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51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她,眼睛一热,也哭了;其实她并不知道,悲剧已经发生了,我和陈芳之间,那些肮脏的、罪恶的、难以启齿的事,想想都令人作呕。
  后来我们不哭了,彼此为对方擦着眼泪;她突然一笑说:傻孩子,哭起来的样子好傻,丑死了;以后不准再哭了,知道吗?
  我说你才傻呢,不过哭起来挺好看的,跟林黛玉似得。
  她被我说的不好意思,伸手就打我;我跟她闹,她扑过来,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晚上回到家,跟陈芳做完机械运动以后,我就爬起来,在客厅的电脑上弄文案。
  白天的时候,白姐给我提的一些建议,我觉得蛮好的;不得不说,在工作上,她确实很在行。
  点上烟,打开窗户,凉爽的夜风吹进来,我靠在椅子前,认真修改着策划文案。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能为心爱的人去努力,能和她一起并肩作战去拼搏,这是我的荣幸,更是一辈子的荣耀。
  可一根烟还没抽完,陈芳就个鬼似得,突然出现在了我身后。

  “尚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她突然的一句话,把我吓得一哆嗦。
  我回头说,你怎么还没睡?走路也没声,怪吓人的!
  陈芳双臂交叉在胸前,皱着眉头说:吓人?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
  这女人,一天不找事儿,她就浑身不舒服;我说你别这样,我不想跟你吵架。

  她却咬着牙,特愤恨地走过来,揪着我头发,把我按在桌子上说:王小志,你给我继续装;你以为我不知道?尚美传媒这家公司,是姓白的对不对?!
  我一听,浑身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是啊,陈芳现在也在做传媒行业,尚美传媒在白城名气那么大,她又怎能不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我太大意了,真不该把策划案,拿到这里来做。
  陈芳似乎有些疯癫,我背叛了她,这是她接受不了的。
  她按着我,伸出红色的指甲,不停地往我脖子上挠;我拿胳膊挡着,她抓不到,就狠狠掐我胳膊。

  “你个混蛋!你拿我说的话当放屁是不是?我看你是疯了,你这是在玩儿火!你信不信,我这就让那丫头的父亲完蛋?!”她怒吼着,台灯照在她脸上,面目狰狞地吓人。
  其实我本不应该怕她的,从小到大,我都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可现在,我必须要屈服;因为只有长大后,你才会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单凭一腔热血,就能解决的。
  白姐说的对,当你还太弱小的时候,你要学会隐忍,学会跟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跟你的敌人假客套。这就是社会规则,你若不遵守,最终受伤的就只能是自己。
  想完这些,我猛地站起来,一把抱住陈芳,然后狠狠吻了下去。

  她突然傻掉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对她主动。她有些不知所措,我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把她压在墙上,手狠狠抓着她的胸,疯狂地亲吻。
  她的欲望被勾起来了,野蛮、暴力、霸道,似乎陈芳就好这口;或者说,三十多岁的女人,就渴望这种雄性的剌激。
  我抱着她,对着她的屁股用力撞击,每一次深入,陈芳的指甲都会在墙上,狠狠地划一道。她的叫声太大了,估计左邻右舍都能听见。可她不在乎,她需要那种释放,狂野的、放纵的、毫无顾忌地释放。
  后来我们都到了,我疲惫地趴在她背上;她大口喘息着,屁股一下一下地颤抖。
  我喘着粗气说,你他妈太敏感了,当初我去那公司,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她开的;而且你知道,我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我能找到工作,那是老天开眼!
  她转过头,面色红润地看着我,那眼神有怀疑、也有欣喜;我继续说,你知道吗?因为你,我和她早就完蛋了!当初我抛弃了她,所以她对我只有恨你知道吗?我和她不可能,早就不可能了,你怎么就是不理解?!
  我吼着,因为愤怒,嗓子都破音了;她猛地抱住我,又哄我说:姐姐信你,姐姐相信你;宝贝你刚才,真棒!超喜欢你;你要早这么主动,这么疼姐姐,姐姐又怎么会对你发脾气?疼你都来不及,你知道吗?

  “嗯。”我点点头,放开她说,你给我点时间,凡事都需要慢慢改变,感情这东西,是急不来的。
  听我这么说,她立刻激动道:“真的吗?你真会为姐姐改变吗?”
  我点上一根烟,抽着说,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呢?
  她开心了,忙着跑去厨房,给我切了哈密瓜、削了苹果,最后端着一大盘水果,放在电脑桌前让我吃。
  我深吸了一口气,从认识到现在,这是陈芳第一次对我这么好;当然,这也跟我对她的态度有关。

  我说:你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睡吧,我这边还要忙,否则明天,她又该找我麻烦了。
  陈芳就立刻说:那咱就不干了,反正姐姐也是干传媒的,你来姐这儿,帮姐姐一起做,多好?!
  她想的可真美,妈的!我怎么会离开白姐?!我就说:“芳姐,你的公司刚成立不久,需要有经验的人帮你;我什么都不会,去了也是拖你后腿;倒不如让我在她那里,多学习一些经验;毕竟,你知道的,她的公司在传媒行业里,那可是顶尖的。”
  听我这么说,陈芳很欣慰地一笑,“还是小志最懂事,知道为姐姐考虑;那行吧,你先在她那儿做着,等学的差不多了,再回来帮姐姐。”
  说完,她扭着屁股往卧室走,那样子,简直骚的出水!

  我长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后背都湿透了;刚才,若不是我机智、忍让,可能真就出事了。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风平浪静;周六早上的时候,驾校教练还早早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参加最后一科的考试。
  周六不上班,我就往考场赶;半路上,白姐还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
  我笑着说:“姐,今天驾照考试,一上午就完了,下午我去你那儿,找你好吧。”

  她一听,特别高兴,但又故意说:“姐又不喜欢你,你来姐这儿干嘛啊?不要见你,坏死了!”
  我说那行,我不去了。
  “你敢不来?!”她顿时就不干了。
  “舍不得我啊?”我笑着问她,谁让她口是心非?!
  “你你你……”她被我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坏死了,不跟你说了!来的时候买点菜,你要做饭给姐吃!还有,好好考试,你要考不过,呵!姐打你屁股!”
  我说:“yessir!”她就说我贫嘴;我们吵吵闹闹,不知不觉就到了考场。

  下了公交,阳光洒在脸上;白城的街道,沉浸在了暖暖的春日里。
  我闭着眼,认真呼吸;仿佛生活,并没有想的那么糟糕,仿佛人生,还能看到一丝希望。
  驾照科目四的考试,都是很简单的选择题,对于我这样的学霸来说,就跟喝凉水一样。
  进考场的时候,我见到了温小美,她不再如从前那么浪了;估计是离开了那个男朋友,她也没钱打扮了。

  当时虽然我和她挨得很近,但自始至终我都没理她;这种女人心机太深,我不喜欢跟她打交道。倒是她,好几次都想开口跟我说话,可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又把念头压了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