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就在此刻,我的脑子嗡的一响,有一张脸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那是一张平方的脸孔,并不是什么厉害之人,他最终也死在了出使汉朝的某一处城邦之中,默默无名。
  意志。
  啊……
  我厉喝一声,整个人陡然清醒过来,瞧见那幻象的双手,差点儿就挨在了我的额头之上去。
  这是想要反过来操控我么?
  我冷笑一声,牙齿咬破了舌头,将那鲜血积蓄,一口血猛然喷出去。
  舌中血落在那印度佬的幻象之上,对方瞬间破碎,随后洒落在了善扬真人的脸上,而我在这一刻,也一连派出了三记手印,全部都砸在了善扬真人的身上。
  啪、啪、啪……

  手印的功效,并非伤人,而是引渡,召回本我。
  三掌之后,我抽身回撤,而当我站定身子的时候,善扬真人与屈胖三的拼斗已然结束了,我听到对面传来一人的声音:“陆言小友,屈小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闻声望去,却见善扬真人的双眼,已然回复了清明。
  我心有余悸地望着善扬真人,开口说道:“真人,你回来了?”
  善扬真人将手一招,那天子芴瞬间变小,回到了他的袖子之中,随后朝着我们拱手说道:“不是回来,一直都在,只不过被困住了而已——多谢两位的帮助,若不是你们,只怕我就得在这儿守一辈子的门了。”
  我说你没事儿了?你的魂魄呢,都在?

  布鱼被人当做贡品来到这天罗秘境,结果回来三道灵光,也还有点儿糊里糊涂,善扬真人给我拍了三下手印,只是将那奥修的形象拍散,就什么都恢复了,这情形让我捉摸不透。
  而善扬真人却点头说道:“对,都在。”
  屈胖三走上前来,说这个有什么不理解的——布鱼那样的傀儡,只不过是外面形形色色的傀儡之一,而善扬这个,就不同了,他毕竟是得用来镇守逐日楼的,肯定得保存完整的魂魄,方才有一定的战斗力。将你神志压下去的,恐怕就是那个叫做奥修的家伙把?
  善扬真人脸色有些不好,说我当初是被折腾到这儿来的,并没有适应此处的空间,结果最终被小人陷害,成了这般模样。
  说罢,他恨声说道:“等我回返,定要将那家伙碎尸万段。”
  我说你说的那人,应该是平育贾奕天剑主吧?
  善扬真人抬头,说你见过他?

  我说当日你出事之后,我便和我堂哥陆左赶到了龙虎山,那家伙居然有种,孤身闯入龙虎山,事后被众人联手对付,留下了一条手臂逃离……
  我简单讲起了当日的情形,然后说道:“布鱼还在外面,我去找人。”
  那城门已然封闭,我翻身上了城楼,原本弹着琵琶的身影已然不见踪影,而当我翻下了城墙的时候,却瞧见周遭一片狼藉,有人匆匆跑开,布鱼躺在了地上,周遭还有好些个尸体。
  有人的,也有其他古怪玩意儿的,难以描述。
  很显然,在我们之前闯阵的时候,有人偷袭了挟持着十里桥土地的布鱼。
  我瞧见这场景,快步冲上前去,却瞧见布鱼还有一口气。
  我赶忙将他给扶了起来,瞧见布鱼身上满是伤口,就如同一个满是漏洞的筛子似的,往外面哗啦啦的流血。

  我抱着他,紧张地喊道:“布鱼哥、布鱼哥……”
  唔……
  陷入昏迷之中的布鱼陡然睁开了眼睛,一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下意识地挣扎,当瞧见旁边的人是我之时,表情轻松了一些,愧疚地对我说道:“对不起,让那人跑了。”
  我说先别讲这个,你感觉怎么样,还撑得住么?
  布鱼苦笑,说我皮糙肉厚,结实得很,受的这些伤都不算啥,而且那帮人也是故意留下我这性命的——他们让我给你带句话,说如果有可能,最好还是能够谈一谈。
  我听到他的话语,放心一些,又忍不住问道:“他们是谁?”
  布鱼抱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讲不清楚,黑雾中来了一群人,怪模怪样的,大概是傀儡,又有一些不像,其中有几个人,我记得是与那家伙一样的守陵人——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我没办法抵挡太多。”
  我说那个十里桥土地死了没有?
  布鱼羞愧地说道:“我被定住了,动弹不得,没有杀死他——不过我刺伤了他,他走的时候,是被人拖走的。”
  这时屈胖三和善扬真人都赶了过来,瞧见布鱼一身鲜血淋漓的模样,都有些诧异。
  等听完我的转述过后,屈胖三笑了,说得,感觉到危机了,所以开始打算和谈了。
  善扬真人阴着脸,说谈什么?谈妥协?
  屈胖三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布鱼的跟前,开始检查起了他身上的伤势来。
  虽然布鱼说自己的这点儿伤势不要紧,但瞧见这还在留着鲜血的伤口,我们还是觉得触目惊心,好在善扬真人从袖子里摸出了一颗金光萦绕的丹丸来,递给了他,说这是我龙虎山秘制的龙虎大力丸,强身健体,整治金创,补充气血的,你吃一颗吧。
  虽然不清楚之前还是傀儡的善扬真人,他这丹丸是怎么弄出来的,但布鱼还是接了过来,吞进了肚子里去。
  随后他长长吸了一口气,盘腿而坐,紧接着两束白气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瞧见布鱼的伤势朝着不错的方向发展,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开始讨论起了布鱼帮那些人带的话。
  谈一谈。
  对于这事儿,我们虽然知晓不多,但也知道,这应该是执宰人的意思——虽然不确定是几个,还是一群,但总之一点,布鱼的存活,就是对方释放出来的善意。
  谈什么呢?
  这事儿也不难猜,无外乎就是想跟我们达成协议,保持着一定的默契,让我们不要去冲击执宰人的位置。
  十里桥土地跟我们聊起过,执宰人的数量是有限的,总共十二个,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有新来的人想要成为其中一员,必然就得有曾经的执宰人被拉下马去,尽管我们不知道这天罗秘境之中的执宰人到底有着什么好处,但可以想象,权力这事儿,如同蜜糖一般,谁也不愿意放弃。

  如果我们安分一些,他们就会跟我们保持一定的默契,可以让我们自由出入天罗秘境,也可以适当地安排一些我们想要的比斗,就如同千通王,或者黑手双城一般。
  但我们若是执意前进,甚至觊觎执宰人的位置,那帮人就不会再这般好脸色。
  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一定会发动最有力道的反击。
  日期:2017-04-02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