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53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真的!别的女人,不管如何伤害我、作践我,我可以无所谓,可以去忍让;可是白姐不行,真的不行!哪怕只是她不经意间的一句话,都会把我伤的死去活来。
  爱情这东西,就像把双刃剑;人一旦陷进去,不是如痴如醉,便是如泣如诉……
  当时我站在那里,死死盯着白姐和麻总,还有那一大束漂亮的玫瑰花,心里好酸、好酸……
  我甚至都开始怀疑,我和白姐的爱情,究竟能否抵得住,金钱带来的诱惑;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给不了她,甚至帮不上她;而面对麻总这么强的情敌,我心虚了、胆怯了;当时我甚至想,就那么一走了之,再也不去看这些虐心的场面。
  可我若是走了,白姐她万一答应了麻总的表白,或者她俩在家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我该怎么办?那样的结果,我不愿看到,更无法接受。

  最后,我一咬牙,转身就往厨房走;到了里面,我故意没关门,万一他们在外面,闹出什么动静,或者白姐受了欺负,我他妈干死这个混蛋!
  在厨房里,我洗菜做饭,白姐买了排骨、鸡肉、猪蹄,还有很多的青菜;这女人,她可真能买,这么多好吃的,难道都是为了伺候麻总的吗?知道我做菜好吃,她是故意让我过来当厨子的吗?
  越想心里越来气,后来我拿起刀,对着桌上的排骨一顿发谢;客厅里的麻总突然就说:“妹妹啊,你这个表弟,好像不大欢迎我啊?”
  白姐立刻笑说,哪儿能啊?哥哥别在意,他就那性格,对谁都这样,跟个二愣子似得;对了麻总,既然今天您来了妹妹这里,妹妹可不能放过机会,你们这次招标的事,哥哥可要放在心上;妹妹可指着您的生意,赚口饭吃哦!
  “哈哈!瞧妹妹说的,这才多点儿钱?!妹妹,哥哥不怕告诉你,哥哥家里衬好几个亿,只要妹妹愿意,这钱我都给你管着!妹妹,哥哥心思,你明白吧?!”
  听到这里,我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刀锋滑过手背,一条清晰的血线,瞬间沿着指缝流了出来。当时虽然痛,但我咬牙没吭声;对比于心里的痛,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闭着眼,我静静地等着白姐的回答;几个亿啊,随便拿出一点儿,白姐的父亲就有救了,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这一切,不就是我想要的吗?我多么希望她好,她幸福!可我的心,却为什么要那么痛?!
  房间里静的厉害,血一滴滴落在地上;我捏着手腕,望着窗外;风吹进来,带着无限哀愁。
  “哥哥,我……”白姐犹豫了半天,刚要回答,那时麻总的电话就响了;他对着电话嚷嚷了半天,最后说,“妹妹啊,哥哥有点急事,不过这东西你收下,哥哥特意在国外给你买的,你戴上看看,指定美的要死!”
  没一会儿,白姐突然尖叫一声,然后说:“哥哥,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戴上!哥哥看看美不美?!”麻总立刻认真地说。
  “嗯!”白姐应了一声,不一会儿,麻总笑了,哈哈大笑;说白姐天生丽质,真是个大美人!最后又说,“戴着吧,这是哥哥的一番心意,你懂的!”
  白姐竟然没在推辞,而是开心地说:“谢谢哥哥,哥哥有心了。”
  最后麻总走了,当我从他们的对话中醒过来的时候,血已经流了一地。
  白姐走进厨房,当她看到里面的场景时,突然大叫一声,“小志,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她惊慌失措地扑过来,我看到了她耳朵上,戴着两颗圆润的翡翠耳坠;真漂亮啊,一定价值不菲吧?跟她的气质很般配,高贵的像个公主一样。
  我冷冷地推开她说:“没事,死不了。”
  她没在意我的态度,而是赶紧去客厅,拿纱布给我止血,又着急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好傻啊,受伤了怎么也不叫姐?!”
  我看着她慌张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两颗津美的耳坠戴在她身上,太美了,我仿佛都不认识她了;有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珠宝能彻底改变一个女人的气质。
  那一刻,身上的痛,加上心里的羞愧,我决定…放手了,真的想放手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没有资格去占有;而她嫁给麻总,这应该是上天安排的,最好的结果了吧?!
  伤口包扎好了,她抬起头,含着眼泪看着我说,你这个呆瓜,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吓死姐了知不知道?!
  我鼻子一酸,紧紧抿着嘴唇,克制着上涌的眼泪,朝她伸出手说:“还给我吧,你已经不需要了。”
  “什么啊?你怎么了啊?”她傻傻地看着我,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我咬牙说:“那枚耳坠,呵!就是地摊上买的那个,还给我吧,那种便宜货,不适合你……”
  她猛地看向我,光洁的额头,瞬间拧成了疙瘩;她质问我,“王小志,你什么意思?!姐…姐不懂!”
  我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说:“没什么意思,一点意思也没有;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东西;它给错了人,放错了地方,你不给也没关系,反正就是50块钱的便宜货;等玩儿腻了,我希望你把它扔掉,我不想多年以后,你再把它拿出来笑话我,笑话我的寒酸……”
  “啪!”我话刚说完,白姐就伸手,狠狠扇了我一巴掌,“王小志,你再给我说一遍?!”她荫冷地看着我,那语气,让人难以承受。
  我捂着脸,特苍白的一笑说,“白总,你那么聪明,听不明白我说什么吗?一个男人,送一个女人耳坠,这代表什么,需要问我吗?而且…而且你还接受了,你还想要我怎样?!”
  她猛地推了我一下,哭着说,“王小志,你好混蛋,姐不准你这么想,姐对他没那意思的!你不是不知道,姐现在需要钱,姐需要跟他做生意,我不能拒他面子,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我咬牙说,“白依依,你摸着心口告诉我,你就没想过要嫁给他?只要他一挥手,你父亲欠那一屁股烂债,全都能给解决掉!你敢说你不想嫁给他?你不是为了你父亲,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吗?!”
  面对我的质问,白姐非常执拗地看着我,她握着拳头,含着眼泪说:“王小志,姐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狠狠朝她吼,“不是吗?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为什么当着他的面,你要叫我表弟?我是你爱人,你尊重过我吗?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你跟他暧昧,跟他调情,你怎么不当着我的面,去跟他上库?!”
  “你……”她伸手指着我,脸色煞白;我无力地说,耳坠很漂亮,跟你很配;可惜不是我,不是眼前这个小男人送的;他送不起,没本事,他不配去拥有那样一个女人,善良的、美丽的、无法言说的女人。
  她被我说哭了,猛地扑进我怀里,打着我胸口说:“小志,姐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拯救爸爸,其它的事,姐真没想过;你不要那样误会姐,千万不要!姐错了,以后再也不那样了,姐不跟他说那种话,不要你难过,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