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理解,理解,多谢彭市长了。”楚天齐回应着。
  “别客气,不打扰你了,我先挂了。”彭少根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长嘘一口气,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自语着:“到了,终于到了。”
  转念一想,楚天齐不禁疑惑:究竟给拨了多少?彭少根可是说了“别嫌少”的,会不会很少呀?
  旋即楚天齐又释然了,第一次拨款的时候,彭少根也说过“抱歉”,自己还以为少的可怜,没想到对方一下子给拨了一千三百万元。想来这次也不应该太少,怎么也得上千万,少说也得弄个七、八百万,最少最少也得五百万吧。彭少根可是说了,全看自己的面子,自己面子怎么也值这个数,这又不是让彭少根凭空拨款,本来就是他应该拨的。再说了,如果太少的话,他彭少根的面子也不好看。

  想到这里,楚天齐再次拿起电话听筒,在话机上拨着数字。拨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把放筒放到话机上。他“噗嗤”一笑,心道:自己太肤浅了,还用打电话问吗?曹金海很快会打来电话,会汇报喜讯并进行感谢的。
  虽然已经决定要有城府,但楚天齐还是一直放不下这件事,尽管眼睛盯着手里文档,但却不时瞄着手机和固定电话,并一直竖起耳朵,想要听到“叮呤呤”的响动。
  终于,半个多小时后,手机响了,上面来电显示也是曹金海的号码。
  拿起电话听筒,楚天齐随意“喂”了一声。
  听筒里立即传来曹金海的声音:“市长,拆迁补偿金到了。”
  听着对方略微发颤的语调,楚天齐心中暗道:至于这么激动吗?
  “一共到了八十万。”曹金海的声音继续传来。
  什么?楚天齐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更怀疑曹金海的眼睛,他既怀疑自己听错了,也怀疑对方少看到一个“零”。怎么可能?区区八十万,彭少根怎能拿的出手?再说了,彭少根可是明确表示看自己的面子,堂堂的常委副市长就这么点面子?这还叫“面子”吗?
  可能是因为楚市长没有搭茬,也可能是以为没听清,曹金海再次重复道:“一共到了八十万。”

  确实是八十万,楚天齐意识到,自己没听错。于是他问:“你确认这笔款项是拆迁补偿金?”
  “确认,刚和财政局核实过。”曹金海声音很肯定。
  “一共还有几笔,你问了吗?”尽管楚天齐如此询问,其实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市长,财务在接到款项到账信息后,第一时间汇报给我。我便马上带财务到财政局核实,然后又给隋豫西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目前只有这八十万,只安排了这一笔。”
  沉吟少许,楚天齐说:“我知道了。”

  话筒里静了一下,然后传来曹金海的声音:“市长,还有事吗?”
  “没有了。”楚天齐回了三个字。
  “那就不打扰市长了。”曹金海说到这里,停下来,显然在等着领导回复。
  “好。”说了一个字,楚天齐率先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嗤笑”了一声,笑自己的自以为是。曹金海刚打电话时,自己还以为人家是兴奋的声音发颤,却原来人家是惊讶加失望。
  更自以为是的是,自己竟然以为彭少根所说的“别嫌少”是谦虚,以为是常务副市长见惯大钱的淡定,甚至天真的认为是要给自己惊喜。现在想来,自己太可笑了,堂堂常务有必要和自己谦虚吗?人家凭什么给自己惊喜,自己是谁呀?还觉得自己有一定面子,到头来自己的面子根本不值钱。对方之所以提到“面子”二字,分明就是对自己的变相奚落,分明就是换一种方式打脸。
  彭少根,你欺人太甚了,以为我姓楚的是面瓜,谁想捏就捏呀?我那只不过是懒得理会,只不过当做欣赏小丑表演罢了。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是病猫呢?想到这里,楚天齐“腾”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他要找彭少根说道说道。
  就在右手抓到门把手的时候,楚天齐又停了下来,然后缓缓松开右手,长嘘一口气,返回座位。
  再次坐到椅子上的时候,楚天齐头脑冷静了好多。自己根本就没理由找彭少根,很可能对方正等着自己上门,等着取笑自己呢。相比自己,彭少根完全有理由进行奚落,人家可是为数不多的没有落井下石的人,昨天常委会上彭少根并未指责自己一个字。今天人家彭少根又主动下拨了款项,虽然少的可怜,但毕竟是拨了。如果自己找上门质问的话,彭少根完全会拿这两件事说事,会说自己不识好歹。

  怎么办?怎么办?连续自问两次后,楚天齐忽然再次起身,向门口走去。
  市长办公室。
  办公桌后坐着市长王永新,楚天齐在对面椅子上就座。
  王永新低头看着纸质文档,手中水笔时而在上面划条波浪线,时而在文字下点着小圆点儿。
  楚天齐则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叠于上腹部,两个大拇指分别绕对方轻轻转动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悠闲的样子。
  表面看似悠闲,其实楚天齐根本没那个闲心,他是来找市长汇报工作的,但对方一直“忙的不可开交”,他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默默等待着。
  自从一进屋,楚天齐就表示要“汇报工作”,可对方头也没抬,只是要他“稍等片刻,等我忙完再说”。结果根本不是片刻,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可对方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早看出来了,对方根本不是真忙,而是故意在耗着自己,想把自己耗走。

  那怎么行?我总得把话说出来,你也总得给个答复,我才能走。打定主意,楚天齐才强迫自己平心静气等着,和对方“泡蘑菇”。
  楚天齐要来找王永新,是想请对方帮着解决拆迁补偿金的事。本来楚天齐不准备找王永新,毕竟由常务副市长主管财政,如果直接找大市长,那就是隔着锅台上炕,也有告状嫌疑。可今天彭少根仅给拨了八十万,分明是拿自己开玩笑,那自己也就不需照顾对方脸面了。
  今天曹金海在打电话的时候,虽然没有说出一个“少”字,也没有讲实际困难,但楚天齐知道,事情明摆着,曹金海那里急的要命。只是曹金海不愿意刺激自己,才没有讲说那些话,也表明曹金海对拨款的信心越来越弱。
  为了给下属信心,为了真正解决问题,楚天齐也必须要来一趟,要得到市长一个答复。虽然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必须试试。而且只有得到明确答复,也才能据此确定下一步方案。
  “楚副市长,有事吗?”王永新终于放下那份已经划了多处线、点的文档,抬起头来。
  楚天齐收拢思绪,回道:“市长,我汇报一下城建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