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3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大胆,我明白你现在大小是个官儿,咱攀不上!但这次我是真心诚意找你帮忙的,而且也不会让你白帮,事情成了,我肯定会重谢的!”王芬美说道。
  “先别谢不谢的,说什么事儿吧!”贾大胆不耐烦的道。
  “我姐夫村里有个墙体装修队,你是知道的!”王芬美缓缓的说。
  “唔,我知道,咋了!”

  贾大胆心里大概也猜出了一些,心想这王芬美莫非是为她姐夫的装修队来找生意?贾大胆当然也听过王芬美和马村长之间有苟且的不少风言风语。别人当时以讹传讹,但贾大胆知道,以王芬美的浪劲,和马村长指定有一腿。
  贾大胆不动声色的继续听着。
  第六百一十八章:碰壁
  “我姐夫呢,是那儿的村官儿!咱真人不说假话,他们想承包你们中学整个工程的墙面装修粉刷,这对我姐夫很重要,我合计着你能不能给帮上个忙?”王芬美一口气说完。
  “帮忙?怎么帮?”贾大胆装作不知的问道?
  “你说怎么帮,你啥不懂啊!”王芬美飘着媚眼媚笑道。
  “哼,你说的真轻巧!”贾大胆冷笑道。

  “你现在不是负责中学的工程吗,让不让他们干,还不是你贾大胆一句话的事情!”王芬美娇笑着给贾大胆添了茶。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指挥,上面还有苗小惠,她上面还是乡长,书记,你真以为我又那么大的权力,这件事情我真没办法!”
  贾大胆干脆利索的拒绝了王芬美,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王芬美倒茶的手僵在那里,愕然的看着贾大胆,直到茶水都溢出来了才手忙脚乱的放下,拿起纸巾胡乱的擦拭。茶水顺着桌子淌到了贾大胆的裤子上,贾大胆连忙起身,一阵抖落,恼羞成怒的骂道:
  “蠢货,你看你都干什么了!”
  “我给你擦擦!我不是有意的!”王芬美慌乱的拿着纸巾要给贾大胆擦裤子。
  贾大胆一把拉开她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自己拿着纸巾擦了擦,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临出门前,贾大胆转过身说道:“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别怪我不提醒你,这次中学项目夏乡长抓的很严,你不要胡日瞎搞的,弄出了麻烦,连你姐夫的村长都危险!”
  贾大胆说完一甩手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留下王芬美一人怔怔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纸巾,桌上的茶水滴答的淌着,王芬美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王芬美一个人呆坐了一会儿,叫来了服务员结账,她心里暗骂贾大胆,真他妈不是个东西,连他妈喝茶的钱都是自己给的,王芬美出了茶室,但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见马村长,王芬美是什么人?一个在街上有见识的女人,她当然不会被贾大胆的拒绝吓倒,就这么被贾大胆打发了显然她是不甘心的。
  王芬美又找了几个熟络的老相好,对中学的项目做了详细的了解,得到的情况让她也有些为难了,虽然说苗小惠是中学项目的总指挥,但这个女人没有什么魄力和胆气,什么事情都要找夏文博汇报,所以呢,姐夫他们的生意,说一千道一万,还的夏文博点头才行。

  可以,从姐夫的口中得出,这个夏乡长好像很讨厌姐夫,这真就有些麻烦了。
  打听到这些消息后,王芬美终于相信贾大胆说的是真的,在这样四处瞎找,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了,而且,一旦让铁面无私的夏文博知道了,还真没什么好下场。
  王芬美此刻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费心费力的整了一出儿,结果是这么个结局。自己被贾大胆呵斥带骂不说,还搭了茶钱,最让她为难的还是这话要怎么跟马村长说,自己在马村长眼里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本来马村长就对自己四处勾搭男人不满,现在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马村长还能不能搭理自己呢?
  王芬美回了自己的家,见到马村长焦急的等在门口,王芬美叹了一口气,直接进了屋,马村长屁颠的跟了进来问道:
  ”芬美?怎么样?成了吗?”

  ”姐夫啊,事情有变化,要不咱不做这个生意了,也挣不了几个钱儿,这村官咱不当了吧!”王芬美小心翼翼的说道。
  见王芬美说出这样的话,马村长的心当时就凉了,王芬美这么说啥意思,就是事没办成,但马村长潜意识里还抱有一丝幻想,他希望王芬美是逗他的。
  ”怎么这样说?赶紧的,给我交个实底儿,到底咋回事!”马村长的口气很急躁。
  王芬美见马村长也是真急了,就将贾大胆的话,还有她打听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马村长,当然她没有说贾大胆对她的态度,也没说有些是她找其他人打听出来的,她告诉马村长这些都是贾大胆告诉她的,贾大胆的警告变成了提醒,提醒他们不要再瞎折腾,以免招惹上夏文博。

  马村长听完王芬美的话,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半天都没有言语,就跟被雷劈傻了似的,这情况无疑对于马村长还说还真是晴天霹雳。本来以为找到王芬美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整个事情会有转机,可是却彻彻底底的将他打了个趔趄,哎,这真是寡妇死了独生子彻底的没指望了。
  马村长心里这个憋屈啊,自己的这个生意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自己这个村长连点油水儿都没捞到就下来了。想到这儿,马村长更窝火了,急火攻心,突然一个眩晕,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
  王芬美这头可是一点没放松,她见马村长不吱声,心里也是很急,毕竟是自己没有把事情办妥,虽然自己抬着自己说贾大胆还是照顾这边儿的,但是真正的情况她自己知道。
  王芬美还真怕马村长从今以后嫌弃自己,不过话说回来了,马村长都下来了,他还有啥嫌弃自己的?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在街上越来越多的人和自己划清了界限,也是时候找个伴了,马村长要是下来了,自己和他过也还可以。
  王芬美正打着自己的算盘,却看见马村长坐在那,脸憋的通红,开始的时候王芬美以为马村长是气过了头,可是突然一下,马村长就晕了,王芬美慌了。
  急忙要扶着马村长上医院,马村长毕竟是个男的,挺着个酒肚,此刻知觉全无。
  王芬美怎么能弄得动他,乡里的卫生所也没有急救车,现在就是雇车的话,也没有人抬马村长上车啊,王芬美这个急啊,突然她想起马村长的儿子在街上,马上打了电话。

  过了很久马村长的儿子才雇了车过来,两个人把马村长抬上车,送到乡卫生所,医生给马村长进行了救治,吩咐让拿钱做手术,马村长的儿子看着王芬美,王芬美看着他,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谁都没动弹。
  日期:2017-06-0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