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是省点口舌吧。
  如果知道今天是这结果,要去监狱度余生。我一定不去黑土人家,我可不想那苍蝇汤成为让我日夜回味的食物。
  哎,不知道我离开,白子惠那边会不会有影响。
  我觉得我说话态度挺好的,大晚上一群人冲了进来,还假扮了快递。栽赃陷害我,我已经够心平气和了。
  可有些人觉得你错,你就是错,觉得你是坨屎,你就是坨屎。

  “你他妈的什么态度,给我老实点。”
  一拳打了过来。挺重的,嘴角撕裂,一些稠稠的液体流进嘴里,腥味,我吐了一口在地板上,红的。
  那人没挥拳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那是一种很精准的直觉,我知道他要打我脸上的哪个部位,以何种角度切入,如果我想躲,一定能躲开。
  可惜,我被人控制的死死的,手上带着手铐,不是毛绒绒情趣的那种,而是明晃晃的真家伙。
  有心无力。
  现在,我很清楚一件事情,只要我说点什么,他们还会打我,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要说出来,我怕我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我继续笑着,说:“你他妈的告诉我,我应该是什么态度。”
  逆境之中,我喜欢上火哥的口头禅,这三个字有种魔力,有特别畅快感,好像三天便秘,一朝倾泻而出,爽。

  他握拳。还要打我。
  我努了努嘴,努力让侧脸的面积大一些,受力面积变大,我嘴角撕裂的可能性便降低。
  这拳最后没打过来,不是不想打,也不是不屑打。而是别人抓住了。
  “别打了,咱们快点走,夜长梦多,那个谁,过来,把他嘴巴封上,黑头套给他戴上。”
  我心一凉,准备的够充分的。
  一切事情的成功在于细节,把失败的可能都想到,那离成功不远了。

  封住我嘴,以防我大喊大叫,引起其他人注意。人手一个手机,照相效果好,自媒体发达,如果我呼喊被围观,发到网上,微博之类的地方,李国明的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便曝光,这一步妙棋便不那么精妙了。
  黑头套是防止我被人认出身份,他们不确定这附近我有没有亲戚朋友,为了防止不可控的意外发生,他们挡住了我的脸。
  封我脸,堵我嘴,面面俱到,我家到警局这一段路,让我完全断了与外界联系。
  “都别动!”

  我望向门口,齐语兰站在门口,看到她,我竟然有一丝冲动,她双手持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好帅,她虽然穿着便服,但英姿飒爽,感觉像个英雄。
  我想要说话,却被人捂着了嘴。
  这些人刚动,齐语兰又说:“都别动,这不是警告。”
  “大家都别动,她真的会开枪。”
  那人说完之后,指了指自己,说:“齐语兰,还认识我吗?我刘永年,大家都是自己人,你把枪放下,别激动。”
  齐语兰双手举枪,依旧很稳。
  “你们怎么私闯民宅?”
  刘永年认识齐语兰,就由他来说。“我们抓捕犯人啊!”
  这句话说得特别理直气壮,如果犯人不是我,我真觉得他们是好丨警丨察。
  齐语兰说:“抓捕证在哪,给我看看。”
  刘永年一下子语结,不过很快他想出一个理由,他说:“我们这个是秘密抓捕。”
  齐语兰微微一笑。说:“秘密抓捕,我懂了,那他犯了什么罪,请告诉我。”
  刘永年皱了皱眉,警觉的说:“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齐语兰说:“邻居关系,我总要关心一下身边住的什么人吧,你要怀疑我跟他是情侣关系,质疑我的公正性,你可以去查证,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用事实证据说话。”
  我现在已经确定,齐语兰是来帮我的。这样表达可能有点不够准确,她是来帮正义的。
  刘永年不是主事的,他回头看了一个人,那人对他点了点头,刘永年说:“董宁,贩毒,情节恶劣。”
  齐语兰笑笑,说:“证据呢。”
  有人晃了晃那袋子东西。
  齐语兰说:“真的假的,看着挺像的。”
  主事的人示意拿给齐语兰看看,齐语兰枪头点了点,说:“扔在地上就可以了。”
  袋子被扔了过来,虽然超过了50克,但也很轻,落地的声音不响,齐语兰缓缓的蹲下去,快速从口袋里抽出一块白布,把袋子包好,装进了自己口袋。
  这动作让那些人呆住了,刘永年说:“你不确认一下?”

  齐语兰笑笑,说:“我确认这是白丨粉丨。”
  刘永年说:“那你收起来做什么?”
  齐语兰说道:“这是丨毒丨品没错,但你们的身份,我怀疑。”
  刘永年有些急了,他说:“齐语兰,你怀疑什么,你不要耽误正事好不好,出了问题你负不了责任。”
  齐语兰说:“说这种话只能证明你心虚,想让我不怀疑,请各位拿出证件来,我想看看各位是不是缉毒警。”
  没有人拿。
  李国明虽然谋划好了一些,但是还是有疏漏的,这种恶心事只能交给手下最忠心的人来做,可是这些人未必是缉毒警。
  主事的那人说:“我们是联合执法。”

  齐语兰笑笑,说:“好,可以,联合执法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文件,你们是哪里联合哪里,属于哪个部门,这么大一个行动,你们就来这么几个人,就抓这么一个人,你们不觉得很可笑吗?”
  主事的人说:“请你不要胡搅蛮缠,这事结束之后肯定有书面说明,现在,请不要耽误我们的工作。”
  齐语兰微微一笑,说:“我敢打赌,这袋白丨粉丨上一定没有董宁的指纹,你们打算上车再按他的指纹上去,你说,我说的对吗?”
  藏起白丨粉丨原来基于这点,齐语兰拿住了命门。
  说起来,我认识的女人,白子惠也好,小美女也罢,加上齐语兰。还有关珊,一个个都不是普通的人,行事各有各的风格,都很厉害。
  “齐语兰,你这样固执,我也给你面子了,这件事情的后果,你要独自承担。”
  齐语兰笑笑,说:“指望几句话就把我吓到,你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况且,把这件事情闹大,对你身后那个人不好吧,请你慎重考虑,我随时奉陪。”
  握在手中的枪,两方对持,微微粗重的喘气声,更添紧张。
  捂在我嘴上的手,不那么紧了。
  我笑着说:“给李国明打个电...”
  草,又被捂住了。
  主事人考虑了一下,走到了一边,打电话请示,李国明有两种选择,一是干掉齐语兰,可代价太大,二是放过我,自己搞得不舒服。
  日期:2016-11-2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