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但房改配套金没影,拆迁补偿金也没到位。据曹金海和周家林讲,财政局反正总有理由,否则就是哭穷,就是不给钱。明知对方只是借口,可曹、周二人也没脾气,也不敢跟财政局翻脸。看来只能找彭少根了,也只能自己去找,曹金海和周家林根本没这个面子;尤其曹金海去找的话,极有可能会坏了事,彭少根最讨厌这个“叛徒”了。
  钱款没有到位,但省里的电话却跟过来了,不但省建设厅催问工程进度,省政府也是催问项目进展,催问城建规划完成情况。
  当天下午,楚天齐到了彭少根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门,彭少根不显热情,但也并不冷淡,很正常的同事见面。
  用手一指对面椅子,彭少根道:“天齐市长,很难得呀。平时你除了下乡,就是到项目现场,要不就是在屋里钻着,串门时候很少的。”
  “我今天也不是来串门,而是有事请彭市长帮忙。”楚天齐直接说,“拆迁补偿金的事,还请彭市长帮着考虑一下。”
  彭少根叹了口气:“哎,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难呀。钱就那几个,好多还只是个数字,根本没到位,可指着的地方却多的不得了,而且好像谁都是十万火急的样子。”
  “彭市长,拆迁的事的确迫在眉睫。现在各项目部已经进场开工,都摆开了大阵仗,而我们的拆迁工作却很显滞后,这样就会耽误工程进度,好多事情就都被动了。如果补偿金不能及时到位,拆迁的事就会被拖延下去,就会夜长梦多,不但影响工程进度,而且被拆户也会狮子大开口,提出额外条件。”楚天齐说的很诚恳,也较婉转,潜台词就是,若因为补偿金的事导致城建工作受影响,那么政府就要负责任,主管财政领导也有脱不了的干系。

  虽然楚天齐说的委婉,但彭少根焉能听不出来,于是严肃的说:“全市各项事业固然离不开财政的支持,但财政也不能自己生钱,必须要各部门挣钱供财政支配,尤其好多项目纯粹就是花钱。”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有好多部门,也包括这些投资企业分明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对方也有潜台词:你楚天齐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分管的大多都是花钱项目,创收项目和创收额度很少。对方“以牙还牙”也在情理之中,而且现在自己有求于人,于是楚天齐并未就此事较真,而是换了一个说法:“彭市长,拆迁补偿金毕竟都是开发企业出钱,人家已经第一时间把钱给我们了;现在是咱们不能及时拆迁,人家有点想法也是正常的。春节前的时候,这批资金一直在流转,现在按说也该走完流转程序了,拆迁补偿金在近几天能到位吗?还请彭市长多多予以支持。”

  彭少根叹了口气:“哎,我何尝不想支持呀,可是……哎,我就是个拿着钥匙的使唤丫头,什么权利也没有。即使有点个别小权利,也早就有几张大嘴等着了。就拿房改试点配套金来说,如果由市财政统筹管理的话,财政的调节自由度就大一些,可这些钱去年被别人牢牢抓着,今年又盖帽由你指挥,我是根本就没有闲钱呀。拆迁补偿金的事,不瞒你说,我顶多就是过路神仙,那些钱早就被其它一些事项占用了,我是一百个不情愿呀,可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我也只有服从的份。那天会上你也见了,我被批成了什么,不夹着尾巴怎么行?财政局更是每天战战兢兢,又得做事,又怕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其它事项占用?”楚天齐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禁很是惊讶,“那可是企业出的钱,是要求必须专款专用的。”
  彭少根一副无奈神情,“当然,不是占用,只是临时拆借,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千万不要和其他人说,否则我不好做人。这事……我违反某些规则了,是不该说的。”
  “那拆迁的事怎么办?”楚天齐说话很急。他听的出来,对方在影射王永新。
  “哎,怎么办?”彭少根再次叹了口气,“还得我这个丫鬟去筹措。你楚市长亲自找来了,我怎么也得认真对待呀,我尽力吧。”
  “什么时候能把钱拨下去?城建的压力很大呀。”楚天齐不无担心,“城建局既是市政府的行业管理部门,对全市城建项目负有管理和领导责任,又有为企业提供优质服务的义务。本该做的工作却做不到,要想尽到管理职责,要想很好的管理投资企业,根本没有说服力呀。”
  “你说的事,我当然清楚,我是老成康,对成康的经济发展无比重视,尤其对城建工作更是大力支持。怎奈……不讲困难了,我应力去调配,争取在近几天,最快在月底,最迟在下月上旬帮你解决一些。好不好?”
  虽然对方的话不无应付成分,但楚天齐也不能再说过分的话,只得对对方真诚拜托,请对方多考虑城建工作的难度,尽快给予最实际的支持。
  离开常务办公室,楚天齐回了自己的屋子。
  本来对于找彭少根的事,楚天齐就不抱大希望,现在找完对方,心中这种希望更小,反而增加了担忧。彭少根可是说了,那些钱被有的项目占用了,他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分明在影射市长王永新。对于彭少根所言,楚天齐并不完全相信,但也觉得并非空穴来风,可是这事又不便核实,总不能直接去问王永新吧?
  无论资金是否被占用,被谁占用,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什么时候能拨下拆迁补偿金来。资金被挪用,在政府那是司空见惯的事,只不过大多数都是能做不能说,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在这种潜规则下,遵守了那就是顾全大局,要是提出异议,甚至据理力争,那就是不识大体。
  做为体制中人,楚天齐当然也想顾全大局,也不想去做大多数人眼中的“刺头”,可拆迁办都等着呢,投资企业也都关注着呢,问题得处理呀。自己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呢?楚天齐提出了问题,但却一时没有答案,没有一个既稳妥又能解决问题的方案。
  “笃笃”,屋门轻轻敲响,李子藤走进屋子,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径直来到办公桌前,李子藤把一份文件递到了楚天齐面前:“市长,省建设厅文件。”
  接过文件,楚天齐大致浏览了一下,并未发现担心的事情。刚才听说是省建设厅发的文,楚天齐第一反应就是,是否针对成康,是否有针对自己的举措。现在看到仅是要求学习建设部发文的文件,他不禁暗笑,笑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把文件放到桌上,楚天齐说:“按程序传达吧。到城建局开会的时候,我去参加一下,强调强调。”
  李子藤迟疑了一下,然后右手食指点在文件上:“市长,您看这里。”

  “张天凯副省长出席。”楚天齐读着对方手指位置的内容,然后说“怎么啦?以前张副省长也出席过这种会议。”说到这里,楚天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市长,您有时间的时候,浏览一下省政府网站。”李子藤说,“我得去市委一趟,送一份文档过去。”
  日期:2017-11-0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