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42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你让我亲一口,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无赖地说道。
  莉姐也看了下四周,脸红了,低声说:“就一口,绝不能多,要不然……”
  我直接堵住了莉姐的嘴,莉姐主动抱住了我的脖子,亲了一会,我凑到莉姐耳边,低声说:“姐,我想要你,我有地方。”
  “不,今儿不行,还要接妞妞,再说姐还没想好。”莉姐说着,推开了我。
  天黑了,我才回到家,和妈打了声招呼,快步进屋去了。
  “这孩子,骑个摩托也好像很累似得,家里什么都有,也不让莉姐带着妞妞来吃饭。”妈轻声嘟囔着,走进卧室去了。
  我这时已经脱掉鞋子,去掉外罩,舒服地躺张娟身边,看着正在熟睡的张娟,心里很舒坦,也没叫醒她。
  一阵的乱摸胡蹭,张娟醒了过来,先是吃了一惊,后才看清是我,清澈的眼睛露着羞涩,轻声说:“磊子,吓死人家了,别动,人家到现在还不能乱动。”
  “呵呵,怎么叫磊子?”
  “妈教的,不让我再喊你哥。”
  “呵呵,没人的时候,别说喊哥,最好喊叔叔,嘿嘿。”我坏笑着说,更是不老实起来。

  “啊,你好坏,磊子,磊子,你停下,真的不能。”
  “再不动,等你上学走了,我可咋办?”我故意本着脸说,不过真的安静下来。
  “怎么办?我不去上学了。”张娟低声说着,脸色却有些不好。
  “逗你呢,放心去上学,不过,逢年过节,可都要回来,我不怕车票贵,带着燕子一起回来。”
  “大叔,你真好。”张娟说着抱着我的脸,小嘴快速在我的脸上来了一下,然后羞得钻进被窝里去了。
  我当然不肯放弃,也钻进去,被窝里一阵的嬉闹,最后,张娟还是答应了。

  三天后,我才把张娟送回去,看着张娟满是亮光的小脸,我真的舍不得,这三天,在我的滋润下,张娟那清纯的小脸,变的红润光亮很多。
  我把张娟送到火车站的,天还飘着林菲。
  听说我把张娟送去上学,不少女人都笑了,笑我真是个傻蛋,人家上大学去,毕业后还会回这个有些落后的山镇?
  让我没想到是张大成居然来了,天色暗淡,因为下过林菲,天气更是有些凉,夜里更没人出来走动。
  张大成的到来,还是让我妈惊异,毕竟人家还是街道办主任,很热情地把他让到我家客厅。
  “磊子呢?我有话问他。”张大成沉声说道,掏出自己的烟,直接点燃,狠狠地吸了起来。
  我没等妈喊,走出来,看着几分苍老的张大成,心里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是恨不起来。坐到张大成身边的沙发上说:“叔,有什么事?你尽管直说。”

  张大成却没说话,低着头一个劲的抽烟,我索性也不出声,看着张大成抽烟。地上的烟头越来越多。
  当烟盒空了,张大成丢掉空空的烟盒,才说:“磊子,你打的叔老脸疼啊!”
  我没有出声,看着张大成,听他继续说。
  “磊子,叔本来觉得你是个爷们。张娟家那么大的担子,没有推辞就担下。可你不该真的和杨澜有那种关系,结婚前你们怎么,都不作数。可杨澜毕竟是我家的媳妇,你却和她住到一起去了,要不是张三找到她的那个房东,叔还被你蒙在鼓里。现在你让叔怎么见人?”
  我听着张大成的话。心说坏了,没想到张三还去找杨澜那个房东,那肯定把我出卖了。
  “叔,你家张三打杨澜,她被逼无奈找的我,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总不能看着曾经喜欢的女人被打死吧?”
  “磊子,不说这个,叔就是想问你,以后杨澜要是回来,你能不能不管?”张大成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凶光,直愣愣盯着我的脸。

  “不能,叔,你回去吧,杨澜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能不管?不过,我首先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跑?”我丝毫不怕张大成凶狠的目光,这是在老子家,不是你的街道办。
  张大成死死地盯着我,可我始终没有一丝的惊慌,心里一片平静。
  “行,你小子有种,我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全街道办尽知,这样吧,杨澜嫁到我家,花了不少,你不是说杨澜的事,就是你的事吗?我让三子和杨澜离婚,你替杨澜拿五万。”
  张大成的提议,却让我对他的尊敬全部消失,原来他妈是为了钱。
  “呵呵,叔,杨澜嫁到你家,受气挨打,赔了清白身子,还要拿五万赎身钱?你咋不去镇上发个广告,让大家都知道你这个街道办主任是多么霸道!”
  我心里气愤,声音更是高涨。
  “去年只是彩礼,给她家四万,难道这个不该退回一部分?磊子,既然你愿意当这个大头,最少拿两万,要是没有,我拼着这张老脸不要,等杨澜回来,也要把她给毁了。”
  张大成直接站起来,准备向外走。
  “行,只要杨澜和张三办了离婚,这两万块,我给你。”我说的很干脆。
  张大成站在我家客厅门口,荫笑说:“磊子,果然有些钱,你爸攒的娶儿媳的钱,就要被败光了吧?”
  “败不败光,是我的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毫不犹豫地说道,其实想着杨澜的跑,心里真的很难受,可作为一个男人,就要有这个责任,毕竟睡了人家。
  “一言为定”张大成说完,迈步走了。
  我妈走过来,气呼呼地说:“磊子,你这是干啥?杨澜都跑了,你还管她干嘛?她根本不喜欢你,拿了三十万,都……唉,你也大了,妈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
  妈最终没说出来,拿着抹布去收拾茶几上,张大成留下的烟灰。
  夜里,我躺在库上,心里细细算了一遍,吓了大跳,我和爸存的钱,竟然只有三万多了。
  为了相亲,爸交给妈的六千,估计所剩无几,张娟家花了两万,八千红包和一些个小开支,最后张娟走的时候,我又给她三千。
  要是杨澜回来,张大成又要要两万,马上又要选街道办主任,上面送些礼,下面拉拉票,没有钱可是不行的。

  还要不要去和张大成争一争?张大成那个脾气,这次杨澜的事,对我肯定恨之入骨,要是还让他当选街道办主任,估计那个广场舞都是轻的,指不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
  咦,也不知道张大成这次回去,会不会又召开家庭会议?说不定还真的开会,商量怎么对付我呢?
  想着,我翻身起来,穿上运动衣,换上运动鞋,悄悄开门走了出去,直奔张大成家。
  荫天的黑夜,就算有街灯,都很暗淡,我还故意戴了个长沿帽,低着头,躲开街道上的监控头,虽然是劣质的,几乎看不清,但我心里还是对它有所防备。
  果真张大成家灯光闪亮,不过,这次却没开着门,估计吸收了上次经验,难道我要翻墙进去?那可是犯法的,怎么办?
  我左右看看,忽然看到不远处有堆木材,心里一亮,迈步走过去,想从木材上去,没想到咔嚓,踩折了,原来这堆木材是朽木,根本没法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