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59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件拷完了,我赶紧拔下u盘,又把电脑恢复成原样;这才回沙发上坐着,点上烟,平复了一下情绪。
  不一会儿,她化好妆回来了;化的是淡妆,特别清新脱俗,给人一种高贵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漂亮吗?”她微微低头,很羞涩地问我。

  “嗯!”我呆呆地点点头。
  “那还不赶紧走啊?”她过来拉我,我站起来,她立刻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她的嘴唇好轮,带着薄荷的香味,只是那么轻轻一点,冰凉舒爽,我竟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我们下楼,去公司对面的餐厅吃饭;一路上,好多人都盯着白姐看;就连大楼的保安,口水都特么差点流出来。
  是啊,这么好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心动呢?26岁,那么美好的年纪,她应该去享受那些,老天赐予她的美丽、风光和快乐。

  而我呢?就去默默地承受吧!尽管未来茫茫不可知,她或许会痛恨我,一辈子不会原谅我;但能为她付出所有,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吃饭的时候,她高兴地给我夹菜,跟我靠得特别近;“你多吃一点,长这么大的个子,瘦了可不好看。”
  我抿着嘴,看着、吃着;她越是对我关心,我就越难受;她吃的挺香,还悄悄跟我说:“你看哦,很多人都在偷偷看姐呢;你说他们是不是很羡慕你?有大美女陪着,你一定得意死了吧?小坏蛋!”
  她这样说,我心里一痛,真的好舍不得她;真的,如果那一天到来,白姐真的无法原谅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你的心里,一旦被某个人扎了根,这一生,你的心脏都会为她跳动。
  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心跳便不再是心跳;心,也终将不再是心……
  那顿饭,白姐吃的特别高兴,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家常菜,可她的表情告诉我,她真的特别满足。

  “姐的男人,终于赚钱请姐吃饭了,姐好感动哦!”她是那样小声地、羞涩地、轻轻靠着我,说出了这句话。
  当时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下来。都说这世上女人分两种,一种是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另一种则恰恰相反,宛如白姐,不在乎一个男人的出身、财富,有爱就是美好,就会满足。
  可我呢?我他妈的让白姐坐在自行车上,还老惹她哭!我好窝囊,好混蛋!可现实给了我那样的家庭,那样的身份;我渴求改变,却根本找不到改变的路。
  吃饭的时候,她老是那样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简直都不敢抬头跟她对视;我说:“姐,都是人呢,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这么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她却立刻说,姐看你还不好啊?多少人让姐看,姐还不乐意呢!你啊,姐就是对你太好了,太宠着你了!在你面前,姐显得好没地位哦!你说你,你这小混蛋,你到底哪里好哦?都是人家男生追女生,姐倒好,天天跟你屁股后面追,还得看你脸色,好不公平哦!
  我被她的话弄笑了,就说那你在前面跑,我追你不就行啦?

  她直接瞥瞥嘴,白了我一眼说:“那你万一不追了,逃跑了怎么办?都跑了好几次了,姐哪还敢让你在后面追啊?”
  听她这样说,我好内疚;最后眼眶一热,我抓着她的手说:“姐,对不起,我错了……”
  “哎呀,吃饭吧,大男人哭什么啊?姐又没怪你。”她笑了,语气暖暖的,让人如沐春风。
  吃过饭,我们回了公司;分开的时候,她悄悄趴我耳边问:“今晚去姐那儿,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抿嘴笑了一下,朝她点点头;她趁着周围没人,赶紧亲了我一口;接着就往楼上跑,脸都红死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眼睛一闭,泪水就出来了。这样的爱情,这样的甜蜜,我们究竟还能维持多久,我还能骗她多久?这个傻女人,她好傻啊!
  下午的时候,我叫着几个策划部的骨干,在走廊里抽烟;他们对我暴打程胖子的事,仍旧赞口不绝。
  我就笑说:“各位大哥抬举了,我一个新人,这么短时间就升了助理,其实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策划部的几个人,哈哈一笑说,“王助理啊,不要说那些;就凭你敢揍程胖子,我就服你!如果你瞧得上我,咱们晚上喝酒,交个朋友!”
  其他几人也赶紧说,“是啊王助理,你这人很性情,大家伙都乐意跟你交朋友;晚上没啥事儿,咱们出去烧烤、扎啤!”

  他们这么说,我简直感动死了;某一个瞬间,我特别不想出卖白姐,更不想离开这家公司。可是我做不到,那种无力感,让我无从选择。
  而且这些人,他们这么直爽,这么善良;我跟他们交往,却是要利用他们,我他妈真的连混蛋都不如!
  下班的时候,白姐给我发短信,让我等着她,她开车接我,带着我去菜市场买菜。
  我忙回她说,今晚跟策划部的同事约了,吃过饭我打车回去。
  她蛮善解人意的,就让我少喝酒,注意安全。
  出了办公室,我们四五个人,呼呼啦啦去了美食街的烧烤广场。
  广场上很热闹,中间的舞台上还有人唱歌表演,音响咣咣的,让人热血。
  我们在远离舞台的桌上坐下,点完菜,几个人就在那里抽烟;干策划这行,基本都会抽烟,你来我往的几句话,大家相互就熟络了。

  起开啤酒我就说:“各位前辈,我小志是个新人,今后还承蒙大家多多照顾,有不懂的地方,大家也多批评指导。”
  其他几人赶紧干了一口,拍着我肩膀说,都是自己人,不要见外。
  他们这么说,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像锥子一样,在我心里狠狠扎了一下。
  是啊,都是自己人,我多么想跟你们,成为自己人啊?!可我不是,或许永远也成不了了……
  我把酒满上,又接着说:“对了,东南铝业的方案,其实吧,我觉得还能更完善一些,大家觉得呢?”
  旁边一人立刻就说:“王助理啊,这世上,本就没什么完美的事;策划这事儿,白总那边都通过了,兄弟们也累了这么长时间,咱就不要再改了吧……”
  干策划的人大都这样,最怕方案改来改去的,太耗费津力。我就忙说,别误会啊,我不是要改方案,只是还想再听听大家的意见。你们知道,我经验有限,能够碰上东南铝业这么大的项目,那不得跟你们,好好学学啊?
  我继续说:“今晚这顿我请,反正那策划也干完了,大家就随便说说,想到什么说什么;只要有不完善的地方,随便说,也让我长长见识。”

  他们这帮人,是最早跟着白姐干的,经验丰富不说,在白城的传媒行业里,个个都是顶尖的津英;要不然,白姐的公司也不会这么厉害。
  我这么一说,他们便不再有任何顾忌;大家喝着酒,畅所欲言;我怕自己记不住,就悄悄打开了手机录音。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男人们聚在一起,抽着烟、喝着酒,毫无顾忌地去讨论一个方案,往往会碰撞出很多智慧的火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