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永新抢了话:“说到城建工作,我要向你解释一下,请你谅解昨天常委会上的事。省政府和建设厅不点名的批评了成康市,整个市委和政府班子压力很大,尤其我这个市长更是压力山大。你也知道,如果我们没有相应举措,如果不能扭转这种现状,那么省政府和建设厅一定会有进一步举措,一旦被全省点名,那我们的工作就更被动了。到那时,恐怕主管领导就要受到相关处分,我这个市长也难辞其咎,就是整个市委班子可能都会受影响,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正因如此,市委主要领导才专门召开小范围会议,统一了思想,就是要全力推进城市建设。当然,从本意来说,我根本不想在会上向你施压,但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过话又说回来,市委主要领导要求这么做,也是为了全市发展大计,应该是对事不对人,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我虽然从心里偏向你,但毕竟都是政府这边人,说个无纪律的话,我俩是‘关起门自家人’,我主动提出问题,总比被他们指出来要好的多。

  哎,咱们势小呀,整个常委班子里就三个人,其余都是市委的。而且三个人中,咱俩基本还能步调一致,可有人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另外,小小的成康市与省政府和省厅对比起来,我们更是渺小的可怜,根本没有可比性,只有服从的份。现在上级既然已经发文,既然还没有直接点到名字,那我们就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把成康市整个城建工作推向前进。我看好你,对你很有信心。你能理解我吗?”

  “市长,我没有过多的想法。”楚天齐道,“主要就是拆迁的事很棘手,拆迁补偿金不能及时到位,妨碍了整个城建工作。现在各个项目部已经全面开工,人员、设备调配了好多,但实际可工作区域却很不足,继续拆迁显得尤为重要。而且,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经过多方努力做工作,绝大多数被拆户都同意了政府的拆迁补偿方案,并在相关文书上签了字。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拆迁,拆迁工作迟滞后延的话,被拆户势必要提出疑义,而且现在已有‘加钱’的论调。如果就因为补偿金不能及时到位,影响了拆迁,进而影响了整个城建工作,那就太可惜了。”

  王永新点点头:“是呀,做什么事都离不开钱的。我已经和主管财政市长讲过,要他优先考虑拆迁补偿金的事。”
  “今天是拨款了,可仅仅只有八十万,那够干什么?财政局还表示,近期没有其它拨款计划。今天彭市长也特意告诉我,他已经尽力了。”楚天齐说,“这怎么行?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拆迁工作就无法继续,就肯定要影响到整个城建工作。所以我这才来找市长,请市长过问一下,督促补偿金能够尽快到位,否则由城建局背这个大黑锅就太冤枉了,关键对整个成康发展都造成了不利影响。”
  “八十万确实不多,不过能干多少先干着,我再给催催他。”说到这里,王永新又叹了口气,“哎,说起来也惭愧,我这个市长当的也窝囊,来这儿快两年了,好多权利还是被别人掌着,连手下的常务也很难挟制。当地人排外很严重的,尤其是排斥你我这样外来又没有根基的人。那几个人都比你我来的早,不但把持了全市财政大权,而且在书记会上我也总是只有一票。”
  “市长,别的不说,可这拆迁补偿金,那都是投资企业提前交的钱,是必须要专款专用的,按说这钱是不能挪作它用的。”楚天齐说,“彭市长讲,对于资金被占用,他也无能为力,他也仅是拿钥匙的丫鬟。”
  本来楚天齐不准备翻这些话,但他听出来了,王、彭二人都在打太极,都拿自己当足球踢。现在自己必须要指出来,看他王永新怎么说。不支持就明说,干嘛非拿我楚某人当傻子呢?
  “丫鬟?有那样的丫鬟吗?他要是丫鬟的话,也是上面根本就没主子的丫鬟。我倒要问问他。”说着话,王永新拿起电话听筒,在话机上拨着号码。按了几个数字后,他又停了下来,长嘘短叹了几声。然后才又说,“指挥不动呀。这么的吧,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市长专用金里调配个百八十万的。专用金也没多少了,还有一点点儿,是做为救灾备用金的,反正暂时也没个灾,就临时用几天。”

  楚天齐心中暗道:妈的,救灾备用金能用吗?我可担不起这个名声。纯属是王永新拿人打镲,在消遣我。想到这里,楚天齐道:“市长,你还是帮着催催,救灾备用金就不要占用了。”
  “哎,要都有你这觉悟,任何工作都能干好。”王永新摇头叹息,“可是有的人却不这样想,就知道……算了,不说了。你先回去。甭管顶用不顶用,我都催催他。”
  “好吧。”还能再说什么,说了也没用,反正对方态度已经很明确:支配不了钱。于是楚天齐站起身,离开了市长办公室。
  走在楼道里,楚天齐思虑着整件事情。王永新、彭少根也好,或是其他人也罢,在全市发展与看眼色行*事上,大多都选择了后者。这些人都以保全自己、奉迎拍马为第一要务,全市工作在他们心中只能排在其次或再次位。就拿城建发展来说,他们更不予考虑,大不了再换一个主管领导。这些人能这么做,可楚天齐却不能,他既不能昧着良心不顾成康发展,也不能任由自己成为别人的投名状。现在既然又吃了软钉子,那么市里是指不上了,自己要彻底丢掉幻想,按自己思路去做了。

  “叮呤”,两阵短促铃声响起。
  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上面跳出一句话:愚人之节快乐!
  愚人节?可不是吗,今天是四月一日。自己是被愚弄之人,还是本身就愚蠢无比呢?笑着摇摇头,楚天齐也回了一条:大书记愚他人之节快乐!
  装起手机,楚天齐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省城的一个大房间里,一个男人正在接着电话:“哦,哦,处处碰钉子?……好,好,太好了,这就是恶有恶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无需奉承。做为社会成功人士,我还不懂这个道理?……小子,好好表现,不会亏待你的。”说到这里,男人摁下了红色挂断键。
  手机向桌上一扔,男人哈哈大笑起来:“楚天齐啊楚天齐,你真是越混越倒退了,一张脸就值八十万,而且本来还是份内拨款。你那脸还叫脸吗?分明就是屁*股嘛!哈哈哈……”
  正笑的开心,男人无意中瞟了一眼旁边的台历,笑的更得意了:“小子,这个愚人节过的真有意义啊。哈哈哈……”
  日期:2017-11-0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