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3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放他还能怎的?难道真的让马明来弄死我们?再说,王婶儿对姐真的不错,而且真的把他这个样子交给丨警丨察,以后,姐还怎么见人?”
  吴美丽说着,还想解绳子。

  “姐,既然都这个样了,他不就是仗凭马明吗?我也认识不少痞子,只要有钱,谁怕谁?索性把这小子带到县城,让他家拿钱赎人。”吴小河目露凶光。
  “吴哥,这样,好像我们成了犯罪……”尖下巴青年低声说道。
  “闭嘴,我们怎么就犯罪了,是这小子先欺负我姐,我才绑的他,就算到时候丨警丨察来了,咱们也有理,况且,他家知道他的丑事,肯定只会乖乖拿钱,哪里敢报警?”
  吴小河说着,举起手里的杠子,就想把我重新砸晕。
  “别打,原来只是想要钱,对吧?说吧,多少?”我真的害怕这小子下手没个轻重,把我砸傻了怎办?
  吴小河一听,脸上露出笑容,抬脚又踹了我一下,说:“小子,原来你也是个怂货,行,不多也不少,再给我五万,咱们这事了了。”
  “打个欠条行吗?现在我真的没钱。”我蹲在地上,被捆的手臂都麻了。

  “早给你准备好笔和纸,还有印泥,呵呵,来吧。”吴小河说着,示意了那个尖下巴。
  我被解开绳子,却没给我裤子,连同我的鞋子也没给,更是还绑着我的一条胳膊,对我防备很严。
  我看了眼吴美丽,吓得她没敢和我对视,退了好几步,低下头不说话。
  “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你?要不让你叫的乱颤,我就不是个男人!”
  我心里想着,站起来,走过去,拿着笔,看了眼吴小河说:“我以前借给你们的钱,还还不还?”
  “不还,和这事一起了了。快些写,别想着耍什么花样。”吴小河说着,还推了我一把。
  借给你们的,到时候,一分钱你们都不能少!等着啊。
  心里想着借给,就顺手写到:“借条,今,我王磊借给吴小河五万元。王磊,年月日。”
  写的时候,我真的没多想什么,写好后,看着借条,才感觉怪怪的,好像这借条不像是我打的欠条,反倒是吴小河欠我的钱,我也没多说。把食指按在印泥里,然后在我的名字上按了个手印。
  吴小河拿过欠条,看了眼,脸色有些迟疑,我心说:“坏了,难道这小子看出来了?”
  “吴哥,好像欠条上也要有你的名字,你也写个名字按个手印,这欠条才算成了。”尖下巴青年说道。
  吴小河笑笑说:“还是你小子聪明,不说,我还不知道这事。”说着,把笔拿起来,歪歪扭扭写了个吴小河,然后狠狠按了个很红的手指印。
  看着吴小河把欠条小心翼翼的装好,我心里那个乐,等着吧,你小子要来收帐,绝对跑不了。
  “把裤子给我。”我看着吴小河说道。
  吴小河拿着我的裤子,却在兜里掏了一下,掏出两百多元,脸上的笑容一下更浓了,把钱装起来,把裤子丢到一边说:“磊子,天不早了,我姐还等着你,钱,我们兄弟先去喝酒了。”
  吴美丽听着她弟说的话,气的冲上去,就想打,却被吴小河一下把她推到我的怀里,说:“姐,磊子哥可别亮子那小子强多了,你跟了他,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我也没想到,吴小河居然这般的无耻,不过,抱着吴美丽却没松手,看着吴美丽的俏脸,心里的邪火一阵的燃烧,报应,这就是你的报应!来吧,老子现在就要你嗷嗷叫。
  “吴小河,你这个混球,我可是你姐!”吴美丽气的眼泪直流,我心里却一阵的解气,别他妈装可怜,刚才陷害我,怎么没见你可怜?还那么卖力地退老子裤子,让老子以为你急切着呢,原来对老子下黑手,再装可怜,你跑不掉。
  吴小河却没理会吴美丽,看着我说:“磊子,你可要好好对我姐,放心。大门,我帮你们锁好,好好玩,保管没人打扰。”

  还真的能听到铁门咣当响了声。我心里骂着吴小河,看着吴美丽说:“嫂子,你还愣这干嘛?你弟弟把你都卖给我了。”
  “磊子,磊子。你别这样,嫂子真的不能对不起亮子,真的不想,你别乱来。”吴美丽向后退了几步,躲在墙角。
  我冷笑着说:“吴美丽,原来你还是个良家妇女,装吧,你他妈刚才骗我来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样子,今晚,老子要是不弄了你,真的就窝囊到家了。”
  说着,我上前几步,就到吴美丽身前,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就想把她扯到库边。

  “磊子,磊子,别,嫂子真错了,真的对不起你,可嫂子真的不是那种女人,真的……”吴美丽说着,哭了起来。
  我的心轮了,本想松手,可看到我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淤青,心里又涌出一股怒火,要不是这个女人,我怎么会被打两杠子,还把我捆着,又是被推头,又是被踹。
  “吴美丽,别装了,刚才他们差点把我打死,狠狠的两杠子,看看,老子的手腕,都他妈满是淤青,别说了,你要是不从,我也就不客气了,打你一顿,再把你拖到街上,让大家都知道你夜里把男人领回家。”
  我说着,大手扯着吴美丽的头发,就把她扯到我怀里。

  “不,不要,磊子,饶了嫂子吧,这次算是嫂子对不起你,以后,嫂子再也……”吴美丽苦苦哀求,可我越听越心里气愤,现在还装可怜,刚才你就狠心骗老子?
  一下把她推开,举起手就想煽她的脸,可看着她的脸,我还是没下手,不过,却吓得她一下跪了下去,看着我说:“磊子,别打,嫂子真的错了,饶了我,要不,要不,嫂子用手帮你……”
  看着吴美丽的嘴,我心里涌出一股邪火。
  凌晨一点,我回到了家,简单冲了个澡,也没穿衣服,就躺下睡了,心里真的是一阵阵的舒坦,虽然没有睡了吴美丽,却真的报复了她。
  想着这个以前调笑我的吴美丽,居然跪着伺候了我,心里真的很满意,绝对的满意,亮子,兄弟可对得起你,真的没睡你老婆,当然你老婆的嘴……
  想着吴美丽捂着嘴,跑到院子,一阵阵的干呕,我心里那个得意,这就是骗老子的代价,肯定很难忘记的,嘿嘿,等着吧,你弟弟发现那张借条有问题时,你一定会更“开心”。

  在很爽的感觉里,我睡着了。
  第二天,没有等到妈把我喊醒,外面的吵杂声却把我吵醒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还钻出被窝,“咣当”门被推开。
  呼啦,涌进来五六个女人,居然有吴美丽,吓得我赶忙盖好被子,这吴美丽干嘛?难道还想带着……
  为首的倒不是吴美丽,是秦婶,我家东面的邻居,看到我还在被窝,脸微微红了一下,低声说:“死磊子,到现在还没起,要是出去打工,还不让老板给开了?我们都急死了,你还睡觉。”
  “秦婶儿,大清早的,你们这是干嘛?”

  “什么大清早?都快中午了,赶紧起,领着我们去找张大成。”秦婶儿说着抓住我的被子,猛然给掀开。
  “啊。啊,啊,”我大叫着,双手急忙遮挡。
  几个女人也全都尖叫起来,喜欢光光睡觉的我脸上这次真的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