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7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份《规划》联合了国内不少精英学者,张清扬对这份草稿还是很满意的。《规划》提出,经过十年左右的努力,将东北地区打造成产业体系完善、发展水平较高、竞争力较强的综合型旅游板块,成为世界知名的冰雪休闲度假旅游区、中温带生态旅游区,东北亚著名的历史文化综合旅游区和商务会展旅游区,国内重要的生态、冰雪、避暑、边境、文化旅游目的地,将旅游业发展成为东北老工业基地产业结构调整的先导产业,现代服务业的主导产业,促进资源型城市转型的重要产业。

  《规划》中特别提出了双林省的辽河市、北江省的滨城市、辽东省的奉天市等几个这几年旅游发展迅速的城市,并且连接这三座城市,出台了一份详细的四季旅游路线图。看着这路线图,张清扬点了点头,心想不愧是国家有名的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研究出来的,有很大的推荐性。
  “张司长,感觉怎么样?”看到张清扬把草稿放在了桌子上沉思,坐在对面的赵副司长问道。
  “总的来说还不错,”张清扬笑道:“只是……”
  “只是什么?”这份《规划》是几个部门联合出台的,其中东北司的负责人就是赵宾,因此他很重视张清扬的意见。
  张清扬缓缓说道:“我觉得少了一些推广性的意见,这里面并没有详细说明如何增大推广宣传的力度。其实北方的景区并不比江南差,可是要说知名度,却差了好几个档次!”
  赵宾笑道:“您说得很对,但是我们司只负责总体的统筹规划,具体工作需要旅游局负责,在这上面他们还在协商当中。”
  张清扬听明白了,这又是各部门间没有配合好,相互扯皮的事件。他张嘴问道:“国家旅游局负责这份《规划》的是谁?”
  “是旅游局杜副局长,具体工作由政策法规司的刘志发司长负责。”
  这两个人张清扬都没听过,他又问道:“推广宣传,这需要什么协商?”语气中已经有些不满。
  赵宾抬头看了一眼张清扬,心想不愧在基层干过一把手,言谈间已经透露出锋利。他马上解释道:“这里面说起来就复杂了,在第一期的推广上肯定要有一个重点,这个重点应该是围绕某座城市来进行,可现在到底应该是哪座城市旅游局还没定下来,各市都在竞争当中!这几天刘志发司长可是忙着应酬啊!”

  张清扬笑了,他已经听出了这里面的玄机,他说:“这么说具体的宣传工作应该是由刘司长来定了?”
  赵宾暗叹张清扬问到了点子上,答应道:“虽说最后批准的是杜副局长,但只要刘司长确定了,杜副局长多半会同意,杜副局长只是挂个负责人的头衔,具体工作都是刘司长来做。”
  “既然没定下来,为什么先出台了草稿?我们拿这这样一份半成品,如何向下面发布?”张清扬又抬高了语气。
  赵宾心想张清扬还真不简单,他只好吐苦水说:“张司长,这份《规划》虽说是我们司提出来的,并且得到了委里的支持。可是在联合旅游局以后,旅游局觉得我们……有些喧宾夺主了。他们看来《规划》应该是他们冠名发布,我们委应该排在第二位,因此在具体事情上处处找我们的麻烦,而且人家具体工作负责人是正司长,我这……”说到后来,赵宾有些脸红。
  “原来是这样!”张清扬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满,他安慰赵宾道:“赵司长,那位刘司长没少挖苦你吧?”

  “是啊……”赵宾叹息一声,脸上似有委屈。
  张清扬微微笑道:“其实对方应该不是在针对你吧?我初来乍到,还不了解情况,他想骑在此们头上表现一下?”
  “我还真没这么想过,不过经您这一提醒,好像有些道理。这个刘司长也是京城政坛的新星,听说在下面当过市长,后来调到旅游局……历练……”赵宾本想说调到旅游局混资历来了,又一想这话可能触及到张清扬的神经,就改了口。
  赵宾虽然改了口,但是张清扬仍然明白他想说什么,便善意地笑笑,拿起《规划》说:“我想他不最后确定宣传的重点,是想逼我们表态,把最后发布的主导权交到他手里吧?”
  “我也这样想。”赵宾深深地望了一眼张清扬,确信了自己之前对张清扬的看法。不久前,赵宾与副司长许虎谈到张清扬,许虎对张清扬有些不屑,自认为资格老,而张清扬一定是借着背景深才混到了这个位子。但是赵宾却没这么看,他觉得许虎的想法太片面,从张清扬的履历上来看,此人应该很有些手腕的。通过今天这次正式的工作交谈,他验证了心中的猜测。

  “这样吧,这份草稿先放一放,赵司长也不用急,先看看他们想怎么样吧。”在基层经历了大风大浪以后,张清扬对这种部门间的挑衅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对这个刘志发产生了不少兴趣。
  “那就听您的,我暂时不理他们,手上还有其它工作要做。”
  “嗯,对了,赵司长,你刚才说这个刘司长是政坛新星?”张清扬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嗯,他年初调到旅游局的,这半年多做了挺多事。”
  “我知道了。”张清扬漠不关心地点头。

  赵宾走出张清扬的办公室,心里还有些感激。赵宾是老实人,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在发改委能混到这个位置完全凭的是学识,并没有多么深的背景。因此在部委工作,他的性格就被磨得十分谦逊,有很深的养气功夫。这些天在研究《规划》时,总是受到刘志发的挑衅,他受到了不少气,只能忍着。他知道刘志发的背景挺深,这种人不是自己能惹的,也就处处躲着他。今天张清扬一下子成为了他的主心骨,他感觉心里硬气了不少。必竟以后旅游局如果有问题,可以抬出张清扬来,省去了他不少麻烦。

  “老赵,想什么呢!”迎面碰到了许虎副司长。
  “老许,你瞧你……吓我一跳!”赵宾回过神来,不满地说了一句。
  “呵呵,刚向张大司长汇报完工作?”许虎的语气中带着刺。
  赵宾心想,你要是总这幅德行,小心被人算计了,不过嘴上却笑道:“是啊,刚谈完《规划》草稿的事情。”

  “老赵啊,你那个《规划》在旅游局那边没少受气吧?这些天我可听说了,旅游局的人放话说这个《规划》有没有我们司都能发布。”
  赵宾笑着没反驳,只是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老赵,张司长知不知道旅游局欺负我们?他怎么说的?”
  赵宾心里发恨,心说这种事怎么能摆到桌面上谈,气愤地说:“不知道!”扭头就走了。
  “你个老赵啊!”许虎若有所思地笑道。

  办公室里,张清扬仍然捏着《规划》,脑中却在想这个刘志发到底是何许人也?联想到政治新星,他不禁想起一个人,马上拿出了电话。
  日期:2016-11-27 10: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