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依然站在我旁边,说:“哥,他非礼我。”
  陆俊晤脸上的怒气变成了狂喜,他拉着我的手,说:“你是李依然的哥哥,太好了。”
  李依然轻笑一声,吐气若兰,说:“是情哥哥。”
  陆俊晤脸变得狰狞,短短瞬间,便有诸多变化,我也是佩服。
  李依然这个小丫头真是让人头疼,诬陷陆俊晤那事就不说了,做得好,演技也妙,现在叫我情哥哥,这不是给我拉仇恨吗?不光这个陆俊晤要撸起袖子跟我干仗,旁边这些男同学的眼神也不对了,刚刚对陆俊晤的恨开始转到我身上。
  想个办法转移一下。
  “他刚才摸你哪里了?”
  陆俊晤的脸红了,羞愤的。

  男同学们的视线又转移到陆俊晤的身上。
  “我...我告诉我姐。”
  陆俊晤这样威胁我。
  我笑笑,说:“好啊,我帮你拨电话,你亲自跟他说。”

  一场闹剧最后的结局是陆俊晤抽空跑掉了,那帮男生有一小部分去追陆俊晤,剩下的大半围在李依然身边,眼神炙热的看着她。
  不堪其扰。
  好不容易抽身而退,我和李依然直接打车去了市中心。李依然说想喝咖啡,去了星巴克,坐在了角落,我小声的把事跟李依然说了。
  关珊录下了我的音频,里面有不堪入耳的话,被李国明听到,就是这么简单。
  李依然小口的吸着咖啡。眉毛皱成一团,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董宁,麻烦了。”
  我说:“我也知道麻烦了,以你对李国明的了解,他会做什么?”

  小美女有很多面孔,现在,她极为认真极为专注。
  “李国明会抓住重点,一旦他决定一件事情,便孤注一掷,务必一击不中,你要小心了,这一次,不一样。李国明会下狠手,同时,他会控制我,极有可能囚禁我。”
  “不会吧。”
  小美女惨然一笑,她说:“你不了解他,他是个极其冷酷的人,我威胁了他,但因为我是他女儿,是血脉的延续,所以才让我好好生活着,囚禁我,那些我说过的话便成为不了现实,等你坟头长出几寸高的草,再把我放出来,那是我无力回天。”
  我说:“你成功的吓到了我。”
  小美女的眼里带着一丝无奈,她抓住了我的手,那手很凉。
  “董宁,答应我,你一定要小心,你一定要活着,这个世界上跟我最亲近的便是你了,最近,我帮不了你什么,我准备要向李国明服软。”
  小美女的话让我分外感动,我和她,相似,是那水上的浮萍,居无定所,孤独寂寞,所不同的是李依然自己过成了一个人,而我在关珊家始终是个外人。
  小美女是个骄傲的人,一直视李国明为杀母凶手,低头,等于拧断她的头。

  “为什么?”
  听到我的话,小美女笑了,她笑得仿佛有光从她身后射来,为她蒙上了一层光晕。
  “这是救我们的唯一办法。”
  我脑中的迷雾被风吹散,叶子出现了清晰的脉络,一条条线在我面前交叉,最终拧成了一股,我脱口而出,“你要偷那个本子。”
  低头是为了降低戒心,更让李国明忽略李依然的真实目的,本子是另外一个威胁,能致人于死地,李依然拿到本子这个筹码,似乎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救命,我的命。
  李国明就算再坏,也不会动李依然,虎毒不食子,那救的只能是我了。
  落日犹在,余温尚暖。
  咖啡馆里的轻声交谈,空气中的甜香味,一切安静祥和。

  角落里的我,内心却分外激荡。
  有一股抑郁聚在胸口,想吐出来。
  李依然说:“我已经决定了,别劝我,你知道的,我是个执拗的人。”
  推开门,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小美女心意已决,劝说不能。那本子岂是那么好偷,就算偷来,怎么善后?那本子可是李国明的命脉啊!
  并肩走着,走了好久,我不言,她不语。
  突然,小美女扬起脸,笑着说:“董宁,请我吃饭。”
  我说:“好,想吃什么?”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女人冲过来抓住我,对着我破口大骂,吐沫星子喷我一脸。
  “你个白眼狼!负心汉!”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关珊的母亲,我的丈母娘。
  “你个天杀的,你个挨千刀的。”
  老太太的拳头噼里啪啦落在我身上,并不觉得疼,只是心里更加的冷。
  在关家不算做牛做马,也相差无几,几年来,无怨言,关珊大学被包养,名牌满身,关山一个烂人开起了酒吧,关珊父母不可能不知情,果然,帮亲不帮理,知道自己女儿是个什么货色,也能如此大义凛然。
  老太太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老太太,挎着包,对待阶级敌人一般的目光射了过来。在我的脸上打转,在李依然的脸上打转,好似要记下我们这一对狗男女的脸,钉在耻辱墙上,永不得翻身。
  我的视线转回,如此这般。我依然感觉到那充满恶意的眼神。

  “放手。”
  我说。
  关母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两条眉毛成直角,她对我大声训斥。
  “董宁,你臭不要脸,你对得起我女儿吗?”
  手一直没停下,疾风暴雨一般落下。
  这么大年纪。竟有如此好的身体素质。
  “你女儿对得起我吗?”
  我反问。
  回答我的是呸,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就差一点落在我鞋子上。
  之后,关母指着我的鼻子,质问我对不对得起自己良心,又问我关珊哪里对不住我。我必须说个一二三四,要不然今天别想走,我刚想说话,后面那两老太太上来了,好像关母的僚机,三个人一起指责我。关母哭诉起女儿的血泪史,嫌我赚钱少,没前途,也不敬老,逢年过节送坏掉的鸡蛋水果,这也就罢了,最后竟然说我家暴。
  我算明白了,关珊那颠倒黑白的本事就是跟她妈学的。

  说着说着,关母火力转向了小美女。
  “你个臭**,你破坏别人家庭,你还要不要脸。”关母破口大骂,小美女笑着,淡然面对。
  “老姐姐,扒了她的衣服,这种人就不能跟她客气。”
  僚机老太太凶狠狠的说,街头扒小三衣服好像成为了一种风尚。
  关母刚凑到小美女李依然的身边,还没伸出手,小美女一记耳光把关母扇懵了,关母捂着自己脸,一脸震惊,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脸煞白。
  关珊长相随她母亲,关母不难看,加上保养得当。贵气逼人,这一耳光打得她有点狼狈,更重要的是她完全没想到,懵了。

  围观者的目光,年龄的巨大差距,羞耻或者其他的感情。关母的脸上多了一丝不正常的血色。
  她伸出已有老人斑的手,皮包着骨,有点像鸡爪子,向着小美女的脸狠狠的挠去,指甲里还有不干净的黑印,歹毒。
  小美女不劳我费心,单单以身体素质来说,关母便差了太多,加上小美女所掌握的格斗技能。
  可是,眼见就要抓到小美女完美无瑕的脸,小美女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该死,我暗骂一声。刚才应该护着小美女来的,这要在脸上留了疤,岂不是破坏了完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