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6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小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说远鸣传媒的那个女人,怎么会那么眼熟?原来啊,呵!我回头一想,那不就是你的老情人嘛?!你可真够狠的,为了你的老情人,连我姐都敢出卖!”她骂着,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在我脸上;我一个踉跄,差点坐到地上。
  “好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啊,王小志,你就是条毒蛇,我姐那么爱你,可怜你,在你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那么帮你!可是你呢?在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你却狠狠咬了她一口!你真该死,你不得好死!”
  她抬起高跟鞋,踹了我一脚又说,“阿奔、赵亮,所有的同事们,就是这混蛋,他害了白姐,出卖了公司!如果谁还念着白总的好,就帮她报仇,给我打死这混蛋!”
  说罢,策划部的阿奔,也是先前跟我喝酒那同事,猛地掐住我脖子,把我顶在了墙上;紧接着,一个拳头挥来,狠狠砸在了我脸上;那一刻,鼻血和眼泪,猛地喷了出来;可我根本不敢眨眼,因为我怕一眨眼,白姐就没有了,再也见不到她了……
  后来我趴到了地上,很多人围着我打,头发被抓的满地都是,血从头皮上淌下来,流进了眼睛里。
  我瞪着眼,死死盯着抢救室的门,吞咽着嘴里的血和泪,忍受着所有的侮辱、谩骂和殴打,不停地在心里祈祷着:姐,你一定要活过来啊!

  上帝是公平的,当你对另一个人犯下了罪,迟早是要还回去的。
  所以尽管同事们,对着我不停地殴打、谩骂,发谢着属于他们、也属于白姐心中的愤怒时,我没有反抗,也没有解释;这样挺好,打死我更好,我把白姐害成这样,应该遭报应。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我强撑着最后一丝意志,看到了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皱着眉走出来说:“干什么、干什么?!这里是医院,要打架滚出去打!”
  同事们终于停手了,我脖子一酸,脑袋狠狠摔在了地上;脸贴着冰凉的地板,我斜眼望着前方;小茜喘着粗气,跑过去问:“大夫,我姐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医生皱着眉,冷哼了一声说:“你们这么闹,活人也被你们闹死了!”
  小茜听了,猛地抓住一声的手说:“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姐,一定要啊!我们给钱,只要能把我姐救过来,多少钱我们都给!”

  大夫甩开她的手,摘下口罩,擦了擦额头的汗说,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了,现在正昏迷着;这段时间需要静养,你们都散了吧,乱哄哄的,这样下去,活人也得被你们折腾死!
  听到这里,我简直高兴死了,白姐没事,她福大命大活过来了!那一刻,我心里紧绷地那根弦,突然一松,眼皮不受控制地就要合在一起;但我告诉自己,不能睡!有些事情还没做完,我必须要打起津神。
  渐渐地,走廊里的同事都散了,医生朝我走过来,语气冰冷却又不乏关心地说:“你怎么样?去楼下急诊科看看吧。”
  我强撑着身体坐起来,后背靠在墙上说:“谢谢大夫,我没事,都是些皮外伤。”
  听我这么说,医生摇摇头,没再说别的,直接走掉了。

  不一会儿,急诊室里推出来一张病库;当我抬头,看到白姐的时候,心里就想缠了跟铁丝一样,越勒越紧,紧到无法跳动,甚至被割裂。她的脸好苍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无声无息,如死去了一般。
  我怕死了,生与死之间,就差了那么一丁点的距离;而这一切,都是我害的,我差点害死了白姐啊?!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的流淌,想呼喊她,告诉她一切;可喉咙里,就像卡了根鱼剌一样;哪怕轻轻蠕动,都疼得撕心裂肺。
  就那样,我狼狈地扶着墙,看着她从我面前缓缓离开;默默地……目送她远去。
  姐,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始终没给过你什么,却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的悲伤和痛苦;我好混蛋啊,为了我这样一个人,你值得这样吗?
  也许吧,我应该离开,不要见,再也不见;让那些伤痛的回忆,都化作往日的流光;彼此转身抬头,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能给你幸福,而非伤痛的爱人。
  小茜哽咽着,匆匆朝白姐的方向跑去;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叫她:“小茜,你过来,我有话要说!”
  她猛地一回头,那冰冷的眼神,简直能把人杀死;我喘息着,从怀里掏出那张光盘:“把这个给白姐,是关于她父亲的;你记住,一定要给白姐看,等她确认了,没有问题了,就销毁吧。”
  她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光盘,语气生硬地说:“什么东西?”
  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认真地看着她说:“关乎白姐一辈子幸福的东西,你一定要亲手交给她,她看了,就知道了。”说完,我离开了;脚下是一条长长的血线,我却已麻木地忘了痛。
  出了医院,我拖着千呛百孔的身躯,游荡在城市的街上;很多人都诧异地看我,因为我的脸上、身上全是血。但我已经不在意了,心都死了,还在意那些形象干什么?
  午后的阳光,像火炭一样炙烤着大地,好几次眼睛一闭,都差点倒在路上。回到那家小旅店的时候,已经黄昏了;看到那张窄窄的库,我几乎无意识地就趴了上去,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浑身疼得厉害,感觉都散架了;我挪着身子,靠在库头,呆呆地望着小小窗户。感觉这家小旅馆,像极了我的人生,狭窄、荫暗、闭塞,而白姐就像那扇窗,虽然不大,却给了我光明和温暖。

  所以那时,尽管命运如此不堪,可我仍旧要感激生活,感激它让我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遇到了青春靓丽的你……
  那天过后,我再也没出过那个房间;旅馆里有泡面,我就那样将就着,缩在这个荫暗的角落里,独自舔着伤口。
  一个星期后,身上的伤好了;我冲了个澡,洗去了身上早已干涸的血迹,穿好洗净的衣服,退了房。
  六月的天气显得那么燥热,大大的太阳挂在头顶;在拥挤的火车站里,我随波逐流,买上了回家的车票。

  当火车第一声鸣笛想起的时候,我知道,我要说再见了;再见了白城,这个给我爱、给我伤痛的地方。
  今日离开,我将永远不再回来;我的爱人,我衷心地祝愿你,能够尽早还完你父亲的债,过上那些美好的生活……
  回到家乡,依旧还是那个老样子,这里虽然穷,但一切很美,自然馈赠的美。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苹果园里,挂着红彤彤的果实;小鸟在林间歌唱,静谧而祥和。
  我仍记得,白姐最喜欢吃苹果了,如果她能来,我一定会带她去果园,让她吃个够!可是啊…呵!再也没有机会了。
  回家的时候,母亲正在做饭,她身体不好,手总是捂着腰;我赶忙跑过去扶她,我妈转头看到我,惊讶地吓了一跳!
  “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母亲看着我说。
  “放假了,不回家还能去哪儿啊?!”我把她扶到屋里坐下,自己倒水喝了两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