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44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得不对劲,就连在场的兰子嫂子也催促说:“亮子,王叔以前不总是带你们几个?你倒是说话呀?”
  我脸色也变了,这时,走在最后的刘永锋,背着包慢慢走过来,看到我,“扑通”跪在地上,对着宽大的行李包,狠狠地磕了三个头。
  大声哭叫着:“叔!永锋对不住你,没能保住你的身子,对不住你啊!磊子,你过来,大叔在这里。”
  永锋大声哭着,伸手把自己的行李包打开,掀开被子竟然露出一个黑色的骨灰盒!
  我一看,头轰的就一片空白,腿一轮,“扑通”就栽倒在地。

  隐约看到,十几个回来的男人,也都“扑通”跪倒在地,亮子哭着说:“叔,我不是个人啊,对不住你。……”
  场面一阵的混乱,女人们更是看着十几个哭的稀里哗啦的男人,还有那个黑色的骨灰盒子,都吓呆了。
  我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伸手就抓住了永峰的衣领,赤红着眼,盯着永峰问:“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清楚!”
  刘永锋抹了把眼泪说:“几天前,王叔带着我们在工地,架子突然塌了,为了救我们几个,王叔大喊着让我们跑,他硬是用劲拉着架子倒向另一边,结果叔被压在架子下面,等我们赶过去,叔已经去了!”
  “为啥不打电话,让我去,啊,为啥不打电话?”我的大手来回扯着刘永锋的衣领,大声吼叫。
  “打了!打了十几个电话到街道办,开始还有个人接,后来就没了动静!工地大老板来了,对我们说,要想要赔偿,必须先把王叔火化,要是答应火化,赔偿二十万,我们也打不通电话,只好自己做主,没办法,就火化了,没想到王叔刚火化,老板就翻脸,把我们全开了,一分钱也不给。我们抱着大叔的骨灰盒到处闹,上面倒也对这事很关注,但老板跑了,找不到,再闹也没啥动静,我们的钱也不多,幸亏上面给了我们一点钱,这才回来,在车上,人家不让带骨灰盒,我就把其他褥子丢掉,把王叔包在被子里,给带回来了!”

  我听着听着眼睛就更加红了,松开刘永锋,站起来骂道:“张大成,老子要不杀了你全家,老子不姓王!打电话报丧你都不让。”
  永锋和亮子一下子抱住我,亮子说:“磊子,别冲动,现在过去,人家不承认,难道你真要杀人?”
  这时,很多女人也都围过来,劝着我,左一句右一句,乱成一团,低头看着那黑色骨灰盒,觉得心口很难受,头一晕,就倒下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马明坐在旁边,马上说:“明子,给我把刀,我要去宰了张家那几个畜生!”
  “啪”一个耳光,打了过来,马明狠狠地瞪着我,大声说:“乱闹个啥?咱妈都气的躺倒了!你难道真的想让老王家断子绝孙?有本事你也当个街道办主任,把他们逼得鸡飞狗跳,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地穿上孝衣,三天后,咱爹要出殡,你让他安安生生的走,行吗?”
  看着马明同样赤红的眼睛,我的怒气一下子被压住。
  出殡那天,人很多,厚厚棺材放在大街上的灵棚里面。
  两班音乐班儿,可劲儿吹打着。
  吃过中午饭,管事的老者,七十多岁,身体硬朗,在镇上很有威望,大声喊:“准备出殡!所有的孝子,都出来,跪下磕头。
  我头上裹着白布,身上穿着孝衣,跪在最前面,马明也穿着孝跪在我后面,身后是我本家的兄弟,还有些个小孩子,都跪在后面。妹妹没回来,联系不上,派人到县城打电话,也没联系上,当然也没联系到张娟。
  街道办里的一位瘦高老者,高声喊道:“孝子出炉,向上跪,向上跪,再向上跪!”我跪在前面,就不断地向前跪着移动。
  老者再次大喊:“合棺!”
  这时哭声一大片,灵棚里面,有人拿着圆石头,对着棺木上的大黑钉猛砸。
  我大哭着喊:“爸,躲钉!爸,躲钉!”
  老者大声说:“出灵!”
  拿起放在前面的小红砂盆,狠狠地摔在地上,“啪”四分五裂。

  我被搀扶起来,哭着向前走,后面抬棺的男人,一阵的急促大喊,接着风风火火地抬着大黑棺,向前面快步冲去。出了镇就是王家村,我家老坟就在王家村田地里。
  半路,把棺财放在凳子上,稍微歇一歇,我们孝子跪在地上,大哭一阵。
  来到我家老坟近处,准备歇一下,进麦地。
  从北面涌过来一大群人,挡在路前,为首的歪脖子女人,在她身边我看到张三,心里的火气一下燃烧,却死死地压制着。
  歪脖子女人,高声喊:“这是我家的麦子,不能进我家的麦地,踩了麦子怎办?”
  张三就站在女人旁边,也跟着大声叫着:“踩坏麦子,谁来赔!”
  我看着张三得意嚣张的嘴脸,跳起来准备冲过去。却被身后马明按住肩膀。
  他说:“当你的孝子就是,这些事我来!”

  马明把孝衣一脱,丢在棺材角上,站了起来,向前面走去。他一出现,很快从后面跟出来十多个青年,个个满脸的凶狠之气。
  马明对那领头的女人,喝到:“前天派人和你家商议赔偿,你家死活不同意,原来是受人挑拨,行,老子索性也耍一次横,滚,踩坏你家的麦子,是看的起你!今天我爹要走,谁敢拦着,我马明就打的他,连他爹都不认识,兄弟们拿家伙!”
  十几个青年,掀开衣衫,从后面拔出明晃晃的砍刀!显然马明早有准备。
  那群女人哪里见过这场面,歪脖子女人身后的人都不自主地向两旁退开,这时,有人厉声喊:“小子,我们镇还轮不到你嚣张!你出什么洋相!”
  张大成带着自家的几个兄弟,快步冲了过来。
  马明一看张大成,拿过身后一个青年的刀,挥舞着,对着张大成就冲了过去。大声骂着:“老不死的,今天老子先砍死你!”

  张大成毫不含糊,把外衣解开,拍着胸脯说:“有种。照这儿,给老子一刀!”
  不过,张大成身后的张能,还有张老二可吓坏了。抱住张大成,就把他扯到后面,张老二大声说:“马明,你想干啥?我和杨所长可都认识!”
  马明拿着刀子,已经来到近前,恶狠狠地说:“姓杨的,见了老子都要问好,告诉你,老子来的时候,就给他打过招呼,你们他妈太不是东西,连个报丧电话都给按着不报,谁家没个应急时候,你们这样做,还是不是人?”
  张大成拍着胸脯,骂着:“胡说!谁给压着不报?老子根本没接到电话!老子对天发誓!要是老子知道有这个电话,老子一头撞死在王贵的棺头!”
  这时,抬棺的刘永锋直接跑过去,大声说:“没接到电话,放你妈屁!我们十几个,快把电话打爆了!开始是那个孙子接到的电话?滚出来!”永锋的吼声,让气氛又紧张很多。
  马明一挥手,狠狠地把刀C`ha 在地上,大声说:“老子最后说一声,都给老子滚,谁敢挡我爹的路!我先砍死他!抬棺走!”
  大黑棺再次被抬起来,王村的那群人不敢挡在前面,就连那个歪脖子女人,也悄悄地站到一边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