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48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说话,把头扭向了一边;当你不爱一个人,或者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连谎都懒得说,更不会去赞美对方;因为那样,会让人反胃、恶心。
  她见我不说话,猛地捶了我一下;她哭了,样子有些疯癫,又特别急切地伸手,解我上衣的纽扣。
  “抱着姐,摸着姐的屁股!”她给我发号施令,呼吸中带着急躁,温热的嘴唇猛地吻在我胸膛上。我伸手,机械性地抚摸她,最后拥吻在一起,她疯狂地把我推进卧室,推倒在库上。
  十几天不见,她应该是憋坏了,或者真的有什么烦心的事,想急于发谢。我躺在那里,她骑在我身上,身体左摇右晃、上下颠簸。
  她开心了,手C`ha 在头发里,尽情地欢叫;我侧过头,望着漆黑的夜晚,感受不到一丝快感,就像刷牙一样枯燥无味。
  曾几何时,当我还是个处男的时候,多少个夜晚,我都不停地幻想着,能和一个放荡的女人做这种事。
  那时候,因为没有过**,所以对这东西,充满好奇,充满渴望;有时心里那股邪火上来了,都想出去找一条流浪的母狗解决一下。
  可现在,做得多了,我才发现:**这东西,只有跟你喜欢的人、爱的人,才会产生无与伦比的快感,才能达到生理与心理的巅峰;而对于其她女人,也不过就是进进出出那点事而已。
  后来她到了,我也到了;她趴在我身上,贪婪地呼吸着,浑身不停地抽搐。我把她推开,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卫生;她满足地靠在库背上,指甲轻轻划着我的胸膛。
  “小志,有你在真好,不管姐姐在外面,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只要回到家,被你疼一次,姐姐浑身就感觉好舒服,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她说着,手在我身上不停地爱抚。

  我仰着头,眼眶里含着泪,没有回答她的话,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她豢养的禁脔,只要她需要,你就必须要满足她!这是一种悲哀,男人在失去尊严后,又失去自由的悲哀。
  陈芳得到了发谢,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她在那里絮叨,我没头没脑地听着,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她新开的公司,拉不到生意,一直在赔钱运转。
  后来她睡了,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因为那些烦心的、纠结的、令人苦恼的事,总是在我脑海里回荡。我想着我和白姐的未来,想着短暂的幸福过后,彼此需要承担太多的哀伤。越想心就越痛,后来索性就不想了,因为我无法改变现实。
  我爬起来去了客厅,点上一根烟,打开电脑又开始工作;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已经被我弄得差不多了,但这是在为白姐干活,我不能马虎。

  那夜我熬到凌晨四点多才睡去,虽然累,但心里却无比充实;因为做这些,全是为了那个心爱的女人,只要她能笑、她开心,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第二天到公司,夏主任老实了不少,因为程胖子的计划,没能把白姐怎样,他心里没了底,见到我的时候,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程胖子还是那副死德性,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打网游,还时不时地去外面大厅里,调戏一下新来的小姑娘。这货毫无顾忌,因为他有背景,他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
  当然,我管不着他们,只要不惹我,我也不会给白姐制造麻烦。他俩看我长得又高又壮,还有白姐暗地里罩着,对我倒是客气了几分。

  上午的时候,办公室电话响了,夏主任过去一接,脸色瞬间吓得惨白!
  “白总,是是是,嗯,他在,您要找他?”说完他看向我,指了指电话,很客气地说,“小王,白总电话找你。”
  我过去接了电话,白姐立刻笑着问我:“窝在办公室里干嘛呢?大早晨也看不到你。”她挺开心的,声音有些暧昧。
  其实我也挺想跟她暧昧的,但屋里有夏主任和程胖子,不大方便;我就一本正经说:“正在做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白总,您找我有事?”
  她呵呵一笑,特腼腆地说,“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啊?姐上午没什么事,你上来,跟姐玩会儿。”
  我很严肃地说,白总,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明天就要上交了,我时间挺紧迫的;如果没别的事……
  她立刻说:快点上来,听到没有?!还有,把那份策划案也带过来吧,姐给你指导指导。
  这女人真是的,干嘛非要我上去,感觉她有点发骚,想对我做坏事。
  不过我心里也有点小激动,就说好的,我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我刚要走,夏主任赶忙拦住我说,“小王啊,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对,希望你别跟老头子计较;如果你不介意,晚上下了班,我请你吃个饭,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我看了他一眼,伸手推开他说,夏主任,吃饭就免了,只要你踏踏实实为公司工作,没谁会把你怎样,明白?

  他愣了一下,又扶了扶眼镜,有些难以置信;我对他一笑,他也赶紧赔笑,就说:“小王啊,那还请你在白总面前,多给说道说道;其实我以前不这样的,也为公司出过不少力;只是后来,被某些人给迷惑了,站错了队伍……”
  “你他妈的夏老头,你说谁呢?!”程胖子正打着游戏,突然把鼠标一摔,站起来就骂。
  “我说的是事实!要不是你,我能到现在这地步?程胖子,我早就忍够你了!”夏主任毫不示弱,唾沫星子都崩我脸上了。
  我赶紧拿手擦了擦,摇摇头走开了;狗咬狗一嘴毛,这种窝里斗的人渣,死了我都不会多看一眼。出去的时候,我还刻意把门带上,省得一会儿打起来,闹出了动静,扰乱别人正常工作。
  我上楼,敲响了白姐办公室的门。
  “请进。”她冷冰冰的,感觉很吊的样子。
  我推门进去,朝她笑着挥挥手;一看是我,她立刻抿着嘴唇,站起身来,脸红红地看着我说:“姐今天,漂亮吗?”
  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毛衣,白色宽领打底衫,下身是一条白色牛仔裤,把曼妙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我看着她,感觉特别清新,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更重要的是,她带着一副耳坠,昨晚在夜市,我给她买的那副。
  那么便宜的首饰,她竟然戴着来了公司,这让我很开心;小茜说得没错,白姐不是那种拜金的女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属于我的小女人。
  我说漂亮,特别漂亮!

  她简直美死了,过来就搂住我脖子,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
  我赶紧说,干嘛啊?别这样,在公司呢,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她却孩子气说:看见怎么了?就要他们看见,姐要告诉她们,你是姐的,谁也抢不走。
  我微微皱了下眉,她是不怕,可我不行啊?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别人看见,最后传到陈芳那里,我可就尴尬了。
  她见我眼神闪烁,就噘着嘴,不开心地说:“放心吧,这里是总经理办公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进不来的。”
  “呼……”我微微舒了一口气,她立刻打了我一下,“胆小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