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3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夜,啥时回来的?”莉姐看着我问。
  我心里一惊,心说:“难道她知道了?”我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从没撒过慌的我,此时脸都憋的红了。
  “你是不是没回来?”莉姐小声问,聪明的她猜到了几分,因为她很了解自己那个胆大的小姑子。

  “嗯。”我肯定人家知道了。
  “什么,你真的没回来?你和杨澜真的那个……”
  “嗯,我们到一起了,我帮她找了工作,在一家饭店当收银员。”我索性就说开了。
  莉姐有些发呆。
  我看着漂亮端庄的莉姐,眼睛偷偷地看着那还有些颤巍巍的,心跳的快出来了,真想一下子把莉姐抱进怀里,就像对杨澜那样,让她叫起来。
  一时间房间里有些沉闷,我脑子闪现出:“女人都喜欢胆大的男人。”心跳的很快的我,早就没有什么思考的啦,满满的都是疯狂。
  莉姐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想站起来。突然我伸手就抱住她,急切地说:“姐,我喜欢的是你。”说着抱着莉姐倒下。
  莉姐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抗,我直接压在她的身上,疯狂地去亲莉姐的俏脸,我兴奋的要死。这是我心里的女神啊,大手……
  “啪”一只小手,打在我的脸上,把我打愣了。沸腾的血也冷了,看着莉姐严肃愤怒的脸,我呆了。
  “起来,想干啥。想当畜生?还把我当姐吗?”莉姐一下子就推开身上的我,把自己的秋衣整理了几下,站起来,快步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倒在了库上,刚才的一个耳光,倒没什么,莉姐那愤怒的眼神,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索性,趁着夜色,骑着大摩托去了县城,县城的招待所,二十四小时营业,所以,我直接就来到杨澜的房外。

  杨澜穿着一套粉红的秋衣秋裤从被窝起来,给我打开门,我一进门,就激动地抱住了杨澜。大手隔着那薄薄的秋衣。
  “冰死人家了,钻被窝,我给你暖暖。”杨澜的声音甜甜的,让我放开她,就可快速脱掉了衣服,就钻进了,那香香的暖暖的被窝。
  两人折腾了好久,我才无力地倒下,杨澜趴在我的胸口上,好一会才幽幽地说:“磊子,我觉得我离不开你了,你这么能折腾,我真的很幸福。”
  听着杨澜的话,一股强烈的征服感,让我觉得自己就是皇帝,所有的女人就应该对自己诚服。
  我最后又在杨澜的身上折腾了一次,才高兴地穿好了衣服,杨澜懒懒地说:“冤家,再这样下去,人家那里还有力气上班,你呀,以后,最多两天一次。对了,我已经租到了房子,就在明子门市后面的那个小巷,第三个门。”

  “嗯,不过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直接告诉明子,我已经是你的女人,有明子护着,那些痞子不敢对我怎样?就是张三来了,都不怕。”杨澜把被子压了压,趴在里面张着漂亮的小脸看着我说。
  “张三因为你去莉姐家闹,被我打跑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小心点,张三虽然不敢明着和明子叫板,但那家伙和他爸一个种,都喜欢来荫的。小心点总没错,带点防身的东西,不然吃了亏,可就不好了。”
  “嗯,你也要当心点,你也替我告诉嫂子,说我这次对不起她,以后一定会报答她的。”

  “嗯,这事也不能怪你,都是那该死的张三。好了,我走了。”
  从县城回来,我忘记了去镇医院,一头倒下,呼呼睡了半天。
  过了一天,我才想起还要去镇医院治疗,早早起来,我骑着摩托,刚来到医院门口,就看到林菲护士,站在那里,穿着洋气的淡红色风衣,挎着小包,好像在等人。
  我来到林菲的近前,看了一眼林菲的大眼睛,才低下头,低声说:“怎么在外面?”
  林菲看着低头的我,笑了笑说:“你可是两次没来了吧?好了,今天我歇班,这样吧,你能载我回去吗?在家也能帮你治疗。”
  我低着头微微抬了些,发觉林菲的脸微微红了些,但也没在意,说:“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镇北桥,刚买的房子,不算很远,不过一般不过去的。”林菲低声说。
  “嗯,上车。”我倒很干脆。
  林菲护士把风衣望自己腿上靠拢了一下,轻快地跨坐在我的大摩托上,很可能怕摩托跑的快,自然地抱住我的腰,不过却没有贴上来,但我闻到了一股清香,清清爽爽的香,很好闻。
  我骑车技术很好,还喜欢那中风驰电掣的感觉,吓得小护士,什么也顾不上了,紧紧地抱住我,那轮轮的身子,磨的我心火上升。
  “慢点儿,慢点儿。”林菲护士迎着风大叫着,在我听起来却很是剌激,不由想起杨澜的叫声。
  突然觉得自己变坏了,不过转念一想:明子也是个大坏蛋,可那么多女孩陪着人家睡,坏就坏了吧,早点这么坏,章珍珍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摩托猛然停下,让身后的林菲护士一下子全部趴在我的背上,别说身子,小脸都紧紧贴在我的后背上。
  林菲有些羞恼:“怎么开车的?差点摔了人家。”
  我说:“别生气,前面有个老头过马路,也不看看有车没有?”
  林菲护士才看到,前面有个穿着灰夹克,背着手的老头慢悠悠地走着,知道冤枉我了,低声说:“对不起,我没看到。”
  很快来到了林菲护士的家,把摩托推进小院,看着崭新二层小楼,不过,感觉小楼有些低,肯定是被偷工减料了,我很想说点啥,可是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林菲快步走了小楼,笑着说:“进来坐吧,我去烧点水。”
  说着把外面的风衣脱掉,直接走过客厅,去了套间。
  再出来,紧身的绿色羊绒衣让林菲护士更加显得利落感性。
  我走进来,看着黑色的水泥墙,明显还没有装修,看了眼那绿色紧绷羊绒衣,忙低下了头,低声问:“家里怎么不装修一下?”
  “能买下这个就不错了,连爸妈的钱,都借了来,才勉强买下来,再装修,还要十几万呢,没钱。”林菲拿着个电暖壶,去厨房打着水说。
  我在墙边的一个木椅上坐了下来,不再说话,手里拿着摩托钥匙,左右看着房子。
  “你家比这个好吧?”林菲护士端着电暖壶,从厨房出来,问。
  “一般,我家自己盖的房,连装修也就三四十万吧。”我突然觉得这个漂亮女护士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
  “三四十万?还是自己盖的?你家是干什么的?这么有钱。”林菲把电暖壶通上了电,就拿起一个鸡毛掸子,快速打扫着家Ju上的灰尘,没有装修过的房子,最容易有尘土。

  “我爸是个包工头,收入不错,我平时我雕刻些玉石,也能挣点钱,就这样,也不是很有钱。”我说完,觉得自己好像嘴刮子溜了很多,以前和陌生女人说话,一般都是低着头,说不出啥,没想到自己竟然胆子大了,不过好像还真是从人家治疗开始变大的。
  林菲打扫过,看了看我,说:“很不错了,咱这个镇,像你们家的还不多,好了,咱们开始吧,你到里屋,我刚打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