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往省城的公路上,一辆“桑塔纳2000”快速奔行着。
  汽车后排座椅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身穿浅色半袖、蓝色长裤、黑色皮鞋,正是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
  楚天齐起早从成康出发,是专门去找董建设的,本来他非常不想去见对方,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当然,即使去找对方,但楚天齐心里也没底,不知对方是否愿意和自己谈,是否能开出一个折中方案。尽管此行前景渺茫,但他也必须要走上一场,今天已经是四月十一日,时间不等人啊。
  自从去年董建设一上任,楚天齐就意识到,以后分管的城建工作会很难做。对方上任伊始,就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已经说明一切,何况还有那个张鹏飞一直惦记着自己。果然不出所料,本来应该按时下拨的第二批房改配套资金,却迟迟没有到位,而且孔嵘还给出了一个理由——审计第一批资金使用情况。孔嵘以前做过董建设秘书,现在又是建设厅计划财务处处长,孔嵘的意思肯定就是董建设的意思。

  对于审计一说,楚天齐一直持怀疑态度,怀疑这就是建设厅为卡资金而炮制的理由,但他也在等着,等着审计万一到来。从上次孔嵘说起“审计”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可连审计人员的影子都没见到,向建设厅打听时,建设厅也没有任何肯定的回复。种种迹象表明,“审计”的确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耗着不给拨款的借口。
  其实楚天齐早已看清,对方就是不准备给房改配套金,这钱就是董建设故意卡着。要想拿到此款,必须有董建设放话,也肯定须会一会对方。但楚天齐并不想见对方,不想向对方低头,更不想自取其辱。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原因就是,他想着只要拆迁补偿金一到位,就可以让城建局为房管所拆借办公经费。可是费了好大劲,财政局竟然只拨了区区八十万,这够干什么?连拆迁都顾不过来,还能给房管所拆借?

  尽管拆借计划泡汤,但楚天齐还是又撑了几天,还是没有马上找董建设,他在等着看另一件事有无效应,那件事就是张鹏飞的录像带。上次张鹏飞给自己设套录音,结果被自己识破,还扣下了录像带,并警告敲打了对方。他觉得张鹏飞应该不会怕这事,但也存在侥幸,万一对方怕了,那么可能会对拨款有益。结果一个来月过去,张鹏飞根本没有任何惧怕的迹象,楚天齐的又一个幻想也破灭了。

  这次之所以去找董建设,既是因为房改配套金,也是因为拆迁补偿金。虽然拆迁补偿金由县财政掌握,建设厅控制不住,但楚天齐明白,只要房改配套金到位,拆迁补偿金也就大有希望,反之亦然。很明显,彭少根之所以不拨拆迁补偿金,固然有不买自己帐的因素,但根本原因还是在看董建设的脸色,尤其不愿逆张副省长之意行*事。王永新假装可怜,不予实质支持,也是这个原因,成康其他常委都是这个心思。如果一旦房改配套金下拨,那肯定是董建设放了话,也是得到了张副省长首肯,市里那些马屁精马上就会跟着响应——下拨拆迁补偿金。

  离省城越来越近,楚天齐的心也越发沉重了,董建设会买帐吗?原来的时候,仅董建设在建设厅,对方都不但不给面子,而且还收拾自己,现在张天凯又分管了城建,董建设更没有买自己帐的道理了。抛开董建设不说,恐怕张鹏飞那一关就过不去。张鹏飞和自己可是有“夺妻之恨”,自己又多次挡了对方财路,而且前些天对方想借其父即将分管城建之机上门挑衅,自己又让对方铩羽而归,张鹏飞没有不报复的理由。张鹏飞正好可以借其父之权进行“报仇”,岂可轻易放过?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桑塔纳2000”到了省建设厅门口。
  由于没有楼内人来接,也没有里面任何领导放话,楚天齐只得步行进入大院,留厉剑在外面车上等候。
  到了建设厅一楼大厅,楚天齐按惯例向安保人员出示身份证件,准备进行登记。
  看过证件后,这名女安保人员没有递过会见单,而是问:“你找哪位?”
  “我找董厅长。”楚天齐回答。
  女安保道:“找厅长?哪得先和秘书联系,厅长秘书同意了,才可以上去。”

  需秘书同意呀?楚天齐稍微迟疑一下,又换了说法:“哦,我忘了,得先去八楼计划财务处。”
  “填单子。”女安保说着,把会见单递了过来。
  按要求填写完毕,楚天齐拿着会见单,走进电梯,直接按了九楼。随着电梯上行,楚天齐不禁暗自窃笑:你有政策,我有对策。
  从电梯出来,楚天齐向右拐去,刚走出几步,就发现了异样。上次来的时候,整个楼道都是连通的,而这次却多了一道玻璃门。玻璃门关闭着,玻璃门旁摆了一张桌子,桌旁坐着一名保安。看到眼前一幕,楚天齐刚才的暗自得意顿时消失殆尽。
  看到有人过来,保安直接询问:“你找谁?”
  “我找董厅长。”楚天齐迎上前去。
  “有预约吗?”保安一伸手,“请拿会见单。”
  “会见单。”说着,楚天齐把手中单子递了过去。
  保安拿过看了看,把单子又递了回去:“不行,不能让你进去。”

  “为什么?”楚天齐接过单子反问。
  “你这单子是八楼以下的。”保安直接回答。
  楚天齐“哦”了一声,看来自己太的自以为是了。于是微笑着和对方商量:“我和董厅长是老相识,我这还有他的手机号。”说着,楚天齐拿出手机,翻到一个号码,把手机向前一伸。
  “对不起,我们必须要看到相应单子,或是接到相关电话才能放行。”保安说,“要不你现在和领导电话联系,只要他放话就行。”

  联系,怎么联系?董建设能让我进去?没准还坏事了。想到这里,楚天齐再次一笑:“我还是昨天和他联系的,刚才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对了,董厅长现在在办公室吗?”
  “对不起,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这是违反厅里规定的。”保安客气回答。
  “你看我来都来了,就让我进去吧。如果厅长不在的话,我再出来。”楚天齐继续协商着,“你放心,我讲的都是实话,我们的确是老相识。”
  “请不要让我为难,这是规定,否则我会丢了饭碗。”保安微笑回应,“除非现在联系上领导,领导放话让你进去,要不你再试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