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59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刘贵一接听,里面传来了妻子的声音:“还在外面打牌吧,早点回去,儿子在外面呆不住,我让阿琴带他先回来了,今天你陪他睡一晚,我明天回来。”
  刘贵一听不由心里直乐,这真是瞌睡碰上了枕头,总算找到好借口散场了,将情况和牌友们一说,输钱的即使再不情愿,但也不可能不让刘贵回家带孩子啊,于是只能同意。
  刘贵乐呵呵地揣着赢的钱回到了家中,等了不到半小时,和妻子一同前往县城的邻居阿琴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孩子手里拎了个袋子,装满了妻子买的东西,其中居然还有一条精白沙,显然是给自己买的。
  刘贵暗暗欢喜,庆幸自己找了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日期:2017-04-01 23:34:44

  当天晚上让孩子喝了妻子买的牛奶,哄着孩子睡着了,刘贵也爬上床休息,睡觉之前他特意去看了一眼煤炉,确定是熄灭的。
  自从上次煤气中毒之后,刘贵就格外小心谨慎,以前从来不熄灭的煤炉晚上都会熄灭,宁愿每天花十几分钟生火,也不遗留任何煤气中毒的隐患。
  因为打牌打了大半天,精神损耗严重,当天晚上刘贵睡得很香,孩子也难得的没有吵闹,父子两个相继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刘贵睡得异常踏实,睡得正香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长了翅膀,越飞越高,和蓝天白云同舞,然后又从空中钻入了海洋,在水里畅快地和鱼儿一同游着泳。
  这种翱翔蓝天和海洋的感觉很好,但可惜的是海水淹没了整个身体,时间一久,就感觉有点透不过起来,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逐渐地,刘贵的意识模糊了,不久之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到刘贵醒来,发现自己又莫名其妙躺在了医院,老父亲坐在病床边老泪纵横,看到他醒来大哭道:“谢天谢地,我儿终于醒了!”
  自己不是好好的陪着儿子睡觉吗,怎么又进了医院?
  在老父亲断断续续地哭诉中,刘贵终于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事件。

  日期:2017-04-01 23:35:07
  原来自己这次,又出现了煤气中毒的症状!
  而且这一次远比上次情况更恶劣,上次刘贵中毒的时候妻儿都外出不在家,这一次儿子和自己一同在家睡觉,也出现了煤气中毒的症状,因为他年纪小,中毒的症状远比自己更严重,到现在已经大半天时间过去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如果不是第二天一早阿琴来喊刘贵和孩子吃早餐,刘贵这次恐怕就一命呜呼了。

  为什么煤气中毒的事情两次都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第一次勉强可以用屋内放置了一个有暗火的煤炉来解释,但这一次就完全没办法解释。
  煤炉已经被自己完全熄灭,不会产生任何有毒气体,家中所有的房间也没有任何可能散发煤气的来源。
  这个导致自己中毒的煤气到底是从何而来?
  正当刘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得到通知的妻子和老母亲从门外冲了进来,一左一右抱着刘贵嚎啕大哭,感叹老天有眼终于让他醒过来了。
  妻子告诉刘贵,现在孩子还在抢救中,具体情况尚未得知,但是医生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抢救,要刘贵不要太担心。

  两次莫名其妙地煤气中毒,两次差点一命归西,而且这一次儿子状况如此严重到现在还生死未卜,刘贵如何能不担心。
  但无论他如何思考如何回忆,却依旧理不清任何头绪,这两次煤气中毒实在太诡异了!
  日期:2017-04-01 23:35:25
  就在一家人忐忑不安地担忧孩子的命运时,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影走进了刘贵的病房。
  当先的一个介绍说自己姓马,是接到刘贵妻子报案过来的。
  这个案件的侦破过程,涉及到了亲子鉴定的事件,这个马警官,正是后来我们抵达县局后,全程接待我们的警官。

  而我们这个事件中主角刘贵一家的精彩表演,也从马警官抵达病房的那一刻起,正式拉开了大幕。
  日期:2017-04-02 21:29:57
  “我看见刘贵的第一眼,直觉就告诉我他有问题。”马警官后来回忆整个事件的时候如是说,“刘贵一看到我,脸上的表情是错愕和恐惧!”
  马警官强调道:“那是一种极度的恐惧,这种神情我非常熟悉,每次我们抓到犯罪分子,他们的脸上才会有如此神情,而刘贵妻子报警的目的是想让我们来调查刘贵两次莫名其妙煤气中毒的原因,照道理讲就算事先没有和刘贵商量,那么刘贵的第一反应也应该是疑惑而不是恐惧。后来我向刘贵说明了来意,表示是接到他妻子的报警我们才过来,刘贵脸上的恐惧感才慢慢消散,之后他虽然很配合我们调查,但自始至终没有和妻子说一句话,看得出来对妻子报警一事颇为不赞同,这种情况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不过这个疑点在调查的最初只是埋在马警官的心里,抵达病房的第一件事还是要对刘贵进行询问。
  马警官按照正式的流程,要求刘贵讲述两次煤气中毒的经过,并详细做了记录。
  日期:2017-04-02 21:30:13
  刘贵讲述的第二次煤气中毒的经过上文已经详细说明了,这里补充下他讲述的第一次煤气中毒的经过。
  半个多月前,刘贵和往常一样早早准备上床休息,这天妻子带着儿子出远门留他一个人在家。
  刘贵闲暇时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节假日往往会打一个通宵,但如果第二天要下井的话,肯定会保证自己的睡眠时间,毕竟下井有一定的风险,通宵之后再下井工作风险太大,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何况他身上还肩负着养一家子人的重任。
  刘贵和往常一样检查了煤炉换了一块新煤,盖上底部的风门,让煤炉里的煤块慢慢燃烧,这样就可以坚持到第二天早上,到时候只要再换一块新煤打开风门火就会很旺,将妻子包好的饺子下上三十个,吃完就可以浑身暖洋洋地上工了。
  刘贵洗完脚后,浑身舒坦地爬上了床,定好闹钟就进入了梦乡,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刘贵觉得呼吸越来越不顺畅,脑袋越来越昏沉,逐渐就失去了直觉。
  直到第二天一早工友来叫他一同上工,发现无论如何叫他都不醒,打他手机又在屋里响,却始终无人接听,情况极其不对劲才破门而入救出了他。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刘贵这次大难不死之后又遇同样的大难,着实蹊跷。
  日期:2017-04-02 21:30:29
  马警官详细做了记录,决定马上去一趟刘贵家,实地调查一下情况,在没有任何煤气源的房间里两次发生煤气中毒的事故,不排除有人蓄意谋杀的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