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7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显而易见,山本根本不准备对军令部做出任何让步。开战以来,日本海军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使山本的个人声望达到了巅峰,民众普遍认为所有的胜利都与他有关,山本的风头甚至直逼东条首相和裕仁天皇。在备受国人敬仰的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之后,还从未有人能够获得如山本这般辉煌的成就。在军令部,三大巨头都与山本有着密切的私人关系。当年永野总长担任海军大臣时曾力邀山本出任次官,虽然山本打心眼里看不起永野,但永野对山本还是颇为器重的。次长伊藤跟山本也是老朋友。山本担任日本驻美使馆海军武官时伊藤也在那儿,当时山本对伊藤多有关照,伊藤自认为从山本身上学到了很多有益的东西,两人可谓亦师亦友。作战部长福留繁和山本的渊源更深。山本出任联合舰队司令官时“长门”号还是旗舰,当时这艘舰的舰长就是福留繁大佐,两人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吃饭拉屎都经常厮跟着去的。后来福留繁才到东京当了军令部最重要的作战部长的。相反,以富冈定俊为首的一批少壮派军官因资历太浅加上年龄差距较大,倒是和山本接触不多,对他缺乏足够的了解和敬畏。

  日期:2017-11-08 22:40:03
  (正文)
  在如日中天的山本大将面前,这些人自认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如果山本大将因此辞职,自己走到大街上都可能被愤怒的民众给活活打死。眼到僵局无法打破,考虑到山本的威望和地位,福留无可奈何地向伊藤建议,“既然山本司令长官有如此大的决心,我们不妨同意他的这一方案,如何?”伊藤默然点头表示同意。讨论珍珠港计划时的尴尬一幕回放了──山本僭取了本不属于他的职责,并以若不如愿就辞职相威胁,军令部也只好屈从了他那客客气气的讹诈。

  得知中途岛作战最终获批的消息后,倔强的三代一头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福留晃了半天都不肯抬头。
  要说这军令部在整个战争期间还真没办过几件正确的事儿,偏偏在反对中途岛作战这一点上对了,却又未能坚持到底。丢了面子的军令部总觉得就这样同意实在窝囊,也不能让你联合舰队太舒坦了,有必要显示一下自己的权威。他们表达的方式更加蹩脚:要求联合舰队在组织中途岛作战的同时对阿留申群岛实施攻击,且在此之前必须抽调兵力支持针对莫尔兹比港的MO作战。
  就这样,山本虽然凭借个人的威望一举奠定胜局,但也为胜利付出了高昂代价。为了回报军令部勉强同意将中途岛列为下一步攻击目标的恩赐,山本被迫屈服于他们提出的上述两大附带任务。这就相当于在极短的时间内,联合舰队要在北、中、南太平洋三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相继或同时展开三项毫无关联的军事行动。抛开5月初展开的MO作战姑且不提,单就同时展开的中途岛和阿留申作战而言,两大军事行动的作战范围南北长2400公里,东西宽3800公里,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战场。但傲慢的日本人依然认为,他们有能力同时发起上述攻势并最终取得胜利—日军的战略决策在战争初期已深陷泥沼。

  后来的事实师兄们都已知道了。由于尼米兹有意放弃了北太平洋,日军在那片冰天雪地上取得了象征性的惨淡胜利。在南太平洋,双方在珊瑚海基本打成平手。而在最重要的中太平洋方向,日本海军遭遇了350年来最惨重的失败。
  对阿留申群岛的附带进攻简称AL作战,本是陆海军低层军官之间一个踢来踢去的粗浅想法,只是作为阻止美军通过这一岛链进攻日本北部的一种手段。日军控制阿留申群岛西部主要岛屿后,即使俄国参加对日作战,美国也无法在荷兰港与符拉迪沃斯托克之间实施穿梭轰炸。在军令部的构想中,AL作战可以在第二阶段军事行动中第一步实施。但在4月份的激烈交锋中,最终决定阿留申和中途岛作战同时展开。4月5日,永野总长同意了这一计划,命令生效日定为4月16日。

  可怜之人不仅仅只有三代中佐,还有他的顶头上司富冈课长。他还必须就自己反对和厌恶的作战计划去违心地争取陆军的同意。4月12日,受永野总长和福留部长委托,富冈课长尽职尽责地到陆军参谋本部拜访了田中作战部长。
  虽然富冈竭力掩盖中途岛作战的诸多缺陷,但狡猾的田中还是立即意识到,这一作战将大幅度扩展日本的防御圈,并给陆军带来更大压力。更重要的是,田中敏感地预料到攻取中途岛只是联合舰队行动的第一步,海军的最终目标依然是夏威夷。对此他表示强烈反对,宣称“入侵夏威夷将葬送整个帝国之前的所有努力”。田中断然声明,陆军拒绝派兵支援海军对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军事行动。

