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77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满意地看着我说,“谢谢你啊小志,今天麻烦你了,给伯父买瓶水就行了。”
  我就赶紧去了机场旁边的超市,呼呼啦啦提了一塑料袋饮料。
  赶到停车场,上车的时候,他们把副驾驶留给了我,白姐和雪儿坐在后座上。
  我把水分给她们,自己拿了瓶可乐;雪儿拧开瓶盖,咕咚灌了两口;然后她的眼睛,又看向了白姐手里的苹果汁;她立刻说:“王小志,我想喝苹果汁,你再去给我买一瓶!”

  我:“……”
  白姐一直说她刁蛮,这特么也太刁蛮了吧?!
  我懒得理她,你特么连白姐这个姐姐都不认,我凭什么给你当狗腿子?你算老几?我假装听不见,她就在后面踹我车座。
  白父喝了口水,扭头就说:“你别给我胡搅蛮缠,小志是咱家的客人,你这样,很没礼貌!”
  一看父亲要发火,白姐赶紧说,“哎,那…你喝姐的吧,姐不渴的。”她慌张地把苹果汁塞给雪儿,又红着脸,把头扭向了一边。

  白雪儿一脸嫌弃地说,那你喝我这个吧,反正也没喝几口。她把自己刚喝过的饮料,随手扔给了白姐。
  看到这一幕,我都替白姐上火;如果是我,我一定把她喝剩的头子,直接扔出去!埋汰谁呢这是?!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白姐竟然接过去,说了声谢谢,还拧开瓶盖,美美地喝了一口!我滴个天哪,白依依,她明明就是找事儿,就是欺负你,你笨啊?你还有没有点底线?!
  她这样,我都难受死了!可这就是白姐,对待自己的亲人,挚爱的人,她总是不停地宽容、忍让;不管心里有多少委屈都不说,还傻不愣登地对着别人笑。我侧望着她,真的好心疼、好心疼!
  车子开了起来,透过后视镜,我看到白姐特别老实地坐在那里,眼睛却总偷偷看白雪儿。白姐从小就孤独,她对亲人的那份渴望,一般人是无法体会的。
  可白雪儿完全不搭理她,带着耳机听着歌,一副吊到没朋友的样子。

  后来她又看到了我手里的可乐,突然就说:“王小志,我想喝可乐,你那瓶还没开……”
  她话没说完,我直接拧开瓶盖,咕咚灌了一大口;大爷的,欺负白姐还不算,现在又打我主意?
  她张了张嘴,眼睛微微一凝,明显看出来,我是故意不给她的;她立刻就说:“把你可乐拿过来我喝一口。”
  我说:“都被我喝过了!”

  她咬牙说:“喝过了我也要喝!”
  “哎呀,我这可乐瓶子里,怎么漂了片儿菜叶子?是早晨吃包子的时候,塞牙缝里的那片吧?!”我一边说,一边递给她说,“喝的时候注意点,别把菜叶也喝进去了,挺恶心的,我都不想喝了。”
  那一刻,白雪儿的脸都绿了。
  车子在白城饭店停下,白姐拿着钱包就往里走;我跟在后面,心里特别不爽;为了这个妹妹,她还真舍得花钱,吃个饭都上三星级的饭店。
  白姐定了包间,服务员很快就上了菜;我给白父倒了酒,自己也满上了;白姐很腼腆地说:“那个…雪儿,你喝什么?要不咱们喝饮料吧?”
  白雪儿撅着嘴,很不屑地说:“都多大人了,还喝饮料?王小志,给我满上!”

  她这样,我有些为难地看向白父;他点上烟斗,抽了一口说:“想喝就自己倒,爸爸说了,小志是客人!”
  白雪儿不大开心,白姐就悄悄碰了我一下,让我去给白雪儿满上;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给她倒上了;坐下来之后,白姐就很可爱地说,“给姐也倒点吧,姐想喝。”
  我说你能喝啊?还是别了吧,喝瓶饮料就行了;她立刻小声撒娇说,“给姐倒点嘛,今天这么高兴,姐也要喝。”
  额!我没看出高兴在哪儿?你个傻女人,人家净欺负你了,你还跟没事人似得!
  我给她倒上,她举起杯子就说:“雪儿,欢迎你回家……”
  白雪儿瞥了她一眼,“嗯”了一声,却连杯子都没抬,特高傲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白姐当时好尴尬,脸上的笑,瞬间僵硬在了那里;我赶紧拿起杯子说,“姐,我跟你喝一个!”
  拿起杯子,我跟她碰了一下;白姐心里有些不痛快,二话不说,一小杯白酒,一口闷了下去;她不太能喝白酒,往下咽的时候,眼泪都被呛出来了,不停地咳嗽。
  我赶紧给她拍打后背,又递水给她漱口;白雪儿就在一旁说:“呵,都是人呢,秀什么恩爱?要秀回家秀去!”
  “砰!”白姐的父亲,猛地一拍桌子,他咬着烟斗,愤愤地指着白雪儿说:“你个混账东西!怎么越大越不知好歹?你姐那么疼你,知道你回国,她给你订了这么好的饭店;你看你是什么态度?去了几年国外,你把老祖宗的礼貌都忘了是吗?!”
  白雪儿吓了一跳,然后特委屈地看着白父说:“我不喜欢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可她是你姐!如果哪天,爸爸不在了,不能照顾你了,除了你姐,你还能依靠谁?你们是亲姐妹,如果爸爸有个什么事,她就是你最亲的人,你明不明白?!”白父红着眼,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他说这些,老提他会出事,我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白姐喝了两口水,压了压咳嗽,立刻就说:“爸,您不要这样说,没事的,您不会有事的;还有,您别老说她,她刚回家,这样不好。”
  白雪儿立刻说:“白依依,你少给我假惺惺的,我不需要!”
  白父猛地把烟斗一摔,嘴唇颤抖着说:“白雪儿,你这是什么态度?!以前爸爸让着你、宠着你,确实是对你心里有愧;毕竟爸爸主动跟你妈离了婚,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可现在,你看看你成什么样了?你把天戳破了,都是你姐忙前忙后地帮你补窟窿!你就是再不懂事,也得要点良心吧?”
  可白雪儿却含着眼泪说:“这都是她该做的!她欠我的,要不是她跟她母亲,你会跟我妈离婚吗?原本好好的家,都被她给破坏了,我恨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那是爸爸的错!是爸爸对不起你,你不要把事情往你姐身上扯,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白父被气坏了,原本那么有涵养的一个人,却被自己的女儿,弄得如此失态。
  白雪儿不说话了,抓起手包就走;白姐站起来想说什么,白父猛地坐下来说:“你让她走,别管她!越来越任性了,当初就不应该救她!”
  说完之后,白父猛地喝了口酒,眼神里带着愤怒的忧伤;我赶紧给他满上,就说伯父,没事的,总有一天她能想明白的。
  “嗨!”白父无奈地叹了口气,就朝我举杯说,“不提她了,小志,咱们喝酒!”
  那天,白父喝了很多,我也喝了不少;到最后,我们俩人都晕乎乎的,他就说,“小志啊,伯父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俩宝贝闺女;依依太善良,心太轮,容易受伤害,但她现在有你陪着,伯父说实话,很放心!可这个雪儿啊,从小被我惯坏了,她不跟她姐相认,等以后我出了事,你说谁来照顾她啊?这丫头太刁蛮,容易得罪人,将来肯定不会好过!”
  白姐听了,就摇着她爸的胳膊说,“爸爸,你说这些做什么?您好好的,哪里会有事?即便有事,依依也不会让你有事!你不要想太多,我也不怪妹妹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