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28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沈宁西洗完头又吹了头发,所以弄了比较长的时间,不然她一出来就能发现权振东的不对劲。可惜,等她出来的时候权振东已经伪装好了,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一切如常,根本看不出他之前痛的在床上打滚。

  而且他只打开了一盏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出他的神色有什么不对。
  看到沈宁西出来,他甚至还起身上前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说到:“你先睡吧。”
  沈宁西看着他的背影,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再疑惑的看了看空调,难道空调坏了吗?为什么他的唇那么的凉?
  权振东踩着稳健的步伐进了浴室,从背后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来。

  可是一关上门,他就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若不是靠着墙,他早就一头栽了下去。
  沈宁西到底是放心不下,跟了过来,她敲了敲门,问到:“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权振东粗喘了一声,呼吸也变得格外困难起来,他费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极其艰难的说到:“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想多泡一会儿……你先睡吧。”
  沈宁西听他声音虽然有些低,但还算有力,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心也就放了下来,她说到:“那你洗吧,有事叫我。”

  权振东靠着墙壁歇了一会儿,等身上恢复了一些力气才慢慢站了起来,缓缓的挪到了浴缸旁边。
  沈宁西已经把洗澡水放好了,温度正合适。
  他抬手去解衬衫上的扣子,可是手一直在抖,解了半天也没解开一个,他干脆放任自己跌入浴缸,任由温热的水流将他全身都包裹住。
  在热水里面躺了一会儿,腹部那可怕的绞痛才好了一些,他把湿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去,结果却看见自己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痕,青的青,紫的紫,格外吓人。最严重的还是他腿上那一块,那是撞到桌角的时候留下的,已经发黑,上面甚至还隐隐能看到血丝。
  那些伤口看起来狰狞,其实并不严重,之所以会那样是因为白血病造成的免疫系统受损,身体的修复能力下降,他格外容易受伤,却非常不容易好,哪怕只是轻轻磕了一下,也会变成这样看起来非常严重的淤痕,也许一个小小的感冒也能要了他的命。

  他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那些淤痕。因为他感觉到,死亡正在一步步逼近。可是他还不想死,他一点也不想死,他舍不得沈宁西。
  权振东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出来的时候还把睡衣的扣子全部扣上了,因为他不想沈宁西看到他身上那些恐怖的痕迹。幸好,沈宁西已经睡着了。
  沈宁西本来是想等权振东出来的,可她实在太累了,不一会儿就陷入了睡梦中。
  权振东松了一口气,然后轻手轻脚的上了床。
  似乎是感应到他来了,沈宁西喊了一句:“振东……”权振东躺下,动作轻柔的将她抱入了怀中,轻声答了一句:“我在。”
  沈宁西没再说话,依偎进他的怀里,乖乖的睡着了。
  看着怀中安静沉睡的她,权振东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了下来。他已经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主要办两件事,一是和陈寒雪离婚,二是立一份遗嘱,声明把自己的遗产全部留给沈宁西。
  夜已经深了,他却了无睡意,只怔怔的看着沈宁西发呆,他曾以为自己会和沈宁西结婚,结果却娶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陈寒雪。他曾以为自己能陪着她走过每一场风雨,结果只不过是从她的生命中匆匆路过。
  她才二十多岁,还这么年轻,人生的道路还那么长,而他,却只能陪着她走到这里。
  他没办法再保护她,所以希望他留给她的那些钱可以让她过得好一点,然后找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平平安安度过下半生。
  “小西……”他的手指,轻轻的梳理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眸中,是掩藏不住的痛苦和深情。
  可是熟睡的沈宁西并不知道,她依然安静的沉睡着,也许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的眉心忽然紧了一下。
  权振东急忙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告诉她自己在她身边。

  沈宁西往他怀里靠了靠,脸颊满是依赖的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然后继续睡觉。
  权振东箍住她的肩膀,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两眼迷茫的看着前方。沈宁西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走在路上旁边跳出一只野猫也会吓一跳。从前他虽然笑她胆小,但总是会站在她身旁好好的保护她。
  但以后,恐怕是不能了。她又变成了一个人。
  “好好的生活下去……”这是他对她最后的期望。
  睁着眼睛看了一夜,窗外的夜色渐渐发白,想到又要开车回a市,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休息。
  如果离别是注定的,那么任他怎么祈求也无用。他只能等着那一刻的来临。
  第二天起来,听说他们要走,老阿婆是千万个舍不得,拉着沈宁西的手一直说:“怎么就走了?再多住几天吧?不急着回去!”
  沈宁西没有说话,却把头偏向了一边,偷偷的抹眼泪。
  权振东说:“阿婆,我们也想多住两天,可是不行啊,那边事儿多着呢,必须赶快回去。”
  “大年初一的回去?不行,要不明天?”阿婆认为这个有讲究,你新年第一天在干什么,那么你这一整年都会干什么。你要是在忙碌,就意为着一整年都会忙碌。你要是出门远行,那么这一整年都会在外漂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说什么也不会允许的。
  权振东也想多住两天,可他怕自己的身体吃不消,要是再发病,很可能会吓到她们两个的。
  想了想,他说到:“阿婆,我答应你,明年春节的时候再来看你好不好?”
  明年春节?这个诺言实在太遥远了,老阿婆自然是不满意的:“就多住一天也不行吗?就当是陪陪我这个老婆子?小西,你说呢?”

  她转头去问沈宁西。
  沈宁西已经有些犹豫了,阿婆说的这么诚恳,她真的找不到理由拒绝。
  可是权振东却一口回绝了:“真的不行!”
  他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沈宁西脸色变了变,心中闪过一丝黯然,难道他真的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离开她?那么昨天的柔情蜜意,其实都是她一个人的错觉了?
  见权振东这么坚决,老阿婆也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没用了,只能说到:“春节太远了,还是等明年塘前荷花开的时候来吧。”
  权振东看了一眼沈宁西,明年塘前荷花开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精力来,也不知道沈宁西还会不会愿意和他一起来。
  日期:2016-11-2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