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36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妞妞也一起,一直学习也不行,让她也唱唱歌,放松下,我可是好久没见过她了,上次答应给她的新衣服,还没兑现呢。”马明笑着说道。
  莉姐还想说话,我站起来说:“莉姐,这些天,真的老烦闷了,再说,明天好像是周末,不用上课,走,唱个歌高兴高兴,妞妞也是最喜欢唱歌。”
  当我喊妞妞一起去县城唱歌的时候,妞妞高兴的一阵欢呼,抱着我的胳膊,让我感到一阵的柔轮,香香的味道,女孩也快长大了。
  “妞妞,还有我这个干舅舅,不会忘记了吧?”马明笑着说道。
  妞妞却没有我想的那样扑过去,依旧抱着我的胳膊,说:“干舅舅,我怎么能忘了你?你好。”
  原来这丫头也不是对谁都这么粘,我心里居然隐隐有股子骄傲,没白疼这丫头。
  我们刚走出莉姐家,准备上车,就听到一阵凄厉的哭声:“儿啊,你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有事啊,真的不能有事啊。”

  接着一辆三轮车,很是响亮地驶了过来,没想到三轮车刚来到近前,居然熄火了,开车的司机,慌忙用脚踹三轮的凳子,可三轮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
  三轮车里的哭声,更是响亮,司机蹬的都累了,喘着气说:“别哭了,下来个人,帮着打火,熄火了。”
  一个苗条的身子,跳了下来,接着一个男人也跳了下来,我一下看呆了,居然是张娟和她爸,怪不得那哭声有些耳熟,原来是张娟的妈?怎么回事?不是有了个好女婿吗?这是闹那一处?
  张娟披头散发,哭泣着也没看到我,只是焦急地问:“叔,怎么回事?”

  “快让你爸来帮我打火,要是打不着,咱们只能背你弟去医院。”司机也焦急地说道,张娟爸忙走过去,帮着给三轮车打火。
  不知怎么的,看着张娟披头散发的样子,心里非但没有一丝高兴,还有股隐隐的痛,忍不住上前问:“张娟,出什么事了?”
  张娟忙扭过头,说:“我弟被打伤了,还出着血……是你……”张娟看清是我,没再说下去。
  这时,那司机说:“二哥,打不着,咱们背着小光,上医院吧。”
  我说:“张娟,什么也别说,把你弟抬下来,坐我兄弟的车去,要是流血厉害,镇医院止不住,还要上县城呢。”
  “舅舅,你干嘛?她不是甩了你,和镇长儿子好了吗?你……”妞妞还没说完,就被莉姐拉了把说:“别乱说,救人要紧。”
  马明倒也没说什么,还和我一起把张娟弟抬下三轮,送到车里,我坐在车里抱着张娟弟,捂着他的脖子。

  马明看着张娟妈,说:“车里坐不下这么多人,就让这男孩的姐去,拿着钱了吧?”
  我看着车外的莉姐说:“姐,今晚去不成……”
  “你去吧,救人要紧,要真的需要去县医院,张娟一个可不行,她爸又要照顾她妈,你辛苦些。”
  莉姐的话,让马明点头说:“对,到县医院还要办手续呢。楼上,楼下可要不少跑。”
  张娟哭着说:“磊子哥,谢谢你帮我,回头,你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扑通”张娟妈居然在车外给我跪下,哭着说:“磊子,是婶眼瞎了,真的对不住,你能不记仇救下小光,婶真的对不住你。”
  张娟妈说着,居然抬手狠狠扇起自己耳光,啪啪的响。
  我忙说:“不要打,快起来。”心里的那股愤恨也小了很多,杀人不过头点地。
  “别闹了,救人要紧,我要开车了。”马明大声说道,让张娟坐到我身边,发动引擎车子快速驶了出去。
  果然,镇医院还止不住张娟弟脖子上的流血,一大卷纸都殷红了,简单包扎后,直接冲向县医院。
  幸亏明子的车速快,而且在县医院也有熟人,很快张娟弟被送到急救室。
  当张娟弟病情稳定下来,天都亮了,我看着脸色苍白,眼圈红肿的张娟说:“去睡会吧,刚才医生说了,你弟送来的及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张娟猛然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让病房里好几位家属病人,都盯着我看,我真的有些尴尬。
  当吃过早饭,张娟爸妈才赶过来,看着张娟妈脸上的红印,心里的怒火再也燃烧不起来,唉,爸妈为了儿女都是一心在上啊。
  张娟也告诉我这件事的原委,没想到那镇长公子,平时斯斯文文的,喝了酒就像换了个人。
  昨天晚上去找张娟,喝了些酒,满身的酒气,居然当着张娟弟弟的面,要亲张娟,被张娟羞得推开。

  没想到,喝了酒的镇长公子,扯着张娟的头发大骂:“不就是亲一下吗?你他妈,还不同意?以前在学校,约不到你也就算了,可现在,老子花钱娶你,就是要玩你,就是要弄你,让你一辈子……”
  张娟的弟弟看到吕公子欺负姐姐,眼睛红了,抱住吕公子的胳膊,就是一口。
  痛的吕公子大叫,对着张娟弟的头就是两拳头,一脚把张娟弟连同身后的桌子一起踹倒,张娟弟脖子被桌上掉下的水果刀划了,出血。
  看着血泊中的张娟弟,吕公子的酒也醒了,心里害怕,慌慌张张跑了。

  张娟哭喊着爸,又找来邻居的三轮,半路三轮熄火,才遇到我。
  看了眼安全后的男孩,我对张娟说:“住院手续我也帮你办好了,你弟弟也脱离危险,没事,我走了。”
  张娟点点头,轻声说:“嗯,我送你。”
  本以为张娟会挽留我,没想到只是送送我,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不过,随即想起她带给我的羞辱,没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张娟紧紧跟了出来。
  楼后面有条小路,通向医院家属楼,能直接出医院,马明走的时候,告诉我的。
  我站在小路上,也没回头,说:“别送了,你弟还需要你……”
  我没说下去,因为张娟从背后抱住我,低声说:“磊子,你还会原谅我吗?还愿意娶我吗?那天,是我懦弱了,让你委屈了,你想打就打,不过,除了你,还没男人脱过人家的衣服,姓吕的也没有。”
  我心里一阵阵的难受,想着那天张三带着大家的笑声,真的比刀子砍还难受。

  “张娟,有些事发生了,就不会……”
  “不,磊子,生活不是演电影,看清一个人也不容易,我承认我懦弱,可当时,你要怎么办?当时咱们也就刚刚认识,虽然你亲……亲了我,可我真的不了解你,在爸妈还有那么多人面前,我……我选择错了,不过,昨晚,你主动找我打招呼,还主动救我弟,才真的看清你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愿意骂,就骂,想打就打,反正我这辈子赖上你了。”
  张娟抱着的我,感觉越来越紧,女孩身上的柔轮,让我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听着她的话,心里的怒火小了很多。
  “张娟,我……”
  “磊子,别说了,能和我去陪陪弟弟吗?你是他姐……夫,怎么着也要陪护一天吧?”张娟的话很轻,特别是姐夫两个字,感觉把她头也贴在我的后背,显然也害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