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30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记忆中伍毅骅的头发总是梳的整整齐齐的,她就老爱嘲笑他说他油头粉面,现在的他却剪了最难看的板寸,不过人倒是精神了不少,而且从前的他总是憨憨的笑着,没什么主见,不管她说什么她都点头赞同。她说不让他靠近他就真的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她要是说话稍微大声一点,他就连喘气都不敢用力。
  当初陈夫人从那么多人中挑中他,就是因为他怯懦好掌控。
  可她要的是能够依靠的老公,不是唯唯诺诺的奴才,于是,她从来没拿正眼瞧过他一次,打心眼里看不起他。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和当初的伍毅骅完全是相反的两个人啊。
  虽然五官没多大的变化,但是不再是垂眉低目的,而是嚣张霸气的。
  霸气?她从还没想过霸气这两个字也能和伍毅骅联系起来。现在的他,看人的眼神都像是能把人看透似的,而且身上肌肉贲张,硬邦邦的,和当初完全是两个样子。
  她僵硬了半天,最后却吐出了一句:“你……你不是在坐牢吗?”

  伍毅骅忽然就笑了,笑得有些得意:“在监狱里表现好,提前释放了。”
  陈寒雪心想,骗鬼呢,当初伍毅骅因为犯了金融罪被判了十年,再怎么减刑也不可能一年多就出来。不过她已经没心情去管那么多了。
  她冷下脸,十分不悦的说到:“快放开我,不然我就去告你**,你又得回去吃牢饭。”
  伍毅骅对她的威胁并不怎么在意,手腕稍稍松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完全放松对她的控制,他闲闲的和她磨着嘴皮子:“和自己老婆睡觉也叫**,那那些法官不得个个去坐牢?”
  陈寒雪怒了:“谁是你老婆?别忘了,我们早就离婚了。”
  “对,我们离婚了,然后你又迅速的嫁了第二个老公,你说,他要是知道我们睡在一起了,会不会和你离婚?”
  “你!”陈寒雪又惊又怒的看着他,那模样像是要吃人,“你要是敢告诉振东我绝对饶不了你,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伍毅骅松开了手,淡淡的看着她:“看不出来,你对那男的感情还挺深,可是据我所知,他好像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吧。”

  被踩到痛脚,陈寒雪立刻炸毛:“要你管?”
  她立刻翻身下床去找自己的衣服,可是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她又羞又气,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一脸无辜的男人。
  这口气她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着待会儿要怎么整他。
  伍毅骅翻了个身,面对着她,无比认真的说到:“说真的,他既然在外面有了女人,那你也应该在外面找个男人,这才公平。”

  陈寒雪有些艰难的把衣服穿上:“找个男人?找你吗?别做梦了。”
  伍毅骅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扯又将她压在了身下,嘴唇渐渐靠近:“我不好吗?别忘了昨晚你是在谁的身下又哭又叫的,还有刚才,你不是酸的连衣服都穿不上了吗?”
  陈寒雪觉得伍毅骅简直就是个疯子,以前也没看出来他有多喜欢自己啊,怎么现在跟个狗皮膏药似得一直死缠着她呢?
  她不爽的伸手抵住他渐渐逼近的胸膛,说到:“要找床上功夫好的牛郎店里到处都是,年轻帅气又善解人意,反正不管找谁我都不会找你。”

  这句话惹恼了伍毅骅,他狠狠钳住她的下颚,眼睛直视着她:“你宁愿去找没感情的小牛郎也不想和我上床?”
  靠的这样近,陈寒雪才发现他的额头上竟然还有一道又长又细的疤痕,那疤痕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了太阳穴,看起来有点吓人。
  听说在监狱里也有拉帮结派的,不听话的肯定都要吃苦受罪,伍毅骅进去的时候她只顾着伤心也没找人打点一下,他肯定是吃了不少的哭才会变成这样的。
  这样想着,她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有些内疚了,那些狠话憋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放开,我大不了就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不会去告发你的。”她觉得自己已经够仁慈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可是伍毅骅却冷笑着说到:“你可不是被狗咬了,而是被我上了。”

  “你!”陈寒雪没想到他这么不识好歹,同时心里也不由得开始害怕起来,难道伍毅骅是想借此缠上她?
  正在两人僵持之际,陈寒雪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像是等到了救星似得,立刻一把推开他,慌张的说到:“我……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陈夫人打来的,告诉她陈励东已经醒了,让她现在立刻去医院。
  陈寒雪从来没觉得陈夫人的声音这么好听,她挂掉电话,正要落荒而逃,伍毅骅却又拉住了她的手:“咱俩的事还没说清楚,你就这么走了?”
  “……”陈寒雪心想,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接近她果然是别有居心的,做好被宰的准备,她冷声说到,“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伍毅骅皱了一下眉,捏着她的手也不禁用力:“你什么意思?”
  陈寒雪把他的手甩开,有些嘲讽的看着他:“别装了,我知道你刚出来手头有些紧,你开个价,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答应你。”

  伍毅骅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吃人:“你以为我是来找你要钱的?”
  陈寒雪觉得他这完全是在演戏,她也懒得再和他继续废话,从坤包里抽出一沓钱放在了床头柜上:“这点钱你先拿着,你可以睡一觉再离开,付完房费……应该还有剩余。”
  伍毅骅开的这间房应该挺高档的,说不定还是总统套房什么的,没想到他没什么钱生活过的还是挺奢侈的啊。
  这家伙肯定是想把自己当成冤大头,这样想着她立刻就想走,但是怕伍毅骅出门来找她,于是她又把他的衣服全部拿在了手上,然后又扔了一张信用卡在床上:“这张卡里面还有十万块,绝对够买一个一级牛郎了,别再来找我,也不准说出去,不然,我的手段你懂的。”
  “陈寒雪!”伍毅骅怒气冲冲的,看样子像是要跳起来打人。
  陈寒雪吓得飞快的跑了,伍毅骅身上没衣服,追到门口又缩了回去,他丢不起那个人。
  陈寒雪进了电梯,有些得意的冲他扬起嘴角,然后说到:“记住,别再来找我。”
  到了楼下,她把伍毅骅的衣服全部扔进了垃圾桶,眼角无意撇到衣服上的牌子,竟然是阿玛尼的最新款,她顿了一下,随后又想,肯定是仿的。

  打了一辆车,她直奔医院,发生了这么糟糕的事情,她得找陈夫人好好商量一下才行,新年第一天就发生这么闹心的事,她不由得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日期:2016-11-27 10: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