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1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睡了杨澜,但我从内心还对她有一种排斥,想起当年她死活要嫁给张三,我心里就难受,他们结婚时,我痛苦地躲在房间雕刻小玉人,刻刀划破手指,都不在意,鲜血把那小玉人都染红了……
  接着想起那些个和我谈过恋爱的女孩,忽然觉得自己变了,想起女人,没有那种害羞的感觉,刚才抱住林菲,竟然毫不迟疑,难道在其他女人面前也不脸红胆怯了?
  想到这儿,我到镇上的好几个大商店,主动找女售货员说话,发觉那种心跳的感觉真的不存在了。
  我笑了,站在镇大街上,很想可劲扯着嗓子大吼几声。
  不远处有人小声说:“看那边,扶着摩托的青年儿,津神肯定有问题,从店里出来,就站在那傻笑。”
  此时最想见到的是我妈,告诉她,我的心病终于好了,再不会见到女人就害羞脸红。
  骑上摩托,大油门儿,冲回了家。
  我刚到家,兴奋地想要大声叫喊,可是妈却先出声说:“磊子,你可回来了,要出事了。”
  兴奋的心一下就凉了很多,忙问:“什么事?难道爸的工地……”
  我家客厅里,妈站起来,又坐下,叹了口气说:“你爸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咱家后面那块空地?
  我从沙发上忽地站起来,大声说:“是不是要建个垃圾场?这张大成这他妈疯了!”
  “坐下,什么垃圾场?要是垃圾场倒是不怕,不就是味道难闻吗?可现在他号召老头老太太在空地上跳广场舞,街道办还买了个大音响,以后,大家跳舞,咱们要想休息可就难了,咱总不能把那群老头们赶走吧?”
  听着妈妈的话,我心里的火越发大了,可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我说把那几千块钱交上去算了,可你非要挣口气,现在倒好,等那大音响响起来,乱糟糟的,到时候,那个女孩敢嫁到咱家,实在不行,把你爸……”

  妈的话,让我的火气越来越大,大声骂道:“真是欺人,张大成,老子弄你祖宗。”
  我就感觉脑子都快炸了,骂着就冲进厨房,拎了把菜刀就出来了,我妈可吓坏了,赶忙扯住我的胳膊,大声说:“磊子,你干啥?又要犯浑不是?”
  “妈,你放开我,今天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我大声说着,可妈死死抱着我的胳膊,也不敢用力推开,正在僵持的时候。
  门外突然有人说道:“磊子,你想干啥?婶儿,放开她,我看他想干什么?”
  我看着正瞪着我的莉姐,怒火小了很多,把刀“咣当”丢在地上,推开妈的手,长叹一声,蹲在地上。
  “婶,你不是说,暂时不告诉磊子广场舞的事吗?”莉姐走过来问。
  “嗯,可我一时忍不住,就告诉他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憋急了就犯浑。”妈说着还在我的头上,推了一把。
  “还让你暂时别告诉他,等咱们想想办法再说,磊子这种老实人,真的急了,可是要出事的。再说跳广场舞,又不是你一家受影响,这一片儿谁不受影响?”
  莉姐说着,伸手在我头上也推了一把,说:“别蹲着,进来,我有事和你说说,婶,你去忙吧,我看着他,他不敢乱来。”
  我站起来,跟着莉姐走进客厅,没想到莉姐竟然穿过客厅,直接走进我的小套间。

  看着那细细的腰肢,我心里的怒火更加的小了。
  莉姐坐在我的库上,我只好站在门口,看着莉姐那充满智慧的眼睛,微红透白的脸,特别是这种端庄严肃的神态,让我乱想。微微颤颤的上身,还让我不时地偷看。
  “磊子,原来你真的和杨澜到一块了?”莉姐的这句话,让我心里一惊,心说:“难道也被别人看到了?”
  莉姐见我没做声。继续说:“你们的事,本来我不想管,今儿我也去县城,见到了杨澜。她告诉我的,开始你虽然也承认,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
  我没说话。心里却对杨澜有些不满,你说好的不想让别人知道,怎么就……
  “磊子,姐可是了解杨澜的,提醒你,以后最好少给她钱,千万别让她拿到大钱,她心可野的很,你老实,栓不住她的。她嫁给张三,花了人家六七万,化妆品,衣服,金项链什么都买,整天只知道打扮,让张三都感觉看不住她,对她疑神疑鬼,只要发觉和别的男人说话,回家就打,这才跑出来的,你最好多长个心眼。”

  “这我知道,杨澜手大,咱们镇上的女孩子都差不多,不过我有过教训了,不会再那样了。”我突然觉得面前的莉姐,是像妈一样对我好的人。
  “你怎样,我不管,也就给你提个醒儿,那个广场舞的事,你最好先沉住气,这条街的几个女人都没吵吵,你一个大老爷们,乱喊什么?你真的能砍了张大成?动不动就发火的爷们,那是无能的表现,动动你的脑子,实在想不出,就等。下个月就要选举街道办主任,你要是脑子一热,找上张家打架,首先就被派出所抓走,关你一两个月,你出来人家还是街道办主任,大喇叭照样响。”
  莉姐只管说,哪里知道我心思全然不在了。
  “和你说话呢,你发啥呆?”

  “啊,嫂子,我刚才突然觉得不能再让张大成当这个街道办主任,把他扳倒,我当这个主任。”
  我的眼睛亮亮的,让莉姐的眼神都有些闪烁。
  莉姐站起来说:“天不早了,我该走了,记住想当街道办主任,不能冲动。”
  我摸了摸头,心里激动,忍不住说:“嫂子,我不知为什么就想对你冲动。”

  “你敢,再像上次那样,嫂子一辈子恨你,滚开。对了,我,家里有钱吗?”莉姐突然问道。
  “有,用多少?”我没想到这一问,让莉姐竟然转身扑倒在库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倒让我有些莫名其妙,走过去,低声问:“嫂子,你这是怎得了?”
  莉姐嘤嘤地哭了一阵,起来,把眼泪擦擦,才低声说:“没事,刚才嫂子心里难受,要是有钱,给嫂子拿五百就行。”

  我摸了摸兜,发觉不够,说:“嫂子,你等一下。”说完转过身来到墙角的衣柜前面,拉开门,里面都是被子,伸手钻进被子里,一下子掏出叠红色的大钞,数了数拿出一叠,其它的再次塞进了被子里面。
  “给这是一千,有事只管说,以后别哭,我心里也不好受。”我直接把钱放在莉姐的手里。
  “唉,磊子,你真的是个好人,嫂子没看错你,不多说了,这钱等嫂子有了就还你。”莉姐拿着钱,站起来,这时神情很是落寞。
  “嫂子,要是有事你就说出来,别闷在心里,能闷出病的,还不如像我一样大声叫几声。”我挡在莉姐前面说。
  “唉,别说了,嫂子知道。”说着,莉姐推开我拉开门就走了。
  我送走了莉姐,躺在库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的,莉姐出什么事了?
  突然门外有人敲门,我突然想起吴美丽的话,心说:“难道是她来了?不会吧,想男人也没这么想的,何况天还早,我妈还没睡呢。”
  我从库上下来,幸亏没脱衣服,穿上鞋子,刚走到客厅,听见铁门响了,妈的声音:“他叔,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来找磊子说点事。”我看到走进来一个秃顶的大高个,正是街道办治安员吴秃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