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2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里,我猛地转头,她的话让我难以置信!这么快、这么快就能解决了?我好高兴,为她而高兴!可是东南铝业的项目,我不希望她拿到;因为那样,陈芳那混蛋,绝对会把东西给卢强;到那时,所有的一切,将再次变成恶性循环!
  可白姐不知道这一切,她仍旧很开心、很羞涩地说:“小志,再有半年,你就22周岁了;呵!那时候啊,你可就真是男人了!姐吧,明年27了,好想结婚啊;姐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再考虑考虑;总之你如果想娶姐,姐会很愿意的!”
  她说着,脸红了,又摆摆手说,“哎呀,姐都在说什么啊?胡言乱语的,你赶紧走吧,照顾好自己。姐还有很多事要忙哦,不跟你说了……”她说完,立刻羞涩地逃跑了;我就那样看着她,眉头拧成了疙瘩。
  她期盼的日子,期盼的未来,马上就要到来了;她跟我表白,都那样说了,她说她愿意嫁给我!我好开心,开心的不知所措!可是东南铝业的项目,将会打破她的梦,和她苦苦追求的生活……
  出了公司,傍晚的黄昏让人沉醉;高楼林立的商业街,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喧嚣与繁华交织,让整个城市显得那么沉重。可我却浑身轻飘飘的,感冒只是一方面,灵魂被无情的现实抽走,才是我彷徨失措的原因。
  离开公司,我不知道该去哪儿;后来就找了家小旅店,在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默默地抽着烟。
  坐在库边,旅店的小窗户,被风吹得左右摇曳;夕阳西下,远处的天空格外凄美;我就感慨啊,有些幸福,离我那么近、那么近,可我却无力去抓紧它;那种失落,纵有无限哀愁,也不及万一。
  晚上的时候,我发高烧了,一个人,缩在旅店的破库上,盖着薄薄的被子,浑身往外流虚汗。旅店的白炽灯,忽明忽暗,有几只小虫子,不停地在上面飞舞。
  我瑟瑟发抖地缩紧身子,呼出来的气息,如刀子般割着喉咙。那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死了算了,死了就不用再承受痛苦,不用去面对爱人的憎恶。

  可如果真的死了,别人欺负白姐怎么办?她那么善良,我舍不得她,更舍不得别人欺负她。
  那几天里,我浑浑噩噩,像条死狗一样地活着;直到东南铝业公布结果那天,我的高烧才退去,整个人却瘦了一圈。
  早晨起库,我冲了个凉水澡,简单收拾了一下,让自己尽量保持整洁。出门的时候,太阳照得我睁不开眼;我拿手遮着阳光,如行走在黑暗里的鬼魂。
  今天,是东南铝业公布结果的日子,也是我的审判日;我希望白姐,在得知结果之后,能听我解释;我希望她能原谅我,宽恕我。

  去到公司,高层的领导都已整装待发;五百万的项目,几乎成了公司的头等大事!
  看我过来,白姐冰冷的脸色,瞬间缓和了一下;“王助理,你身体好些了吗?”她说的很官方,毕竟有很多同事在;但我心里还是一阵暖意,她这是在关心我。
  我点点头,也很正经地跟她说:“谢谢白总关心,我没什么事。”
  “那好!”她转过头,又对着西装革履的众人说,“咱们出发!”
  大家下楼去了停车场,白姐让我上她的车;本来我挺胆怯的,因为背叛,心虚的厉害。可我是总经理助理,不上她的车,完全说不过去。
  我进去了,她把车窗摇上,打开空调说:“你感冒刚好,吹空调不要紧吧?”
  我说没事,感冒早好了;她一笑,手抓住我的手说,“小志,只要这次姐拿到项目,幸福的生活就不远了;所以呀,你要在心里,为姐祈福,祈求姐这次,一定要成功!知道吗?”
  我点点头,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念道:“老天啊,千万别让白姐中标,千万不要!”我想,如果白姐知道,我是这样为她祈福的,她一定会被气得吐血三升吧?!
  我何尝不想让她中标?可是现实啊,真他妈操蛋!
  车子行驶在路上,连接成一排长龙;公司出动这么多人,并不是为了摆排场。因为方案一旦被选中,公司这边会立即跟东南铝业洽谈合作细节,所以各部门的负责任,一个都不能少。
  白姐戴着墨镜,看了看后面,突然得意地说:“咱们公司可真排场啊,这么多车连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哪家姑娘出嫁呢!”

  她心可真够大的,这么紧张的时刻,她还能跟我开玩笑。我就说是啊,玛莎拉蒂开道,后面四两奥迪并排,出嫁的这人,一定是个富家小姐!
  白姐就笑了,然后很小声地说:“等姐出嫁的时候,让这些车,往你家里开好不好?”
  我抿着嘴唇,如回光返照般笑了笑说:“姐,我们会有那一天吗?”
  她立刻说:“会的,只要这个项目拿下来,那一天,就不远了……”

  车子驶进东南铝业的产业园区,我摇下车窗望着窗外;这里可真气派啊,一排排高大的厂房,宽阔的柏油马路,和芳草青青的草坪。
  白姐开着车,就跟我介绍说,东南铝业是白城的支柱民营企业,每年给国家纳税就要上千万;据说从麻总的太爷爷那辈,就做钢铁生意;一直积累到第四代人,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我不停地点着头,一个大的企业,绝不是一代人能够干起来的;尤其像麻总那样的脑残,若不是靠他的家族,他能有现在的辉煌?
  生活啊,让人生来就不公平;有的人钱多的花不完,要什么有什么;有的人却连母亲的医药费都付不起,在痛苦中挣扎,被现实折磨的遍体鳞伤。
  车子在东南铝业的办公楼前停下,同时下车的,还有来自其他传媒公司的人。
  我和白姐,并排着朝里面走,可还没进门,后面就传来了一个让人讨厌的声音。
  “哎哟,小志啊,你们公司也过来竞标?”陈芳扭着屁股,一脸骚相地朝我们走了过来。
  白姐转头看到她,突然慌了一下;那感觉就像,跟别人老公偷情,被当场捉奸一样。她是知道我和陈芳在一起的,但却一直跟我保持了那种关系;所以她心里发虚,也是正常的。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陈芳走过来,摘下墨镜,很爽朗地一笑,朝白姐伸出手说:“哎哟,您就是白依依白总吧?久仰大名了!”
  白姐尴尬地笑了一下,也伸出手,跟陈芳握了握:“您好,您是小志的爱人吧?我经常听他提起您的。”
  陈芳听了,脸色一变,就看着我说:“小志,你不好好工作,老在你领导面前谈论我是什么意思啊?你不会说我坏话,说我是老女人吧?”

  他妈的,她可真会找事儿!白姐被她的话,吓得脸色煞白,赶忙解释说,“不是您想的那样的,小志毕竟是我助理,偶尔也会谈两句家常的。”
  陈芳很会交际,她立刻又笑了起来,“白总您别紧张,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们家小志有多爱我,我还是知道的!而且啊,我还得谢谢您啊,小志这还没毕业,您就把他升到助理了;您可真照顾他、信任他啊!”说到最后,她语气故意加重了一些。
  白姐慌了,面对陈芳这种臭不要脸的女人,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就立刻说:“你忙你的,过来瞎搀和什么劲?她是我们老总,你这样,有点过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