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当我听得入神,白子惠的脸出现在我面前,离着我很近。
  这事我自然不能告诉白子惠了,大舅一家不死心,正在小黑屋里面密谋,其实不是不能说,只是不能这样明面说,一来保护我的秘密,二来给白子惠提个醒。
  “躺着。”
  我自己都觉得回答的妙。
  “死样子!”白子惠笑骂,这一打岔听不到陆家父子的对话了。
  陆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白子惠顺势坐在了我旁边,也靠在沙发上,头却向我倾斜,靠在我肩上,她的头发撩到了我的脖子,很痒,所以我不由自主的一动。
  白子惠小声说:“不专业,扣你工资。”

  还在陆家,我便是白子惠的男朋友,拒绝亲密接触,会露馅。
  我往白子惠那边凑了凑,让她靠着舒服一些。
  白子惠的眼睛眯了起来,不一会竟发出了鼾声。
  呼呼。
  下午的时候,老爷子找了过来,白子惠依旧睡着,我想叫她,老爷子示意我让白子惠多睡会。
  就这样白子惠一觉睡到了傍晚,才醒了过来,她揉着眼睛,问道:“我睡了多久?”
  我看了看手机,说:“二个多小时了。”
  白子惠先擦去了口水,然后伸了伸懒腰,说:“睡的可真舒服。”
  我说:“你可是舒服了,我半边身子都麻了。”
  白子惠掐了我一下,她心情不错。

  在陆家吃的晚饭,跟中午不同,晚上人少,都是小辈,气氛很好,吃的很简单,中午的一些剩菜,主食是熬的小米粥,凝了一层米糊,还有三鲜馅的包子,一口下去,大大的虾仁,满足。
  吃过了饭,又饮了茶,白子惠说要走,老爷子执意挽留,拧不过老爷子,我们住了下来。
  晚上,自然是我和白子惠一起睡,家宴时,白子惠连活好这种话都说出来,分房睡就有点太无耻了。
  我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意味着无限可能。
  实际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一进屋,我刚欣赏屋内的装潢,白子惠已经摆好了笔记本,我说:“不是吧,这么拼?”

  白子惠启动电脑,说:“局面刚刚打开,不努力怎么能行呢。”
  可惜了,这屋子是中式的,看起来古色古香,房间应该熏过香,味道淡雅,中式的床看起来很结实也很舒服,被褥恰好是大红色,就差贴上一个喜字,房间是套间,有设施齐全的卫生间,干湿分离,另外还有一个大浴缸,两个人一起也不觉得拥挤,就算不做点什么羞羞的事,戏戏水也是好的。
  从卫生间走出来,白子惠喊我过去,她直接扔给厚厚的一沓文件,我翻看,是公司客户的资料。
  “帮我分类一下。”
  文件已经被标注好了,属于谁的客户。
  我说:“这是要抢客户了?”
  白子惠头也不抬的说:“我大舅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他会搞点事情的,属于我的客户在公司里占七成,这七成我要保证绝不会出乱子,另外剩下的三成我要尽力争取。”
  我说:“你这哪里是找男朋友,你是找一个日夜给你工作的劳工啊!”
  白子惠抬头,对我嫣然一笑,说:“谁让我付的钱多。”
  我坐下来,整理材料,心说,白子惠,如果你长得不是这么漂亮,给再多钱我也不干,其实,我不反感白子惠这样安排,如此朝夕相伴,日久会生情,没准工作着便工作到床上去。

  把客户资料整理完,白子惠看了一眼,问我那边的客户有没有问题,我说问题不大,白子惠让我最近去走访一下,带上些礼物,联系一下感情,防止陆家父子捣鬼,说完白子惠又拿了一些资料给我,让我看看,这是一个大单子,白子惠是要全力争取的,如果这个单子下来,效益极高,我看白子惠的电脑是一些职员档案,这是要劝退一批人了,想想也对,毕竟公司换了天,以后姓白了。
  我问白子惠这是不是有点敬业了,白子惠说:“董宁,你别看我赢了今天这一局,可这才刚刚开始,公司做到了自主独立,损失的也不小,起码之前有总公司的支持,陆景辉跟我闹的僵,明面上不敢太过分,这是一部分,另外,陆景辉肯定会打压我,连带着卫家也会对我下绊子,对初期我不太乐观,这个时候,必须拼。”
  陆家父子在背后谋算白子惠的同时,白子惠已经对全局有深刻的认识,并积极做出应对,这就是差距吧。
  陆老爷子大概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狠下心来支持散伙。
  我说:“好的,不过,你现在局面打开,是不是不需要我假扮你男朋友了。”
  白子惠放下了资料,说:“当然需要,现在我身边没什么可信任的人。”
  我说:“不当你男朋友,也可以被你信任啊!”

  白子惠冷哼一声,说:“你是嫌我不漂亮,还是嫌我挡了你的桃花运,抑或是觉得一个月五万元太烫手,跟钱过不去。”
  见白子惠有些生气,我解释说:“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
  白子惠说:“这口饭你就安心的吃着吧,短时间内我都需要你,我那几个不省心的舅舅如果知道你是我雇来的,非要闹翻天,再者说,我的名声都被你毁了,你要对我负责。”
  白子惠的口气让人无法拒绝,我现在真是痛并快乐着。
  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我们才上床睡觉,简单的洗漱一下就睡了,根本没什么涟漪,累的。
  吃完了早饭,我们才走,老爷子把我们送了出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车上,白子惠让我回家休息,休息好了就去走走客户什么的,她说股份的事情可能要扯皮一下,但她会优先处理此事,股权变更之后,她会清理一遍公司,这两天杂事比较多,她让我好好看看她给的资料,写一份计划书出来,这个要保密的,是公司重要的战略,我先不要去公司,先在家工作。

  其实也是就一些前期的工作,事情并不多,算是一个大的思路,白子惠已经有了构思,我顺着她的想法细化一下,只是现在公司正值多事之秋,必须找个足够信任的人,那就是我了。
  我说可以考虑考虑B哥,白子惠说会的。
  上午在家休息了一会,近中午的时候接到路明浩的电话,他说想见一见。
  陆明浩的动作挺快,我没拒绝,只是做了一些准备,我很想看看路明浩怎么拉拢我。

  我觉得这很有意思,我知道陆明浩要做什么,所以有一份悠然自得在胸,坐车前去赴约,到了市中心,见面的地址是一家KTV。
  陆明浩正在门口等着,见到我下车,极为热情的过来,看样子想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可能自觉有些过分,便收了回去,改成拍了拍我肩膀。
  让陆家大少爷在门口迎接,我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这才对,可惜心里清楚陆家是什么货色,并且,为了拉拢我出门迎接也有些过,陆明浩还是火候不够,昨天闹得那么僵,今天上赶着巴结我,底牌一览无余。
  演戏我没太大天分,我只能带着微笑于陆明浩周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