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0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认真地听,拼命地去理解;这样虽然很卑鄙,但我只有这么做,才能保证陈芳的公司,有中标的可能性!毕竟白姐这边,有麻总支持,如果陈芳那边,在策划上毫无优势的话,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吃过饭,我心里差不多有了底;坐在出租车上,夜风吹过脸颊,望着繁华的白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美的城市,这么亮的夜空,远处那灯火通明的楼阁里,那些住在这城市里的人们,他们是否在放声欢笑,又是否承载着生活的无奈与背叛?
  这个城市,美的让人迷失,就如现在的我,说不清是善是恶,道不明是对是错;在命运的左右下,我早已忘了来时的路,和最初那个,单纯的自己……
  下了车,我手C`ha 裤兜,一边走,一边凝望着那栋别墅。

  别墅的房间里亮着灯,那是我挚爱的人在等我;抬头望向夜空,我苦涩一笑;如果没有那些烦心的事,我只是单纯的回家,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该有多好啊!
  进了大门,我反手上了锁,宛如夜里归家的男人一样。走进客厅,我收拾好心情,笑着叫她:“白姐,我回来啦!”
  “喝!”她猛地从门后跳出来,把我吓得一个激灵;我擦着额头的汗说:“你怎么这么幼稚?都多大了?还玩儿躲猫猫的游戏?!”
  见我吓成那样,她得意死了;就那么露着大白牙,肆无忌惮地笑。我说好了好了,有那么好笑吗?幼稚死了!
  她却说,“就好笑,好笑死了,那么大的男人,竟然也知道害怕!太好玩儿了!”她穿着睡裙,很短的那种,弯腰一笑,大半个白皙的屁股都露出来了。
  这女人,真是个妖津,打扮成这样,肯定是想要跟我那样!我坏坏地看着她,她立即不笑了,装作很可怜地说,“你要干嘛啊?姐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你又不爱姐,找你的老女人去!”
  她说完就朝卧室走,屁股一扭一扭的,身上一阵清香;我被她勾得简直要死,直接扔下手里的包,猛地从背后抱住她;她吓得“啊”了一声,就说,“王小志,你想干嘛?你不能对姐坏,你又不爱姐!不能这样!”
  她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想要,明明想让我来,现在却要这样说,故意不给我;她真的好坏啊,坏的可爱,坏的让人着迷!我真的需要她,特别需要;闭着眼,我摸着她的胸;她里面没穿东西,轮轮的、弹弹的。
  她的身体轻轻抖动,牙齿咬着嘴唇,喘息着,转头用那种怨恨的眼神看我;我去亲吻她,她躲开了,把头转过去不看我。

  她应该是生我气了吧,我那样对她,一次又一次地抛弃她!是啊,我那么混蛋,又有哪个女人不会生气呢?
  我掀开她的长发,吻着她的脖颈,那么光滑、那么香;我简直混蛋死了,明明要出卖她,却还要占有她;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无比地罪恶,可我控制不住。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她的爱意、她的暗示、她的哀怨,我沦陷了,不再去用理智思考问题。
  “小志,去洗澡个好不好?”她说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抓到了我那里。
  我有了反应,手紧紧抓着她的胸说,“一起洗,你给我洗,就像最初,刚认识时,你勾引我那样!”
  她立刻转身打我,“你好坏哦!谁勾引你了?你不要这样说哦!姐可没那样过,是你多想了。”
  我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说,“你就是个坏女人,口是心非的女人;表面正经,其实坏着呢,一肚子小心思!”
  她像个小鸟一样,缩在我怀里,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说:“姐只对你坏,姐的小心思,全都用在你身上了。”
  她这样说,我真的好高兴,特想狠狠地亲吻她,满足她;可她却拉着我的手说,“走吧,姐给你洗还不行啊!”
  在浴室里,她很细心地给我试着水温,宛如初次相识的那个冬天,那个夜晚。
  那时,我一身农民工打扮,浑身脏兮兮的,是她用手里的水,洗净了我的身体;可如今,我的灵魂脏了,她还能帮我洗干净吗?
  “嗯,可以了,过来洗吧!”她站起来,手里的浴霸,配合着澡巾,在我身上轻轻揉搓。我闭着眼,享受着她带来的温柔;好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直至永恒……
  洗过澡,我把她抱起来;她搂着我脖子,红着脸说,“小志,温柔点。”
  我点点头,把她抱进了卧室的到库上;她静静地看着我,伸手摸着我的脸说,“长大了,都有胡茬了,像个男人一样了……”
  我俯下身子,额头碰着她的额头,闭着眼说:“姐,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我吗?”
  她一笑说,“傻瓜,不要说那些;姐相信,你决不会做对不起姐的事的,对吧?”
  咬着牙,我狠狠地点头;我确实没有对不起她,所有的一切,我的付出,全都是为了她。
  那夜,我们拥吻,彼此都特别温柔;她抚摸着我的身体,我一次又一次将她推上巅峰;那种美妙的感觉,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体会。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我就离开了她那儿;她站在院子里,笑着朝我挥手,还特爽朗地说:“王小志,周一见!”
  她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落寞;她明知道我要去别的女人那儿,她知道陈芳的存在;但她却不问,也不抱怨,把所有的酸涩和哀伤,全都化作笑容,只是为了让我心里,不要有负担。

  那时候,我甚至都不敢去看她,迎着风就跑了起来。
  那天阳光晴好,那天微风阵阵,那天一切都美的哀伤。
  回到陈芳那儿,我赶紧打开电脑,又掏出手机,一边听录音,一边完善东南铝业的方案。
  时光在痛苦中,过得特别缓慢;我每在键盘上敲一个字,心就跟着痛一下;因为这是出卖,是背叛,是伤害我心爱的女人。

  晚上的时候,陈芳回来了;她走过来,对着我就亲吻;我猛地推开她,冷声说:“我正在弄方案,如果你想中标,就不要打扰我!”
  我的拒绝,让她原本微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她咬牙说:“你最好能让姐姐中标,否则的话,呵呵,卢强可没姐姐这么好说话!”她转过身,进了卧室,里面有砸东西的声音,这是陈芳发谢愤怒和欲望,最直接的手段。
  我不理她,仍旧拼命地工作;这份策划,其实已经很完善了,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不停地检查,不停地根据那晚,几个津英策划提出的建议,小心翼翼地修改。
  转眼间,到了周末的晚上;一天一夜没合眼的我,脑袋都有些发涨。

  拔下u盘,我吐了口浊气,如行尸走肉般进到卧室说:“东西好了,你拿去吧……”
  陈芳看到我手里的u盘,猛地从库上爬起来;一把抓住u盘,满脸欣喜。
  而我,紧紧握着u盘的系带,这是出卖白姐的东西,真的,我不愿放手……
  “放手!你放手啊?!”陈芳死命地抢夺,如饿狼一般;我咬牙说:“芳姐,你不是想跟我在一起吗?你不是想跟我结婚吗?我答应你,咱们远离白城,远离卢强,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我跟你结婚,跟你过一辈子;咱们不要这个方案了,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