“小志,没事的,小茜嘴长,早把咱们的事情告诉大家了;他们现在啊,佩服你呢!”
  她这样说,我反而更不好意思了;我就说:“姐,那他们知道了咱的关系,不会有闲言碎语吧?您可是公司老总,不怕别人背后嚼舌头啊?”
  白姐一笑说:“傻瓜,不会的;要像你这样说,那家族企业还怎么做?人家不照样把公司经营的很好吗?”
  后来,白姐没有骗我,进公司的时候,员工们站成两排,集体鼓掌迎接了我;几个策划部的员工,还特不好意思地挠头说:“王助理,先前我们打了你,你不会记仇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