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5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受虐狂,虐待狂!我实在无法定义,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她的人格已经分裂了,白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那时候,我也疯了;心里压抑了那么多苦闷,我想要释放,想要在这坏女人,我恨透了的女人身上,拼命地释放。
  后来,彼此都到了高巢,陈芳一阵颤栗之后,轮轮地趴在了库上;我喘息着,擦着额头的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东西呢?拿出来吧,我对你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了!”
  陈芳长长舒了口气,面色红润地坐起来,很魅惑地看着我说:“宝贝,你可真猛啊!就这么让你走了,姐姐还真有点舍不得。”
  “我再问你最后一句,东西呢?!”

  “呵,临走了也不能温柔点,拔吊无情的男人!”
  陈芳光着身子下了库,然后从库板下面,拿出一个鞋盒子;盒子里放了一个红色包装袋,她打开后,从里面掏出一个光碟;“就是这东西,白行长所有挪用公款的记录,全在这里面。”
  我猛地夺过来,激动地看着她说:“你最好不要骗我!”
  陈芳白了我一眼,坐在库边点上烟说:“你可以找那姓白的妮子确认,她应该能看懂。”
  都到这时候了,想来陈芳也不会骗我;临走前,我又说:“你有没有做备份?如果有,赶紧都给我;你知道的,我不想再让这东西,重见天日!”
  陈芳缓缓吐着烟雾,不急不躁地说:“你放心好了,这东西是加密的,拷贝不了;当初卢强搞这东西的时候,就只留了一份;他想吃独食,想一辈子靠这东西,吸白家父女的血,自然不希望,还有人能得到它,跟他平分这块肥肉。”
  我点点头,终于放心了;离开陈芳家,我赶紧掏出手机,给白姐打了过去。
  可电话那边,却关机了;那一刻,我似乎意识到了不好的事情,心里惶恐的厉害;白姐,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打上出租车,我催促司机赶紧去白姐公司;在车上,我怕死了,后来又安慰自己,白姐一定不会有事的!曾经,我无数次地伤害她,她都能包容我,想来这次也不例外吧?
  可这次,真的还和以前一样吗?不一样了,性质变了;以前她能原谅我,是因为她能看出我的苦衷,知道我还爱着她。但这次呢?陈芳明里暗里的那些话,我对她的种种表现,无疑都会让她错误的以为:我爱的人是陈芳,我为了陈芳,而出卖了她,葬送了她对未来的渴望。

  到了公司,我急匆匆上了楼,可整个公司里,几乎没什么人,静得让人发慌。怎么会这样?公司的人呢?那么多人,他们都去哪儿了?怎么突然之间就没了,而且连门都没锁?!
  我被吓坏了,赶紧往楼下跑,出楼梯口的时候,我碰到了夏主任,他貌似刚从外面回来。
  我赶紧冲过去,揪着他的衣领就吼:“人呢?白总呢?都去哪儿了?!”
  夏主任被我吼得一哆嗦,赶紧结巴说:“王…王助理,您不知道吗?白总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我刚从客户那里回来,现在正准备去医院看看……”
  嗡!我大脑猛地一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白…白姐她…怎么了?
  “哎,你说白总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不就是一个项目嘛,没拿到就没拿到呗,那也用不着割腕自杀啊?是不是?!现在的年轻人,唉!真的太不珍惜生命了……”
  夏主任摇着头,自言自语地回办公室里放包;我无力地躺在走廊里,浑身都麻木了。白姐割腕,她要自杀?那一刻,我感觉周围的空气,是那么稀薄;我张着大口呼吸,却怎么也透不过气。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如果这一次,白姐真的出了事,她死了;我王小志发誓,绝不苟活在这世上!
  走廊里,我压抑了好久好久,自责着、后悔着、心痛着;后来终于放声大哭:“姐啊!!!我不要你有事,你千万别出事啊!!!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他妈好混蛋,我该死!那个受惩罚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你啊,你为何要这么傻、这么傻啊!!!”
  哭着、吼着,我掐着脑袋,不停地撞墙;我被折磨死了,她为何要那样啊?!
  夏主任听见了,赶紧跑出来拉住我,“王助理,你这是干什么?别撞了,脑袋都出血了!”
  我赶紧抓着他,急切地、近乎哀求地说,带我去找白姐,我要去看她,快、快啊!

  “好好,您别激动,咱这就走、这就走!”夏主任把我扶起来,那时候我已经不会走路了,两条腿麻木地近乎瘫痪了。
  上了车,夏主任猛踩油门,出停车场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倾盆大雨!我哭着,泪水如雨水一般,蜿蜒而下。
  夏主任把车开得飞快,一路上猛闯红灯;车子进了人民医院,还没来得及停下,我就打开车门,直接拱进了雨水里。
  爬起来,我跑啊、冲啊,像个疯子一样,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姐,姐你不要有事,我不要你有事;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现在好了,我可以了,我们不用再去背负那些东西了;如果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冲到医院前台,慌张地问了白姐的位置,然后猛地冲进电梯,疯狂地按着七楼的按钮。那里是抢救室,是白姐所在地方……
  到了七楼,电梯门一开,我连滚带爬地就往走廊里跑;那时候,走廊里挤满了人,都是我们公司的同事;男人们个个荫着脸,望着窗外的大雨;女生们三五成群,抱在一起掩面哭泣。
  我随手抓住一个同事问:“白总呢?她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啊?!”
  那同事似乎很厌恶地看了我一眼说:“正在抢救!”
  我顾不了他的态度,挤着人群就往抢救室的方向跑;一边跑,我一边朝里面大喊,“姐!我来了,你不要有事,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八操的!你竟然还敢来?!”小茜看见了我,猛地朝我冲过来,对着我的脸就抓了一下;我的眼角渗出了血,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当时我心里,只有白姐。
  日期:2016-11-27 10: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