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3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让贾倜傥失望的是,贾大胆同学生下来就胆小,看见电灯啪地亮起来都会吓哭,看见他爸爸也会吓哭,夜里,贾倜傥起床给儿子把尿,贾大胆只见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向其扑来,伸出一双黑乎乎的魔爪,将其从温暖柔软的母亲怀抱里拽走,以为家里来了劫匪,自己即将沦为人质……
  贾大胆“哇”的一声,哭将起来。
  贾大胆的父亲、俺们著名的贾倜傥同志,叹了口气,说:“不是都说人类会进化吗?这货咋是‘罐子里养王八,越养越抽抽’呀?他咋比俺胆子还小唻?”
  好的一点是,这下子中学毕业之后,竟然混进了东岭乡的乡政府,虽然只有个中学文凭,熬过了十多年,慢慢的从职工变为以工代干,最后硬是端上了公务员的铁饭碗,在东岭乡政府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贾干事。
  贾大胆见得世面多了,手里有了一点芝麻大的权力,人也慢慢的胆大起来,知道送礼,知道请客,还不时的偷鸡摸狗的和乡里的女人们搞搞偷情,这不,也上了几次王芬美的拖拉机。
  不过也就上了三两次,所以对王芬美的印象并不深刻。

  “喂......诶,是贾干事吗?”王芬美拉着长音的放嗲。
  “喂,你哪位?”贾干事明显的戒备心理很强,自从让他协助东岭乡中学的总指挥苗小惠的工作之后,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大小小的老板们,供货商们,都快对他形成围追堵截的趋势了。
  “是我啊!芬!”王芬美继续浪着。
  “什么风、凤的,你到底谁啊?”贾大胆口气不好的问道。

  “是我,王芬美!”王芬美翻了个白眼。
  “哪个王芬美?”贾大胆明显是在装糊涂。
  “还有哪个王芬美,和你睡过觉的王芬美!”王芬美此刻在马村长面前有些挂不住面子了,恶吼吼的说道。
  “额,噢,原来是王芬美啊!”贾大胆一听王芬美急眼了,怕闹出大动静,赶忙说道。
  “你有空没,我要见你!”王芬美得理不饶人的说道。
  “现在不行,一会儿我这工地上还有个会!”贾大胆推脱着。
  “那我去你办公室找你!”王芬美也听出了贾大胆的推诿,马上强硬的威胁。
  “不不,这样吧,下午,下午我们在街上的茶室见!”贾大胆说道。

  “行!我等你!”王芬美挂了电话,气呼呼的。
  “美人计不管用?”马村长打着哈哈,笑着问。
  “还不是因为你?你们这帮臭男人,睡完老娘吃干抹净了,就想当个破鞋一脚踢开!真不是东西!”王芬美骂道。
  “是,我们不是东西,不过你每次不也都乐的不行嘛!”马村长损道。
  “哼!我就是乐了,你咋得,你不高兴可以不和我睡!有的是人!”王芬美显然把对贾大胆的气撒到了马村长头上。
  “妹子,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马村长不敢在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赶忙换个话题说。

  “走吧!”王芬美一大早起来,也有点饿了,和马村长出了门。
  两个人吃了东西在街上闲逛了许久,然后又回来窝在被窝里捣鼓了起来,马村长粗鲁在抓向她的胸膛,继尔像一个孩子般咬住了她,她身子一抖,嘴里出一声低低的浅吟。钻进了他的怀里,马村长只觉怀中有一堆肥肉在拱,也没多想就把那手拿到肉上一阵乱摸。王芬美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全身上下脱了,然后,她把马村长骑到身下,把马村长那干瘦的身体死死地压到了身下,一阵阵山呼海啸,床板有如经受了一场地震,几乎就要散架了,终于,王芬美一声长啸,有如火车拉着汽笛钻进隧道时的轰响,屁股像一对挨了刀的白猪,剧烈地动了一阵,全身停止了运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村长像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全身湿湿漉漉的从王芬美的身体下拱出来,他长长嘘了一口气,似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他娘的,这头母夜叉,母大虫!”
  王芬美也缓过劲来,虽说没听清马村长在说什么,但她也知道这不什么好话。
  不过身子软,也懒得说话,胡乱的用枕巾在下面擦一把,闭上眼睡了。
  等睡醒了,王芬美又捣鼓了一通,就这样一直弄到下午,王芬美才起床,去了茶室找贾大胆赴约。

  她让马村长先在她家等消息。
  王芬美一个人急急的来到茶室的包间等着,贾大胆去年和她有过几次偷情,可是开年后,贾大胆升了副科级干事,有了更多更年轻的女人之后,就把王芬美当破鞋一样的甩掉了,王芬美也很有自知之名,知道男人都图新鲜,贾大胆玩腻了自己,自然而然要跟自己这样儿的划清界限。
  但是今天她为了马村长的事情,必须得找贾大胆,毕竟马村长是自个儿家里人。
  以往贾大胆说下午,那么下午三点钟肯定会准时出现,王芬美在这都等到了三点半了,贾大胆还没来,王芬美急了,莫不是耍老娘玩呢吧。
  王芬美拿起手机刚要拨号,就见贾大胆大大咧咧的进了门,一屁股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后长出了一口气,才抬头看着王芬美。
  “贾大胆,你真是贵人事儿忙,不比从前了啊!”王芬美有些不悦道。

  “那还不是你王芬美一个电话就得到!”贾大胆打着哈哈。
  “贾大胆,我今天还真是有事儿求到你了!”王芬美语气放软了说道。
  “王芬美,虽说这今年咱的关系不比从前了,但我可没亏待过你!”贾大胆马上撇清关系的点拨王芬美。
  其实贾大胆真的不愿意再见到王芬美,过去自己没有官位,在乡政府就是闲人一个,和全乡的这台拖拉机扯巴着,你情我愿的就是图个乐呵,说白了,白来的不睡白不睡。可是现在自己身份儿不同了,成了东岭乡政府一个中层负责人了,自然将自己的身价也摆了上去,不愿意和王芬美这种人再有瓜葛,万一谁看见他和王芬美在这捅了出去,就是没吃鱼也一身的腥。
  可贾大胆又不得不来,他知道王芬美可不是省油的灯,先不说她能不能把之前的事情抖搂出去,就是她真闹急了天天去办公室找他聊天,都够贾大胆喝一壶的,这全乡的拖拉机要真不要起脸来,那就是天下无敌,自己还真不能得罪她。
  但王芬美一说有事情求自己帮忙,那自己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贾大胆可不是你随便威胁就能给你办事儿的。所以贾大胆先拿出了话来点拨王芬美。
  王芬美在男人堆里滚了那么多年,这点话儿还听不明白吗?她当然也清楚此刻贾大胆有多膈应自己,贾大胆巴不得以前和自己的风流韵事随着风就散了,再不会有人提,但是王芬美为了马村长可是来了劲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