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比脸上古井不波的楚天齐,市长王永新却是心潮涌动,他知道这次又把姓楚的得罪了。自那次“上当”后,自从知晓楚天齐可能有大后台后,王永新便一直告诫自己:不做反楚的急先锋。可是这次,他还是先做了出头鸟,先向楚天齐发了难。这并非他的本意,但在书记三人会上,已经有两票投给了自己,要他履行政府一把手职责,他得尊重“民意”呀。轻叹了口气,王永新再次把目光投向楚天齐,他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反应,也想再探探这小子的底。

  可是令王永新不解的是,除了一开始想要辩解外,面对众人的“围攻”,那小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甚至连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就好像众人说的不是他似的。直到会议结束,那小子也再没有说一句话,脸上也没有一丝愤怒或委屈的表情。
  其实不止王永新费解,现场好多人都不明白,不知道楚天齐为什么一下子变的“老实”了。是他自认倒霉,还是他有什么花花肠子呢?
  和众人的猜测不同,楚天齐想的并没那么复杂,也并非不在乎众人的群起而攻。他是带着满腔怒火回的办公室,可他暂时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暂时沉默应对,以图能有良策。当他坐到办公室椅子上的时候,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想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就在成康市委常委会刚刚结束的时候,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便迅捷的传到了省城,传到了一个男人耳朵里,男人正在接一个人的电话。

  待对方说完,男人道:“你汇报的很及时,以后就要这么做,新闻的特点就是一个‘新’字,过期的东西就没用了。当然,不止要及时汇报新闻,也要把一些内部动态及时告之,有时内部动态更珍贵。”
  “张总,您放心,我绝对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筒里的声音充满谄媚,“我会一直唯您马首是瞻,您指哪我打哪。”
  男人轻蔑的一笑,纠正道:“怎么是我指哪呢?是你自己的觉悟让你这么做的,你的党性决定了你嫉恶如仇的性格。”
  “对,对,是我自愿的,这些都和您没关系。”对方表达着心中想法,“但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墙头草,都是投机分子,而我对您的万分崇敬却是千真万确的。”
  “你的心思我明白,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男人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长嘘了一口气,男人骂道:“他*妈的,整个一哈巴狗、疯狗,一群马屁精,投机小人。”
  骂完之后,男人心思又回到了刚才的通话内容上,他不明白姓楚那小子这次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面对群犬狂吠还能这么淡定。事出反常必为妖啊,男人不由得皱上了眉头。
  扫了眼台历,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已经进入四月份,时间不等人啊!
  昨天常委会上,平时那些道貌岸然的市委领导,为了巴结副省长,竟然对自己进行围攻,想想就令人不齿。他在愤怒过后,经过慎密思虑,确定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但方案如何实施,有多大的把握?他现在心里还没底。各项目部已经拉开了大干一场的架势,但有限的操作场地对于整个项目开展显然形成了掣肘,他必须要争分夺秒,争取尽快解决问题,尽快启动实质性拆迁。
  再次想了一遍方案,楚天齐拿起电话,想要做相应安排和准备工作。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放下固定电话听筒,接通了手机。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低低的女声:“说话方便吗?”
  “就我一人,在办公室。”楚天齐回答。
  “咯咯咯……”一阵笑声传了过来。
  “什么意思,有那么好笑吗?”楚天齐质问着。

  “咯咯,笑死我了。你的人缘怎么那么差?几乎所有人都批判了你。咯咯……”对方仍然忍俊不禁,边说边笑。
  “还不是你带的好头,那些家伙才一拥而上?”楚天齐懒散的说。
  “怎么是我带头了?要没有老王先开炮,我也无从说起呀。再说了,早说晚说都是说,我早点发言,不是显得更真实吗?”对方依旧嘻嘻哈哈,“哎,主要还是你人缘太差,分明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咯咯……”
  楚天齐“嗤笑”一声:“真有这么好笑?只不过是一群赖皮狗为了向主子邀功,为了画在纸上的一块‘肉骨头’狂吠而已。”

  “你说话可真损,怎么把他们都比喻成了……”对方略微停顿,继而声音变得尖厉,“楚天齐,你连我也骂了,小心我告你小子状。”
  楚天齐并没在乎对方的“威胁”,而是“嘿嘿”一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当然了,谁让你好坏不分,站到坏人堆里了?充其量对你只是误伤。”
  “楚天齐,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对方“骂道”,“我就是担心你小心眼儿,才打电话问候一下,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劣。”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被一群……”说到这里,楚天齐忽然话题一转,“先不说了,我这里来电话了。”说完,直接按下了红色挂断键。

  “叮呤呤”、“叮呤呤”,固定电话不停的响着。
  放下手机,楚天齐迟疑一下,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听筒里立刻传出一个男声:“楚市长,很忙吗,怎么才接电话?”
  “也不太忙,不过也没闲着。”楚天齐说到这里,换了话题,“彭市长,拆迁补偿金……”
  电话对方正是常务副市长彭少根,彭少根赶忙道:“楚市长,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其实我一直惦记着。我知道你很急,也很不容易,尤其看到昨天那么多人落井下石,我更是心急如焚。做人怎么能那样呢?有些人也太那个了……”
  听着彭少根对那些人的声讨,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当然他嘴上不能这么说,对方可是昨天会上仅有的两位没对自己围攻的人之一,而且听对方的话,似乎拆迁补偿款有门。可是对方在透露了理解的意思以外,一直就是对那些人的声讨,直到整段话结束,也没给出一个准确答案。
  等到对方话音落下,楚天齐忙问:“彭市长,拆迁补偿金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你看我,都被那些人气昏了,竟然没顾上说最关键的事。”稍做解释后,彭少根接着说,“我是很想多帮帮你,可是钱呀……哎,手里无权……难啊。”
  什么意思?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落实?楚天齐不禁暗自腹诽:那顶个屁用。
  彭少根声音传来:“老弟呀,我也是尽力了,一直多方筹措,才弄了一些,估计现在也该到城建帐上了。”

  什么?到帐了?太好了。彭少根这家伙怎么说话大喘气呀?楚天齐顿时欣喜万分,忙真诚的说:“彭市长,谢谢你,非常感谢!”
  “都是同事,说这些就远了,你也别嫌少,这全是看你的面子,否则真没法调剂。”彭少根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好多人都别那么势利,都能帮上一点,你的事根本就不是事。行了,不说他们。接下来我再多想想办法,能帮尽量帮你,也请你多多理解。”
  日期:2017-11-09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