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主事人小声的说了一会,回来了,他把电话放在了地上,用力一推,手机到了齐语兰脚边。
  主事人说:“有人要跟你说话。”
  齐语兰依旧警惕,缓缓下蹲,拿起手机,手很稳,虽然拿着的是枪,是凶器,可我觉的那手好美。
  “你好!”
  “李局,你好。”
  “我爸爸身体很好,谢谢你关心。”
  “我懂,我当他们没来过。”
  “李局,你忙。”
  齐语兰的回话很短,但细细琢磨,能琢磨出来很多东西。
  李国明是认识齐语兰的,并且,李国明还认识齐语兰的父亲,如此看来,齐语兰的父亲不是一般人,不是官便是商人。也只有这两种人,可以手眼通天。
  我想因为齐语兰的身份,李国明下不了狠手。
  谈话中没有提丨毒丨品的事,证据就落在齐语兰手里,算是一个把柄,同样。齐语兰投桃报李,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可能这里面还有我不知情的事,比如一些幕后的交易,但我应该是没事了,对于这个结果我很满意。
  齐语兰把电话扔回去,李国明又叮嘱了几句。
  主事人放下了电话。说:“齐警官,咱们把枪放下吧,不是已经谈妥了吗?”
  齐语兰笑笑,说:“不知道李局有没有叮嘱你们,但我觉得你们欠他一个道歉。”
  说着,齐语兰对我努了努嘴。
  主事人说:“齐警官。你这样很得罪人的你知道吗?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把关系处这么僵吧。”
  齐语兰缓缓说道:“咱们中国人都喜欢做事留一线,给对方面子,但我这个人呢,喜欢直接一点,我不是针对你们。我只想说,你们都是垃圾。”

  这些人的脸色难看起来,主事人冷声说:“很好,齐警官,你真是让我印象深刻。”
  齐语兰说:“不论我怎么对你们,今天梁子已经结下了,都结仇了,咱们就别说那些场面话了,诸位也让我印象深刻,大开眼界,以后工作中遇到我一定会好好关注的。”
  “你...”
  齐语兰冷声说:“请道歉!”
  “对不起!”

  主事人有些敷衍的说。
  我看着他,阴阴一笑,说:“我差点被你搞死了,只跟我说一句对不起?”
  主事人冷哼一声,说:“你想怎么样?”
  我说:“送你一句话,天道好循环,善恶终有报,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
  主事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带着人走了。

  我心知肚明,这些人刚刚极力克制自己是因为齐语兰的关系,不仅仅因为她的身份,还因为齐语兰手里有证据,这件事情要往上一捅。事情便大了,他们只是投鼠忌器。
  齐语兰走过来,拉我起来,问我:“你没事吧。”
  我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上的伤口,我说:“人没事。就是差点被吓尿了,谢谢你。”
  齐语兰把枪收好,说:“大家都是邻居不用这么客气,”
  我说:“你过来是因为听到声音了?”
  齐语兰笑笑,说:“刚下班,我正好看到你屋里门开着。”

  我说:“你好像很确定我是无辜的。”
  齐语兰指了指自己漂亮的双眼,说:“董宁,我可是干这个的,好人坏人我大致能分辨出来,你这个人呢,经过我的接触,总体来说不错的。有点坏心思,可不敢真的做,说你贩毒,我是不信的,我见过贩毒和吸丨毒丨的人,不是你这种生活状态。”
  我说:“谢谢。”
  这谢谢不是因为齐语兰救了我,这声谢谢是因为齐语兰肯定我。
  我就是个小民,不敢做什么违法的事,可就是这样小心且谨慎,还是被诬陷,这让我有点受伤。
  “另外,这些人不是很专业,不够正大光明,让我疑心,后来,被我试探出来。”
  我说:“齐警官,你真是个好丨警丨察。”

  齐语兰说:“别着急拍我马屁,你别动,等我一下。”
  她出了门,回了自己家,没多久便回来,手里拎着一个药箱,齐语兰动手亲自帮我处理了伤口,我没敢动,她那握枪的手,出人意料之外的温柔。
  处理完一切之后,齐语兰笑了笑,说:“好啦。”
  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齐语兰说:“好,我等着,别让我失望。”
  天已经晚了,齐语兰回去了,我大致收拾了一下,好在刚才那些人的目标是我,并没有破坏物品。
  我给自己到了一杯热水,喝了下去。
  刚才还是很凶险的。我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
  想了想,掏出了手机,给小美女打电话,关机,跟我预料的差不多,李国明安排好了一切。一定会控制李依然,不过这也是李依然想看到的,她要那个本。
  我也应该努力了,联系联系曾茂才,问问他那边准备的怎么样,我很想看到李国明面如死灰的样子。
  点燃一根烟,静静的吸着,毫无困意,事情越发展便越无法停止,我拿起了手机,拨了关珊的电话。
  已经很晚了,关珊的手机没关。电话里传来滴滴的长音。
  “喂,董宁吗?”
  关珊的声音很激动。
  我说:“关珊,我想问你一点事。”
  关珊说:“你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你知道吗?你走之后,我晚上都睡不着,就躺在床上,在黑暗中望着,你走之后我才发现,有你在我是多么的安心。”
  关珊说的话和关珊做的事,有极大的不同,几乎是对立存在的,我说:“关珊,你到底想干什么?”
  关珊说:“我想让你回来,我想跟你好好过日子。”

  我说:“你为什么还不懂,我们不可能了。”
  关珊有些歇斯底里的说:“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你原来那么的爱我,为什么说爱就不爱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跟李国明很久了吧。”
  关珊沉默了,她的呼吸加重,许久,她说:“李依然告诉你的?”
  我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总有人会知道你做过的事。”
  关珊说:“对,我跟了李国明很久了。”
  我真傻,抓到关珊出轨,她就说过她和李国明有一二百次,她很诚实,现在看来还是说少了。

  我说:“那我是什么,傀儡?”
  关珊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她说:“李国明的身份不方便,我不能不结婚,为了掩饰,我选的你。”
  我说:“为什么是我。”
  关珊想了想,说:“你人很好。”
  我不由的笑了,我说:“我人好你就这么害我?”
  关珊说:“董宁,我对不起你,我想跟你坦白的,可是因为种种原因。”
  我打断关珊的话,说:“请你告诉我什么原因。”
  关珊说:“钱,社会关系。”
  我不由的心中升起一丝怒火,我说:“难道我不能给你钱吗?还是你嫌少?”
  关珊说:“你给我的够,但满足不了我家,我弟他...”
  我说:“算了,不要再说了,我只想问你,可不可以放了我,可不可以给我一条生路,看在咱俩夫妻一场的份上,看在咱们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点点情谊的份上,不要再打扰我,好吗?”
  关珊说:“我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