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KTV,发现外边天已经黑了,我看看时间,在那个有些疯狂的地方呆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快到十点了。
  我打了一辆车,上车后告诉地址,我打起了哈欠,感觉有些困。
  上了楼。我发现家门口蹲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低着头,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竟然是关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脚下黑色的高跟鞋,我很爱的打扮。
  “你在这里干什么?”

  关珊看着我的眼睛,说:“董宁,我想你了。”
  我说:“滚!”
  关珊不动。
  我说:“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关珊笑了笑,说:“丨警丨察不管家务事的,我是你老婆,我们有结婚证的。”
  这个时候,我的头有点晕,我只想把关珊打发走,然后好好睡个觉。
  我对关珊说:“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要脸的话就快滚。”
  关珊无所谓的说:“我是**我是荡*,我没有羞耻心。”
  我咬紧牙,艰难的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没有大声,我怕吵到别人,毕竟是不光彩的家事。

  最让我为难的是药效好像发作了,我记得我吐掉了,可能是已经吸收到了胃里,药效来了,估计是头猪我都上。
  关珊说:“董宁,我想你了,我想来看看你,我自己一个人觉得冷,你能温暖我一下吗?”
  我说:“求你别在来伤害我,好吗?”
  关珊说:“你不邀请我进屋?”
  我拒绝,我说:“不!”
  关珊说:“那我不打扰你了。”
  我以为关珊要走,我掏出钥匙,她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说:“你为什么不走?”
  关珊蹲了下去,她的双眼低垂,不看我,“我不走,我就在这里,这里离你最近。”
  关珊她贱,但她贱的让我无话可说。
  我打开门,进了屋,门还未关上,关珊抓住了门把手,她挤了进来,紧接着一声响,门被关上了。
  关珊从后面抱住了我,她的脸贴在我的后背,声音如梦呓,“董宁,你身上有香水味。”
  我扭过身,把关珊推到门上,一声撞击响起。关珊发出一声闷哼,她又把我推开,解开了大衣带子,衣服滑落在地,借着射进屋里面的月光,我看到关珊身无寸缕。
  我愣住了,就这一愣神,关珊扑了过来,撕扯我的衣服。
  我推开她,给了她一耳光。
  关珊仿佛不知道痛,又冲了过来,好像个疯子,没多久,我的衬衫被掉,裤子被拔下了半截。
  关珊不知道被我打了多少下,她好像不知疲惫一样。
  陆明浩给我下的药加上此时异样的刺激,让我渐渐迷失,只剩下身体的本能,我把关珊狠狠的扔在了沙发上,她看到我的眼神,不由露出一抹微笑,变得极为顺从。

  刺入身体中,我从后面掐住了关珊的脖子,在她耳边骂道:“你个臭**!”
  不知为什么,沉浸在极致刺激中的我,竟然有一丝想哭的冲动。
  睁开眼,酸痛一下子爆发,只怪昨夜太疯狂。
  均匀的呼吸声提醒着关珊就睡在我身旁,她的手和脚压在我的身上,肌肤相亲,火焰被点燃,心里却极力抗拒着。
  神情复杂的目光落在了关珊的脸上,她睡得很香甜,脸上带着满足的笑。
  我恨她。
  但我也爱过她。
  记忆在冲动之下,渐渐复苏,昨夜想要哭的冲动,那是不甘,我毫无保留的心被那样对待,致使我痛恨造成这一切的关珊。
  我推开了关珊,她醒了,却扑了过来,钻进我怀里,我推关珊。她却抓的我好紧。
  “你干什么?”我训斥道。
  关珊要抱我。
  我冷声说:“昨天我是一时冲动,你收拾收拾走吧。”

  我推开了关珊,下了床,地上扔着我的衣服,我光脚去了厕所,洗了个澡。
  出来后。我看关珊还躺在床上,我说:“你怎么还不走。”
  关珊说:“我想洗澡。”
  我说:“你回家再洗。”
  关珊从床上跳下来,说:“这就是我家。”
  说完,她往卫生间跑去,我抓她,却被她挣脱了。她好像一直泥鳅,滑腻腻的。
  我看了看手机,时间还够,我把地上的衣服收起来,衬衫被扯坏了,昨夜的疯狂。让它变成了布条。
  我嗓子有些发干,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是极出格的事,但却让人回味无穷。
  把窗户都打开,通通风。
  关珊已经进去快十分钟了,我走到门口。敲敲,我说:“你快一点。”
  关珊没吭声,里面也没有水声。
  我有些急了,我怕她在里面做什么事,又要害我。
  拧动把手,门没有锁,一下子打开,关珊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
  关珊一笑,说:“着急了?”

  我却盯着她的身子,目不转睛。
  关珊对我抛了个媚眼,说:“等等我,马上就好。”
  殊不知,我不是被她所吸引,虽然很吸引,但我看的是痕迹,青一块紫一块。
  如果当成家暴的证据,足够了。
  难道,这就是关珊的目的,激怒我,然后虐待她?
  想着想着,我觉得索然无味。
  无所谓了,只要有心,怎么防都防不住。
  关珊擦干净身子,走过来。拽我的领子,我躲开,说:“我要上班了,你走吧。”
  “这么着急赶我走,不怕我感冒?”
  我说:“感冒正好你消停几天。”

  关珊笑笑,说:“真没风度。”
  她走到沙发边。拿起大衣,本来,大衣被脱在进屋门口,是我刚才捡起,放在沙发上,穿好了衣服,关珊说:“有备用钥匙吗?给我一把。”
  我说:“关珊,你别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关珊说:“昨天在你这睡的很好,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再说,我想你了该怎么办?”
  我冷哼一声。说:“只要你张嘴,还怕没男人?”
  关珊眯着眼睛说:“那不一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你了,只想要你,再说你比他强多了。”
  荡*。
  我说:“没有备用钥匙,你走吧。”
  关珊走了过来,突然亲了过来,我猝不及防,被亲在了脸上。
  妩媚的笑了笑,关珊踩着猫步,风情万种的走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思考。
  现在,我和关珊算什么?

  夫妻肯定不是夫妻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那便是解决彼此生理问题的 ,但要比...多了复杂的感情。
  我在楼上多呆了一会,清理的垃圾都被扔进了垃圾袋,我系好,准备下楼扔掉。
  刚锁好门,齐语兰推开隔壁的门。
  我打招呼,说:“齐警官,早。”
  齐语兰对我笑笑,说:“昨晚挺疯狂啊!”
  日期:2016-11-2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