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73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逛完商场,我就给三婶打电话,让他们一家来县城的饭店吃饭。
  电话是妞妞接的,还不待我说话,她就抢先说:“哥,我爸喝了酒,因为大妈妈的事,他现在跟温小美的爸爸打起来了!”
  我一拍脑袋,大爷的!我怎么就忘了劝他了?三叔这人性子直,平时又爱喝酒;我妈是他亲嫂子,先前差点被温小美害死;不喝酒还好,他这一喝酒,又怎能咽下这口气?!
  我就说:妞妞你别怕,赶紧去找人劝架知道吗?哥这就回去,千万别让你爸闹出大事。
  挂掉电话,我就跟白姐说,先不去饭店了,咱们赶紧回家。
  白姐看我脸色不好,忙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怕母亲担心,就打哈哈说,三叔喝了点儿酒,耍酒疯呢,妞妞让我回去劝劝。

  上了车,母亲就开始絮叨,“你三叔这人啊,哪儿都好,耿直,心眼也好;就是喝酒不好,喝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其实我也觉得三叔这么做,确实不妥;祸是温小美闯下的,跟她父母有什么关系?而且温小美的父母,都是老实的庄稼汉,人也不错,特憨厚的那种。以前她父亲,跟我爸的关系特别好,哪怕后来我爸赌博,每年回来,温小美的父亲还会给我爸借钱,这关系一直都维持着。
  想想这几天的事,我脑袋都大了;回趟家不容易,怎么竟出些破事儿?!
  白姐聪明,她看我紧皱着眉头,一定是知道是出事了;在路上,她把车开得很快。
  到家的时候,我跟白姐说:“姐,你跟妈先回家吧,我过去看看。”
  白姐赶紧拉了我一下,很担心地说:“小志,不要打架,别惹事。”
  我点点头,立刻就往温小美家跑。
  远远地,我看到温小美家门口,围了很多乡亲;挤开人群,我看到四五个男的,死死拦着三叔;而温小美的父亲,轮轮地坐在地上,脸上肿了一大块。
  温小美的父亲不高,连一米七都不到,瘦的皮包骨头;而三叔跟我一样,大个子一米八多,长得又结实;温小美的父亲,怎能打得过他?
  当时看到温小美的父亲,浑身是土的坐在那里,我心里蛮难过的。
  温小美的母亲含着眼泪,坐在门槛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着三叔说:“你就会欺负我们老实人,你就觉得小美她爹没本事,我们老老实实种地,从不招谁惹谁,你凭什么欺负我们,还要打我闺女?!”
  “你闺女就是欠揍!她差点害死我嫂子!”三叔脾气特别冲,眼睛都红了,四五个人都摁不住他。
  温小美跟她妈坐在一起,也大哭着说:“我怎么害她了?我就不小心推了她一下,谁知道她那么不禁推?”
  三叔咬着牙说,你他妈还有理了!
  我立刻冲上去,拦住三叔说,“叔你回家,这事儿我处理。”
  三叔看到我,还要我过去揍温小美;我皱着眉说,“叔叔大爷,麻烦你们把三叔拉回去,剩下的事交给我。”
  乡亲们倒是挺热心的,毕竟大家都是邻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闹僵了也不好;最后他们连拉带拽,把三叔架走了。
  我转过身,满含愧疚地走过去,想把温小美的父亲拉起来,给他赔礼道歉;毕竟他没错,这么老实的人,也不可能教唆温小美,上我家里闹事。
  可看我过去,温小美以为我还要动手,就赶紧冲过来,猛地推了我一下,哭喊着说:“王小志你不是人,你们全家都不是人!你们欺人太甚了,老的打完了,小的再来打是吗?你们看我爸矮,好欺负是吗?!”
  她这样说,我心里挺酸的;我就看着温小美的父亲说:“叔,这事儿是我们家不对,您别往心里去;等三叔醒了酒,我让他给您赔礼道歉。”
  温小美却咬牙说:“你个混蛋,少说这种风凉话!这么多人看着,你三叔就那么打我爸;我爸是个男人,他也要脸!你们太混账了,等着吧王小志,所有的债,我会让你还回来,我会让你们家遭报应!”
  后来温小美把她爸扶起来,送回家里狠狠关上了门;乡亲们一看热闹没了,也都陆陆续续散了。我站在那里,眼神忧伤地看着温小美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回到家的时候,白姐正开心地给母亲试衣服;他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我也不想让她们知道。
  我就去洗了把脸,放松了一下心情;进屋的时候,白姐赶紧朝我招手说:“小志,你看阿姨穿这件红色外套好不好看?”

  母亲特腼腆,就说自己都老了,穿红色的太艳,哪儿敢出门啊?
  白姐就故作生气说,哪里老啊?阿姨很年轻的,看着漂亮,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大美人!
  她的嘴可真甜,哄得母亲乐呵呵的;不过我妈年轻的时候,确实挺漂亮的,这倒是被白姐蒙对了。
  在老家的那几天里,白姐说她特别开心,感觉自己终于有母亲了,有人疼了!母亲也时常拉着她的手,跟她讲我小时候的事,白姐听得特别认真,有时也会潸然泪下;毕竟我的童年,并不是特别美丽的。
  第四天上午的时候,白姐接了个电话,是她父亲打来的;接完后,她就跟我说,“小志,咱们回白城吧?我爸想我了,而且…而且姐想带你,去看看他老人家。”
  她这样说,我心里高兴死了,但又有些紧张和担心;我说:“姐,如果…如果你爸爸看不上我,不同意咱们在一起怎么办啊?”
  白姐立刻说:“那能怎么办?分手呗!”

  “啊?!”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
  可她立刻就笑了,“大傻瓜,骗你的!你要明白,是姐找对象,又不是我爸找;而且我爸那人很好说话,他会尊重姐的选择,明白吗?”
  听到这里,我就放心了;白姐见我傻笑,捏着我鼻子就说,“小傻瓜,还不赶紧给姐,去装两箱苹果带回去?”
  “没问题,你要多少都行!”我开心地收拾行李,白姐就去跟母亲道别;出门的时候,白姐拉着母亲的手,哭的稀里哗啦,搞得跟生离死别似得。
  当时我对她们娘俩的行为,表现的不屑一顾;可后来,当那些事发生以后,我才知道这一次的道别,真的就是生离死别,她们彼此相见的最后一面。

  出了村子,我们把车开到果园里;我拿着好几个纸箱子,白姐就啃着苹果指挥我:“王小志,姐要吃那个,对!有点发青的那个;还有那个,个头大的那个……”
  她吃着苹果,跟个领导似得指挥我,拿我当苦力使唤;我就埋头给她摘苹果,她想吃哪个,我就给摘哪个。白姐说自己好幸福,有这么多苹果可以吃;我白了她一眼,她可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
  坐在车上,我不免有些激动;因为车子行驶的方向,正是那个美丽、诱惑又充满伤痛的白城。
  这一次归来,在那里迎接我的,又是什么呢?
  车子驶进白城,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高高的国光大厦,壮观的工河大桥,美丽的滨河大道……

  这个城市,给予了我太多的美好和伤痛,我曾发誓,因为那个女人,我再也不回来了;可如今,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我又回来了。
  白姐先把我带回别墅,她从衣柜里拿出好多男士衣服;当时我就愣了,她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男人的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