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70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她赖着我,就是因为我家穷,我善良,我会真心对自己的爱人好;我们相恋十年,她早已摸透了我的性格;只要跟她结婚,即便怀不上孩子,我依旧会对她好,会宠爱她。
  可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她更不会告诉我;在客厅里,她又哭又闹;白姐也被气哭了,她擦着眼泪就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可以胡说?”
  看白姐说话,温小美直接疯了,她抓起桌上的碗,直接朝白姐扔了过去;白姐被她气懵了,都忘了躲;碗砸在白姐额头上,瞬间就起了个包。
  我赶紧过去扶着白姐,要多心疼有多心疼;白姐委屈地趴在我怀里,抽泣着说:“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么胡搅蛮缠?!姐被她气死了,怎么可以这么坏?”
  “你说谁坏?!”温小美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抓着盘子还要砸;我把白姐挡在身后,身体往前一伸,对着温小美的脸,狠狠扇了一巴掌。
  温小美捂着脸,她不敢看我,也不敢再找白姐的茬;却转身对着我妈吼:“婶儿,这就是你的好儿子!他被这狐狸津迷住了,她杀了我们的孩子,现在还打我,他不得好死!!!”
  母亲慌了,身体有些站不稳,她伸手扶住温小美,颤着嘴唇说:“小美,你先别这样,有话慢慢说,慢慢说……”

  “去你妈的慢慢说!你向着他是吧,是啊,你当然向着你宝贝儿子!他爹是赌鬼,他是个负心汉,你们全家都是混蛋,你们个个都不得好死!”说完,温小美猛地推了母亲一把,那一下太重了,母亲的脑袋直接撞在了墙上。
  我傻了,她竟然敢打我妈?!我从小就发誓,在这世上,谁也不能动我妈,谁也不能!谁要敢伤害她,我他妈弄死她全家!!!
  那一刻,我什么都不顾了,冲过去抓着温小美头发,一巴掌就打在了她脸上;这个女人太贱了,当初我瞎了眼,怎么就和这样的人,谈了十年恋爱?!
  真的,他妈的,想想心里就恶心;想想她以前温柔的、小女人的样子,就更他妈恶心;都是她装出来的,一切都是伪装!她的人皮下面,藏着一只恶魔,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我揪着她头发,她就拿指甲抓我;原本温暖和谐的家,瞬间就被她搞乱了,这个害人津,我他妈真想打死她!
  “王小志,你敢打我?你不是人,你他妈就是个混蛋!”温小美披头散发,扭曲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怨毒;“你等着,我早晚要报复你,你给我等着!”

  我真被她气疯了,拽着她头发往地上狠狠一拉;她趴到地上,我刚想抬脚教训她;白姐立刻在后面叫我说,“小志,别打了,快来看看阿姨,她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了啊?!”
  回过头,我看到母亲嘴唇泛白地躺在那里,整颗心就凉透了!
  温小美赶紧爬起来,屁股尿流地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说,“王小志你等着,我会报复你,你不娶我,我就要你好看!”
  温小美扔下一句狠话就跑了,我也没时间再管她,而是抱着母亲,不停地喊她。
  母亲闭着眼,但嘴唇还在蠕动;白姐就赶紧说,“赶紧去医院啊,把阿姨抱姐车上!”
  那一刻,白姐比我要冷静,她赶紧从包里翻出钥匙,拿着钱夹就往外面跑;我抱着母亲,妞妞就跟在后面哭。

  上车的时候,妞妞说哥,你们先去,我去告诉我爸妈,让他们准备准备住院的东西。
  我点点头,白姐猛地把车子开起来;在路上,白姐一边开车一边哭,“小志,姐不该来,不该找你;都是姐的错,姐把阿姨给害了……”
  我搂着母亲,什么话也不想说;那一刻,我只想母亲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车子开进县医院,我慌张地抱着母亲去急诊;白姐拿着钱包,一直不敢跟我说话,只知道在医院里忙前忙后,求爷爷告乃乃地让医生一定要救人。

  她好傻,傻的让人心疼;这些事明明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却愧疚地不行,把所有的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
  母亲被送进诊室,我心疼地捏着拳头;白姐吓得不敢靠近我,躲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捂着脸哭。我朝她走过去,她赶紧转身不看我。
  我在身后抱住她说,“傻瓜,不哭,跟你没关系,你不要什么事都觉得是自己的错;你没错,姐,谢谢你!”
  听我这样说,她立刻哭得不成样子,“小志,都是姐不好,姐太任性了,任性地想来找你,想给你惊喜,想跟你和好;姐是不是个扫把星啊?老是给你惹麻烦?你知道吗小志,姐欠你的,欠的太多了,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我紧紧抱着她,脸贴在她耳根上说:“姐,没事的,一切会都没事的。”
  她点着头,也跟着说:“嗯,没事,阿姨不会有事;她好善良的,姐很喜欢她,姐不要她有事!”
  那一刻,我们彼此拥抱着,相互温暖着对方;不知为何,只要有白姐在,我心里就特别踏实;感觉任何困难,我都能扛过去,不管结果有多么坏,我都有勇气去面对。
  一个小时后,医生们都出来了;他们摘掉口罩朝我们笑,我就知道母亲安全了;那时候,白姐比我还着急,她跑过去就问:“怎么样了大夫?病人没事吧?!”
  一个男医生笑着说,辛亏送来的及时,不然啊,难说!病人身子本来就弱,脑部受到撞击,很容易造成短暂性缺氧,如果处理不当,后果很严重的。
  我忙过去说,“谢谢大夫,我们以后会注意的!”
  白姐也点着头,又赶紧从钱包里,拿出一大把钱,往大夫手里塞;大夫挡开了,说我们这是正规医院,不兴这一套;你们留着钱,多给病人买点营养品吧。
  那一刻,我特别感动;都说医院黑,医生道德沦丧;但我只能说,那只是极个别的医院;最起码在我经历过的医院里,大部分医生还是很好的。
  大夫走后,我和白姐长长舒了一口气;我就朝白姐招招手说:“走吧姐,咱进去看看。”
  白姐却犹豫了,两只手紧抓着衣角说:“姐进去,说什么啊?刚才温小美那么说姐,把姐形容地那么恶毒;阿姨一定误会了,我进去,也是给她添堵,还是不要了吧?!”
  她说着,还老踮起脚尖,往玻璃窗里面看;我被她弄笑了,明明担心地不得了,特想进去,嘴上却老说反话,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我就拉着她的手说,“姐,我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你别看她没文化,但脑子很好用;要不然这些年,她一个人怎么赚钱养我,供我上学啊?我妈看得开,你就放心吧。”

  日期:2016-11-2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