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9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前面跑,她们就在后面追;田间的微风,带着苹果的芬芳,阳光透过树隙,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在回头的某个瞬间,我看到白姐是那样地开心;她笑着,红唇下露着洁白的牙齿,就跟妞妞一样,天真的像个孩子。
  天底下的女人,真的没有丑美之分;只要她笑,发自内心的笑,所有的女人在那一刻都是美丽的,充满魅力的,这跟长相无关。
  白姐把车停在村口,我们过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围着白姐的车看。

  有个老头,叼着烟袋就说:“这到底是个什么车,竟然两个烟筒,还真是少见。”
  另一个老头就傲气地说:“两个烟筒有个屁用?又不能耕地,我看也就是个摆设。”
  白姐听见了,捂着嘴就笑;她掏出车钥匙,对着车子一按,“啾啾”!
  当时把俩老头惊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
  我立刻瞪了她一眼说:“你怎么这么坏?”
  她咬着嘴唇,满含笑意地憋着说:“你们这里的人,好淳朴……”

  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她直接不理我,拉着妞妞就上了车;我就说:“妞妞,几步就到家了,你做什么车啊?看把你烧的!”
  妞妞直接朝我扮了个鬼脸说,我要给姐姐带路,她不知道你家在哪儿!
  说完他们开车跑了,一路上,很多乡亲们都对着白姐的车看;我们乡下就这样,尤其老人和妇女,很多人甚至都没走出过大山,对外面的新鲜事物,充满好奇。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白姐和妞妞,正往车下搬东西;一箱一箱的,看着都挺贵的。我不太高兴,毕竟她那么缺钱,父亲的债还没还上,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我跑过去说:“来就来,买这些东西干嘛?有钱烧的啊?”
  白姐抬起头,擦擦汗说:“哎呀,花不了几个钱,再说了,又不是给你买的,瞎操什么心?别杵在那儿了,快过来帮忙!”她朝我招手,跟个领导似得,牛逼死了!
  我把东西往家搬,妞妞就在后面说,姐你身上好香啊?!你们大城市的女人,都喷香水吗?感觉好有气质啊!
  白姐立刻说,你喜欢香水啊,那姐一会儿送你一瓶,让你也美一美!
  她们笑着,搬着东西,在后面跟着我。

  进门的时候,母亲正忙着收拾碗筷;我说:“妈我回来了。”
  “嗯,快吃饭吧,在地里累半天了。”说完母亲抬起头,可她的目光却直接穿过我,看向了我身后的白姐。
  那一刻,母亲愣了,白姐也愣了!母亲张张嘴说:“小志,这是谁家的闺女啊?怎么…怎么来咱这儿了?”
  白姐低下头,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说,“阿姨您好,我…我是小志的姐姐,我们…我们一个公司的……”
  她这样,我差点笑出来;你不是挺得意,挺霸气吗?怎么现在老实了?

  妞妞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抓着我妈就说:“大妈妈,她是我哥的女朋友,漂亮吧?!”
  母亲听了,差点没站稳;她慌张地搓着手说,“哎哟姑娘,赶紧进来吧,你坐着,我去给你们做饭!”她拿了个板凳放到白姐面前,又特不好意思地说,姑娘你别嫌弃我们家,是穷了点儿,但小志很懂事的,懂得疼人;还是大学生,有文化。
  白姐赶紧抓着我母亲的手说,阿姨您别这样说,我不在乎那些的。
  母亲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一个劲儿念叨:“真好、真好!”她抓着白姐的手,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母亲觉得这样不好,就赶紧擦擦眼泪说,你们在屋里玩儿,我这就去做饭,做顿好的。
  母亲抹着眼泪出去了,白姐站在那里,左右打量着屋子。她这样看,我觉得挺丢脸的,家里什么都没有,电视还是80年代的黑白机。
  你们可能有所体会,二十来岁的男孩,自尊心是特别强的;尤其在心爱的女孩面,那简直是死要面子。
  我就说:“好好看吧,我家里就是这么穷,什么都没有,丢人吧?我也觉得挺丢人,可没办法,生活就给了我这些,呵!跟你比不了,开豪车、住豪宅、当老板,父亲还是银行行长,活在大城市里,衣食无忧……”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言乱语的。
  我自尊心特别强,说这些话,其实无非就是掩饰心里的自卑而已。
  可还不待我说完,她就猛地站起来,直接吻住了我。
  那一刻,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爱一个人,与其它无关。
  吃饭的时候,母亲做了一桌子菜;妞妞那个小馋猫,早已迫不及待下手了。
  白姐本来也是馋的要命,但在我家里,她忍住了;就说:“阿姨,您别忙活了,快过来吃饭吧。”
  母亲很腼腆地说,“你们先吃,不用等我;锅里还有几个菜,我都给炒出来。”
  我就说妈你别忙活了,赶紧来吃吧,做多了也吃不了;母亲见我这么说,最后才扭捏坐过来;她跟白姐爱着,有些不自然,都不知道该用哪只手拿筷子。
  那顿饭,我吃得特别香,感觉我们一家人,终于圆满了。似乎所有的伤痛都已过去,似乎我和白姐,再也不会分开了。
  可饭还没吃完,家里的大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我回头望向院子,温小美竟然咬着牙,气冲冲跑了进来。
  他妈的,她来干什么?这女人一出现,绝对没好事!我就站起来,冷冷地看着她说,“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可她不理我,一脚迈进门,冷笑着看了看白姐,又对我妈说:“婶儿,有个事儿,我必须得跟您说!”
  母亲赶紧放下筷子,笑着过去拉她说:“小美啊,你也放假了啊;还没吃饭吧,快坐这儿;婶儿再给你添副筷子。”母亲把凳子让给她,想去拿筷子;可温小美一把拽住我母亲说,“婶儿你真傻,你知道这女的是谁吗?她可不是什么好人!臭不要脸的,她拿钱包养了小志!”
  我操他妈的!听到这话,我肺差点被气炸了!这个混蛋,她怎么满嘴喷粪?!我冲上去就抓她,想把她给扔出去。
  可温小美往母亲身后一躲说:“婶儿你看啊?!小志要打我,他不让我说实话!他心里有鬼,他怕你知道!”
  母亲一听事情不对,赶紧瞪了我一眼,“小志,你别给我乱来;小美是丫头,当着妈的面,你还要打她不成?”母亲护住温小美,又疑惑地看着她说,小美啊,你刚才说的什么“包养”,这是什么意思啊?
  母亲文化少,自然不理解这样的洋词;温小美却来劲了,她愤愤地指着白姐说,“就是她花钱,让小志跟她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婶儿你知道吗?我怀了小志的孩子,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她逼着小志离开我,逼着小志让我打掉了孩子!”温小美说完,竟然捂着脸就哭了。
  母亲站在那里,直接傻掉了;白姐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咬牙说,“你他妈放屁!不要血口喷人!”

  温小美完全不理我的威胁,直接跪在地上,抱着我妈的腿哭着说,“婶儿啊,你得为我做主啊,你儿子干了那样的事,你们不能扔下我不管!”
  我冷冷地看着她,觉得温小美这样,又是何必呢?她长得不赖,现在这社会,又不像以前那么封建了,不是处儿,照样能嫁出去啊?可她一直赖着我,算是什么意思?!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温小美在那次打胎的时候,医生就告诉她,她的子宫壁太薄,一旦打胎或生育一次,就再也怀不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