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2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想那么远。”
  缓缓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方副院长什么意思,他却是把话题转到了窃密事件上面来,“107的归属决定权不在陆院,就让东南军区去和总部扳手腕吧。说一说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李牧马上把阿东团伙的意外出现详细地汇报了一遍,末了说道,“且将出现的神秘特工定位二号目标。阿东这伙劫匪的突然介入,势必让他受惊。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会放弃留在金陵。基本上可以肯定,柳小青所携带的窃密设备是二号目标暗中放置的。能够把那些设备在柳小青不知情的情况下安装在她的军装上行李箱里,说明二号目标与柳小青的关系非同寻常。”
  顿了顿,李牧说,“首长,您之前提到过,更高一级的情报部门想要通过二号目标作为突破口,打一场隐蔽战线的歼灭战。既然如此,那么柳小青这条线就非常的重要。只要确定一点,对方不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柳小青这条线。”
  沉思片刻,方副院长说道,“你能确定吗?”
  李牧思索着缓缓摇头:“我只能保证在慰问期间我们没有露出马脚。”
  微微点头,方副院长说道,。“技术装备陆续进入营地,陆航保障基地也要开始建设。这个关头绝对不能出现问题。万事开头难,现在难的就在于,你如果不在基地,训练无法开展。但如果没有你,怕是情报部门的计划也很难实施。我难啊!”
  对此李牧无法发表自己的意见,他自己并不能进行选择。
  “情报部门已经找过我,明确指出需要你的配合。我倒是有些后悔让你刻意接近柳小青了。”方副院长略微苦笑着说。
  首长这么说话,明显的不拿李牧当外人,李牧必须得说些什么了。

  李牧说道,“首长,我可以说说我的看法吗?”
  “你说。”
  整理了一下,李牧说道,“眼前这个威胁如果不能解除掉,107基地的正常训练就是开展起来您也不放心。107部队与其他部队不同,装备的全部都是现役中最顶尖的装备,尤其是指挥控制情报系统,我想,哪怕泄露一项技术数据,都会给整个系统带来严重的损害。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宁愿推迟正常训练时间,也不能冒险展开。”
  “你的意思是,先协助情报部门把境外情报机构这个威胁清除掉?”方副院长明确地问道。
  “是的,首长。”李牧点头回答。
  轻轻敲了敲桌子,方副院长做下了决定:“那就这么办。但是,基地那边不能闲着,让温朝阳留下,部队基础的军事训练不能停。”
  “明白。”

  “你带来的两个人,也留下吧,给你打打配合。我看他们也挺合适的,换了身衣服没什么兵味。”方副院长说。
  李牧苦笑着说是,也不知道方副院长这话是夸是贬。
  方副院长在纸上写了个地址,递给李牧看,“到这里找老刘,他是情报部门的行动负责人。”
  “老刘?”
  “怎么,认识?”方副院长把纸张拿回来,点着了扔进烟灰缸里烧。

  李牧摇头,“不确定。”
  “去吧,回基地之前任何事情不要请示我,明白吗?”
  李牧站起来,敬礼:“明白!”
  “先别急。未来一段时间,你会频繁地进出陆院,别忘了你在这里是有办公室的。正常的接触必须得有。”方副院长说。
  李牧完全明白,这是要利用自己这个107部队部队长的身份设计了。
  乌鸦留意着新闻,早间新闻上他看到平安县枪案的报道中称,流窜驼峰山区的抢劫团伙发生内讧,造成了三名嫌疑人死亡,其余嫌疑人警方正在通缉。
  在国安部门的干预下,警方布设下了一个迷魂阵,并没有公布阿东落网的消息。
  尽管心里不是能够完全放心,但是眼下的情况,由不得乌鸦选择继续冒险。起码警方的通报与往常的没有什么两样。这就意味着自己是没有暴露的。他也想过这有可能是中国安全部门设下的缓兵之计,但他顶着压力,就算是缓兵之计,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进行他的计划。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金陵到底有多少己方组织的人,如果不能第一个掌握到有用的情报信息,组织也不会让他好过。左右都是难受,只能拼一把。起码现在还没有被人盯上。
  事实上作为情报人员,尤其是潜伏的情报人员,乌鸦已经犯了大忌。但实际情况总是不会与影视作品上的那么完美,大多数时候想要获取重要情报就得在刀尖上行走。
  冷战期间前苏联特工获取响尾蛇导弹这起事件,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斥着戏剧性以及各种不靠谱,计划一开始就不断出现意外,但最终还是像在悬崖边行走的汽车一样顺利到达了计划的终点。
  因此,从事这个行当,还需要很好的运气。
  当然,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两大情报安全部门的焦点,肯定会连丨内丨裤都来不及换马上通过既定的撤离路线出境。

  和明面上的两军对垒一样,战场单向透明的一方绝对是处于被动劣势的一方,对方清楚你在干什么你准备干什么,试问,这仗还怎么打。
  言归正传,乌鸦和往常一样起床之后,换了运动服离开住处,往江边慢跑过去。冬日的清晨城里人都不太习惯早起,只有卫生清洁车辆人员在收尾结束工作。到了江边的休闲带才能看见一些晨练的人,多是老头老太太。
  乌鸦沿着江边观景道慢跑着,天色灰蒙蒙的,江中的货船不多,前后相隔有那么一公里的样子,像整理行进的纵队,朝着出海口那边去。多是些数百吨级别的货船,偶尔会出现上千吨的江轮。
  每一天的晨跑都雷打不动,既是锻炼身体,也是工作之一。
  尽管与上级另有联络的线路,但是来金陵之前,乌鸦被明确告知,必须定时到指定的地点去查看消息。至于消息是谁提供的,乌鸦并不知道。他猜测,组织也许还有埋藏得更深的鼹鼠。
  接近了指定的地点,那是一条石凳,面临着江,坐在那里看不见江,但能把对岸的景色尽收眼底。到了晚上,是情侣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和往常一样,乌鸦慢下脚步,一边走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不时的踢踢腿,目光望长条石凳那边看。仅有的几个晨练的人隔得老远,即便看见乌鸦,也只当他是晨练者之一,跑累了停下来活动片刻再继续。
  乌鸦的目光凝住了,长条石凳与昨天有了些变化。石凳的靠背左侧靠上的位置贴了一块小广告片。乌鸦保持着速度继续往前走。前面慢跑过来一位大爷,看面容像退休的,但身材保持得很好,跑步的动作很板正。
  大爷慢下来,深深呼吸了一口,走过去在长条石凳上坐下来,摘下脖子的白毛巾擦拭着汗水。大冬天的如果不尽快处理掉汗水,很容易患上感冒。
  这一下乌鸦为难了,那大爷坐的位置正好把小广告片给挡住,他看不见上面的内容。贴的位置是正确的,但如果无法确定上面的内容,就无法确定是否是规定的联络信号。
  日期:2016-11-28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