  双方的会谈不欢而散。4月16日,永野总长将报告直接呈送给了天皇裕仁,当然也礼节性地抄送了一份给了杉山元。杉山对此表示沉默,也许他在等待一个更加有利的反对机会。此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美国人的横空出世进一步巩固了山本大将的政治胜利。
  4月18日杜立特空袭东京,日本举国震惊。这一耻辱让山本的决心更加坚定,他心目中的“神”—天皇裕仁的安全竟然受到了威胁,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事情。现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持通过中途岛作战诱出并歼灭美军漏网的几艘航母,并将警戒线向东大幅度推移。18日之后,击溃美军航母舰队已被提到了与保证天皇安全同样的“战略”高度。随后军令部发给参谋本部的建议书中的口气异常强硬:对中途岛作战军令部总长业已同意。陆军如果不予配合,海军方面就将单独实施作战!

  现在,就连之前反对中途岛作战叫得最响的人,也不能否认来自东方的威胁纵令不比来自澳大利亚的威胁更大,至少也是最紧迫和最直接的。况且没有保证首都安全使参谋本部、军令部和联合舰队一样丢尽了脸。其结果是,在联合舰队提出以6月初为进攻中途岛最后期限以及作战方案中其它悬而未决的问题上,所有反对意见瞬间烟消云散。原先坚决拒绝参加中途岛作战的陆军在东京遭袭后一反常态。空袭第二天的4月19日,田中就以私人身份告诉富冈,他正在重新考虑自己之前对中途岛作战的反对意见。到20日,田中不但主动表示同意这一作战,还代表陆军明确表态,将积极派兵配合海军实施这一计划。在杜立特的大力帮助下,大本营陆海军部迅速对中途岛作战达成了统一共识。现在,联合舰队司令部可以毫无阻滞地制订他们的作战计划了。

  山本将制定详细作战计划的紧迫任务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首席参谋。黑岛在山本心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就在他制定计划期间的4月13日,海军省人事局长中原义正少将到联合舰队拜访时特意向山本提出,黑岛在这里担任首席参谋已逾两年,可以调动另有重用。此举遭到了山本大将的严词拒绝:“我手下尽管优秀参谋很多,但他们的思维方式大都一般,敢于反对我的意见并提出奇思妙想的唯有黑岛一人。只要我还在联合舰队一天,调走黑岛的建议一概免谈。”

  4月22日,结束印度洋作战追击哈尔西舰队未果的南云机动部队回到本土。舰队核心人物南云、草鹿、源田等人很快登上了“大和”号。在旗舰的作战室里,众人第一次听到了已得到大本营首肯的中途岛作战计划。总体来说,这些长年随航母征战海上的人对该计划表示赞成,代表人物就是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少将。山口一直想找机会大打一场,彻底把美军舰队清除出太平洋。一直力主东进的渊田恨不能“举起四手”表示赞成。南云舰队的智囊源田实的意见稍有保留,在赞同这一计划的基础上源田提出,实施登陆作战占领中途岛并不重要,关键是诱出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实施舰队决战并歼灭之。他认为目前这份作战计划仍存在诸多缺陷,源田的主张无疑是正确和稳妥的。

  如此重大的战略决策,没有几句反对声音绝对不正常。但作为实施该计划的第一责任人,南云中将自始至终连闷屁都未放一个,源田注意到司令官的态度“并不十分明确”。首先提出反对的是南云的参谋长草鹿龙之介少将。草鹿提出,几个月征战下来,机动舰队的飞行员们早已精疲力竭,舰只和飞机需要维修维护,战损人员也需要进行必要的补充,以保持第一航空舰队始终处于最佳作战状态。他建议将舰上部分精英飞行员调到岸上的空军基地去,为持久作战培养更多的飞行员。对进攻中途岛作战本身是否明智草鹿也表示了质疑,理由大致和军令部相同。还有一位反对者来自第二航空战队“飞龙”号航母舰长加来止男大佐,他是南云四艘航母的舰长中唯一的飞行员,但反对同样无效。

  可是南云等人很快就明白了,让他们大老远跑回来并非讨论作战计划是否可行,而是告诉他们该如何去执行这一计划。换句话说,叫他们到这里来仅仅带上耳朵就足够了。正如草鹿后来所言,“事实上,这一计划联合舰队司令部早已确定,我们只好全盘接受。”他在日记中坦率地写道,“由于在第一阶段轻易取胜,我们瞧不起美国人的力量,感到自己很了不起。也就是说,我们以为,即使他们会出来跟我们打,我们也能轻而易举地消灭他们。”南云显然认可草鹿的说法。两人尽管不太高兴,但一致认为自己麾下的那支无敌舰队绝对能够胜利完成山本司令官赋予的任何任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