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2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他却微微笑了一下,如是说到。
  老阿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让他们走了。
  上车之后沈宁西和权振东都没有说话,一个认真的想着心事,一个貌似认真的开着车。
  老阿婆说大年初一不能远行,不然一年都要漂泊,没想到,这句话真的灵验了,接下来的一年,他们的生活都变的不太平起来,有一场风暴,迅速席卷了他们。
  而风暴的正中心,就是陈寒雪。
  那天在得知权振东的病情之后,陈寒雪受了很大的打击,整个人都六神无主起来,摇摇晃晃的出了门,然后一头栽进了一家酒吧,喝了个天昏地暗。
  她的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的事,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第一任丈夫,老公是她妈妈陈夫人帮她挑的,结果结婚不满三年,他就把自己折腾到监狱里去了。
  她离了婚,还带着一个孩子。那段日子真是灰暗,她也是这样,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她在家见到了权振东,那时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走路都虎虎生风,格外的阳光朝气,和陈励东的刚毅挺拔不同,他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儒雅俊秀的味道,眉目当真如画。

  她想,如果这是在古代,权振东就是那种被所有女子倾慕的翩翩公子,于是她也像古代女子那样,思慕上了权振东,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嫁给了他。
  她以为抢到自己手上的就真的属于自己了。
  可是权振东用他的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勉强,唯独不能勉强一个男人爱你。
  权振东不爱她,以前不爱,现在不爱,将来也不会爱。可那又有什么办法,那年的权振东就像一颗种子,种在了她的心里,现在那颗种子已经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要将他从她的心里拔出,谈何容易?她绝不允许有人将权振东从她的身边抢走!
  想离婚?呵呵,除非她死!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又酸,又涩,还很痛!
  又一杯烈酒下肚,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晕晕乎乎,糊里糊涂。
  有个男人坐到了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勾住了她的肩膀。
  她眯眼看了看,可是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于是一掌挥了过去:“滚开!小心我……小心我……叫我老公……教训你!!!”
  说着霸气的话,却不禁泪流满面,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权振东不会来的,他永远都不会来到她身边。

  想到这样的伤心事,又忍不住哇哇的哭了起来,泪水混着她的眼线睫毛膏流了下来,形成两条粗粗的黑线,恐怖又吓人。
  可是男人并没有被吓跑,反倒安慰到:“没事的,有我呢,我在你身边。”
  陈寒雪迷迷糊糊,眼前这个男人给了她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似曾相识,难不成是她认识的人?这样想着,身体不自觉地就放松了抵抗。
  那男人又说到:“我扶你上楼去休息一下吧,你看你这样也回不了家。”
  陈寒雪只听到了回家两个字,其他字眼因为消化不了而自动忽略了。
  她点了点头,然后醉醺醺的点了点头,说到:“嗯,好……回家……”
  男人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付了钱,然后一把抗起陈寒雪朝外走去。
  酒吧附近最多的就是酒店,男人挑了一家最好的,要了个房间。
  刷卡开门,陈寒雪被扔在了床上。床垫的弹性非常好,她倒下去的时候还微微弹了弹。
  不过,陈寒雪并没有醒过来。她酒品还算好,喝醉了之后不会发酒疯,而是老老实实的睡觉。
  男人单膝跪上了床,悬在陈寒雪身体的上方,轻声喊了一句她的名字:“小雪……”
  陈寒雪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男人放心了,他在床上坐了下来,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完,然后躺到了陈寒雪的身边,灵活的手指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也全部脱光。
  陈寒雪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她觉得冷,就去伸手摸被子。
  结果被子没摸到,却摸到了一具光溜溜的身体。

  “嗯?”她迷惑的眯起了眼,自从和第一任丈夫离婚之后她床上几百年没有过男人了,权振东根本是连家都不回的,她费力的睁着迷梦的双眼问到,“你……你谁啊?”
  男人把被子拉了过来,盖在两人身上,他贴近陈寒雪,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是你老公,睡吧。”
  “老公?”陈寒雪的脑袋虽然一片浆糊,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叫出了那个名字,“权振东?”
  男人没有说话。
  陈寒雪也没想太多,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像一个大暖炉,舒服极了,不一会儿就跌入沉沉的梦里。
  男人看了她一会儿,伸手慢慢的揉着她的唇,低声问到:“你变心了吗?你怎么可以变心呢?”
  这一夜,注定无人入眠。

  第二天,陈寒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躺了个男人,差点没吓死。
  她发挥了自己以往那种嚣张彪悍的风格,一脚朝男人踹了过去。
  在她醒过来之前伍毅骅就醒了,所以早有准备,他手一伸,轻而易举的就握住了她的腿,再一扯,陈寒雪整个人就翻到在了他身上,两个人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他的腿还牢牢钳制住了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
  陈寒雪气的脸色通红,手又迅速朝男人的脸抓去,敢占她便宜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伍毅骅再次动作敏捷的控制住了她的双手,稍稍一拧,她的双手就被绑到了身后,两个人赤裸相贴。

  打人不成,陈寒雪开始威胁了:“给你姑奶奶我松开,知道老娘是谁吗?不想死的话就立刻给我跪下!”
  伍毅骅挑了挑眉,看似忠厚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凌厉,俊目一眯,他勾着嘴角说到:“呵,一年多不见,你真是一点没变,还是喜欢动不动就让人下跪!”
  这声音……还有这面孔……怎么这么熟悉?陈寒雪停止了发飙,愣愣的看着身下这个男人,眉眼很熟悉,可是这气势气场还有气质却是陌生的。
  不等她开口,男人先不耐烦的说到:“你老公,伍毅骅!”
  听到这个名字陈寒雪吓的差点没从他身上摔下来,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像见到鬼一样。

  “你……你……你……”她说了半天,却只说出一个你字,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是本该在监狱里面的伍毅骅,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昨晚竟然还和这个男人……她的身体不由的抖了抖,因为她不知道伍毅骅这次出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找上她,肯定是有特别的理由的。
  伍毅骅一手钳制住她的下颚,让她的脸靠的更近:“怎么了,才一年多不见就不认识和你同床共枕一千多个日夜的老公了?”
  伍毅骅说对了,陈寒雪已经完全认不出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