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3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弯弦月在云层里穿梭,东北浓厚的云层向这边压了过来,夜中的风一波一波袭来,张大川不觉打了个寒噤,他把外套穿在身上,踱着,想着,在他脑海中,出现最多的依旧是那个迷死人的丽珍女人。
  清流县死般的沉寂,一只猫头鹰在树上叫着,这声音听得张大川毛骨悚然。
  小的时候,张大川就怕听到猫头鹰的叫声,那声音像死神的争召唤。那时,只要听到了这悲惨的声音,第二天,男人女人们就会蹲坐在一起,悄悄的谈论着可怕的事情,张大川的母亲就是被这声音呼唤而去的。
  这声音给张大川刻下了深刻的印记,直到青年,他都害怕听到这种声音。猫头鹰还在呼唤着,声音粗犷而悲疾,声音与幽灵似的,在空中忽东忽西,忽南忽北,张大川听了,不觉全身颤抖,他拢了拢外套,回到了家里。
  张大川悄悄的回到卧室,他知道老婆也没睡着。张大川上了床,他一点睡意都没有,他就盼着天早一些大亮,估计已是三点半钟的光景,他在床头柜里摸出了摧眠药,吞下。张大川睡着了。

  早晨醒来,没看到老婆,张大川侧耳细听,听到厨房里的声音。一股子香味传了进来,张大川知道那是老婆在做荷包蛋。张大川起了床。
  老婆见到了他,:“这么早就醒了。”
  张大川对他淡一笑,便去了卫生间洗漱。
  早餐是几个几蛋,几个面包,张大川吃不下,他只喝了半碗稀饭,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他怔怔坐着。
  老婆走了出来,他对张大川:“我走了。”
  “你到哪去?”张大川问。
  “到县委去,找孙副书记。”
  “有用吗?我看还是等一阶段吧!”

  “我们都等了多长时间了,为了你的事情,我把身子都捐献出来,也没有个结果,我等不住了。”女人带着一些怨愤说。
  一面说,一面换好高跟鞋,背了包,刚准备出门,张大川把他叫住:“等一下,我跟你一道去。”
  女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前面走了。
  张大川与老婆一道进了县委大院,张大川停住了,老婆叫张大川一道去见孙副书记,张大川没有去,他真没这个胆气,汪云的事情都被孙副书记狠狠的骂了一通,他可不想让老婆也知道这件事情。
  老婆单独上了县委大楼,找到孙副书记,孙副书记正在办公室里,看到张大川的老婆进来,孙副书记非常热情。
  “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孙副书记乐哈哈的问。
  “你还有心开玩笑,我都气疯了!”女人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把一个紫色的包往沙发上一撂。
  “奥,咋了,是谁惹你这么生气?”孙副书记依旧笑呵呵的问。
  “孙书记,你得评评理。老张在东岭乡十二年了,为什么总是让他在东岭乡里待着?”
  孙副书记笑了笑,:“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呀!”孙副书记点燃了一根烟,“也是的,县里对张大川同志还是关心不够的。”
  “听说东岭乡的汪翠兰都调到妇联了?张大川哪一点不如汪翠兰!汪翠兰比老张后当的副乡长,她能提拔调动,张大川这么久了为什么不能调动?”
  孙副书记眉头一邹:“谁的信息这么灵通?”
  “无风不起浪,孙书记,我只靠在你这棵树上,你不帮我又有谁能帮我?你是县里的三把手,话是有分量的。孙书记,我可把一切都给了你,你也该发发善心了,帮帮忙吧!”女人说完,眼里含着了泪水。
  孙副书记劝道:“哎呀,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吗!我会帮你的忙的。我怎么不帮你的忙呢?”
  孙副书记从椅子上慢腾腾的站了起来,“真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对县里的这次安排也有些反感,人事变动凭的是什么?不过,有些事情,我这个副书记也是没办法。但请相信我!我会让张大川同志挪动一个位置!”

  孙副书记走到女人的身边,接过女人手中的手帕,替她擦干了眼睛,“宝贝,相信我,请相信我。”
  女人低声呜咽,任凭孙副书记替他擦着脸上的泪水,任凭孙副书记用手摸着她的脸。
  孙副书记边擦边深情的看着老婆的脸,这是一张妩媚的脸,只可惜,这张脸经过了几十年风霜,略具松驰而显疲态,孙副书记手中的手帕慢慢的擦着,老婆颊上的粉黛被孙副书记的手帕擦得斑驳点点。擦过之后,孙副书记爱抚的拥抱了她,吻着女人的小嘴。
  女人猛然扑在孙副书记的怀中,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低声抽抽搭搭的哭着。
  两人拥抱了一会,孙副书记把女人拦腰抱起,打开里间休息室的门,把她平放在床上,替她脱了衣服,慢慢的脱着,每脱开一个部位,孙副书记都怜香惜玉似的吻着,女人那直挺而饱满的胸脯,平细而圆润的腰肢,光滑富有弹性的腿......她每一个部位,都赏心悦目,具有极强的诱惑力。
  女人仰在床子里,一动不动,她的肤色保养得很好,虽然她已经是快到四十的人了,可女人的肤色如二十多岁的姑娘一样的美妙,如一件艺术品。
  孙副书记摩挲着女人的腿,审视着眼前的这幅艺术品,他满意的笑着,孙副书记在这方面很有一套,他不急于对这囊中之物的冲击,他要征服她,抚弄她,如一个雄猫玩弄着老鼠,直到她精疲力尽,失去意志,才张开血盆大口,这样,孙副书记才感到极大的快乐。
  女人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天花板,这双眼睛是无奈的,是无神的,是值得怜悯的,眼珠子的下面是辛酸的泪水。
  第六百一十四章:出事了
  孙副书记突然看到阳光照在他的床上,窗户还没关,透过窗户往外看去,对面供电局的一座高层建筑上的工人正向他们望着,孙副书记马上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张大川坐在县委大院的绿荫丛中的石凳子里,他等着他的老婆,张大川不停的看着他那块见证历史的旧表,老婆进去有一会时间了,张大川有些无聊的绕到县委大楼的东面,他眼睛死死的瞪着三楼孙副书记的办公室的窗户,好像看到了里面有人影在晃动。
  过了一会,他看到孙副书记,从窗户口里探出头,对下面张望了一下,缩了回去,窗户一下子关严实了,窗帘也拉下了。
  张大川是坐不住的了,他站了起来,又坐了回去,他抽的烟头散落在地下,他对老婆与孙副书记的事情一直都在容忍和默许,经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对方就在自己眼皮低下做那种事情,张大川心理上还是有点难堪。
  张大川踱着,边踱边想象着楼上的事情,想象着孙副书记玩着他的老婆。
  张大川毕竟是个男人,有些受不了了,感到头一阵的昏眩,他靠在一棵玉兰树上,清醒了一下脑子,他只好不去想老婆,想一想丽珍,她的皮肤和段子一样,她的功夫好的出奇,什么花样都能做到......张大川就是这样想着,分散注意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