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32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理说,这样的场合,本来应该是一把手书记秦书凯发言,可是秦书凯心里明白胡亚平这次来到普安是的目的不过是给邬大光等人打气,既然人家有心要当主角,他也正好省得麻烦,何必要凑这种热闹呢,这帮人该怎么演戏,就怎么演戏,他冷眼旁观也就是了。
  胡亚平认真的表情听了邬大光的介绍后,对浦和区的发展思路做了充分的肯定,很肯定的口气表态说,浦和经过几任领导的努力,到了今天的繁荣很是不容易,按照这样的思路发展下去,那么浦和一定会继续繁荣下去。
  胡亚平的这句话,主要还是说给在座的唐小平和秦书凯听的,这样的表态,一方面是为了肯定自己以前的工作思路,另一方面,也是给唐小平和秦书凯一个提醒,这样的规划原本就是我胡亚平支持提出来的额,你们这帮后来者想要改变规划,先得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唐小平和秦书凯都面色平静,会咬人的狗不会不分场合的乱叫,有些话说出来就难听了,人走茶凉的道理,三岁孩子都明白,当着这么多人面,跟一个已经离职的老书记,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他说他的,怎么做那是我的事情。
  座谈会上,基本就是胡亚平在谈看法,真正用心听的人却不多。
  秦书凯那是不想参与,想的是如何控制局面,唐小平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唐小平心说,这个浦和是秦书凯的地盘,***,秦书凯不是会折腾吗,在普水当时折腾老子,红河折腾了张东健一班人,现在到了浦和,看看他如何折腾。
  热热难闹的晚宴结束后,邬大光紧跟着胡亚平的脚步进了宾馆房间。
  邬大光一副抱怨的口气,把浦和区最近发生的诸多事情向胡亚平汇报后,边摇头边说,胡书记,现在这工作可真是没法干了,要人没人,上级领导也没有任何支持,稍稍干点事情,还得有人在背后给你捅娄子,浦和区的形势从未有过的严峻啊。
  胡亚平见邬大光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劝慰自己的老下属,只要自身行得正,倒也不怕背后有人穿小鞋。
  邬大光提到在一天之内,李天伟和蒋杜高两个区委常委都被秦书凯给免职了,这说明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心里其实是有偏向的。

  胡亚平听了这话,忍不住叹了口气说,李天伟也好,蒋杜高也好,说白了,还不是被人在背后抓住了把柄?我走后,这普安市的形势就变了,你们做事的时候总该有所收敛,上头没有人罩着,底下人干事还那么嚣张,月亮湾商业圈的事情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无论谁当市委书记,都会处理一两个人的,只不过是轻重之分罢了。
  邬大光一副担忧的口气说,胡主席,李天伟和蒋杜高的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只能暂时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可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现在被秦书凯那混蛋叫停了,而且让纪委那个程浩文一直派人盯着,很难开工,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胡亚平问道,他叫停项目,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吧?
  邬大光说,理由还不都是他自己找出来的,说是要彻查拆迁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这种事情原本就没有时间限制,你说调查多长时间才能有结果,还不是随便他的意思?程浩文看到了秦书凯,总算是找了靠山,那是很卖力。
  胡亚平皱眉说,那不行,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必须尽快上马,尽快完工,只有速战速决才能少生事端不过这个程浩文现在对这个项目一定很有意见,所以一定是憋着劲在查,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把相关的事情做好。

  邬大光说,胡主任,我心里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可秦书凯横加阻拦,我这里也是有力使不出啊。
  听着邬大光的抱怨,胡亚平心里也不是滋味,导致如今这样的局面,还不是因为权力魔棒的转移,他心里不由叹息,自己要是能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哪怕是多呆一年,这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早就了结了。
  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胡亚平只能指望着邬大光自己把这件事顶起来,他对邬大光说,你私底下想点办法,大不了多出点钱,还要想办法把那帮拆迁户给稳住了,事情办起来也就快了。
  邬大光苦笑说,胡主席,您是不了解情况,月亮湾商业圈的事情,不仅仅把负责这件事的李天伟给免职了,在秦书凯的安排下,区里纪委对这件事的枝枝节节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前一阵子,又处理了一批跟这个项目相关的一些基层负责人,现在导致很多基层干部一提到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纷纷主动退避,哪里还有人敢沾手这个烫手山芋啊?
  胡亚平说,你邬大光在浦和区呆了这么多年,秦书凯不过是新来乍到,趁着他现在根基未稳,你得想办法给他一点压力,最起码不能任由他随便胡来,这官场里的事情,原本就是明争暗斗的,你邬大光要是总想着低头认输的话,只怕秦书凯的心里会更加得意。
  邬大光说,我已经尽力而为了,前两天,秦书凯提出扩张工业园区的建议,我在常委会上半点面子都没给他留,就是要让他心里清楚,这浦和区里,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他秦书凯要想让这个决议通过,必须在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上妥协,可结果呢?这孙子也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整天闷声不响的,根本就没有主动来跟我讨论此事,我总不能主动去找他吧?

  胡亚平一想起秦书凯的城府,心里也有些发毛,一个连自己都难以捉摸的家伙,邬大光的那点道行,又能奈何他呢?
  胡亚平说,邬大光,其实斗争不是手段,明面上的唇枪舌战也无所谓,关键是结果,把事情给办成了,才是真本事,秦书凯现在跟你之间已经有了心结,你想要他在工作上跟你配合,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邬大光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他秦书凯想要在浦和区干出点明堂来,没有我邬大光的配合,一样是寸步难行。
  胡亚平瞧着邬大光一副嫉恶如仇的表情,心里不由有些发凉,看来浦和区的两个主要领导之间的矛盾,远远超过之间的想象,邬大光的心里是不可能跟秦书凯有丝毫的妥协。
  身为一个官场中的老人,胡亚平心里最清楚,哪怕是心底里有再多的不满,也要保持表面一致和谐的局面,否则的话,没有一个地方的二把手给一把手书记斗气会有好下场的。党领导一切,为了维护党领导的权威,上级领导必定会做出不利于区长邬大光的选择,尽管事情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但是胡亚平的心里却对邬大光以后的政治前途充满了担忧。
  有些话,即便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下属,也是没法说的,当人的政治成熟度还没有到达某种程度的时候,即便是说了,也没什么效果。
  胡亚平毕竟也是副部级的领导,难得到普安市来一次,站在门口等着接见的领导络绎不绝,邬大光在里头坐的时间长了,外头难免也会有些动静。

  邬大光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先走一步的时候,胡亚平的房门已经被谁推开了,大步流星进来的人居然是赵正杨。
  日期:2017-11-11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