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咚”、“啪”、“啪”、“哗啦”,一串声音接连响起。
  “咚”一声,是张鹏飞倒在沙发上的声音。
  连着两声“啪”,是录像机撞到墙壁又掉到地上的声响。
  “哗啦”声响是录像机摔的四散横飞的声音。
  “你……姓楚的,你使诈。”张鹏飞半仰在沙发上,手指对方。
  “录像带得留下,那是你挑衅的罪证。”楚天齐没有接张鹏飞的话头,而是紧走几步,捡起了那个小录像带。
  “姓楚的,老子跟你没完。”张鹏飞猛的坐了起来。

  “你想怎样?”楚天齐一瞪眼,“滚。”
  “平时都是老子让别人‘滚’,头一次有人跟老子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说着话,张鹏飞拿出手机,在上面拨着号码。
  “滚。”楚天齐手指门口,“趁老子现在还没改变主意,否则抬你出去。”
  “你……”张鹏飞迟愕一下,停止了拨号,然后手撑沙发,站了起来,“姓楚的,咱俩没完。”说完,向外走去。
  “等等。”楚天齐喊喝住对方,“你要先想想,如何赎出这盘录像机,否则有你们好看。”
  “妈的,走着瞧。”放了句狠话,张鹏飞跌跌撞撞走出副市长办公室。

  “咣”一声响动,屋门关上。
  看着被摔的还在微微颤动的屋门,看着地上的塑料碎屑,楚天齐脸色由阴转晴,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心中暗道:老子就要这个效果。
  今天张鹏飞上门,楚天齐没想到,但一看到对方,他就知道是什么事,因为曹金海已经提前汇报过了。对方一开口,果然如楚天齐所料,正是曹金海汇报过的幸福小区申报样板工程的事。
  紧接着,张鹏飞先是装模作样,大讲道理,然后又狐假虎威,一会拿建设厅说事,一会儿拿成康城建发展做诱饵。总之,那小子就是要拿建设厅压自己,要拿官二代的身份以及董建设的权利逼自己就范。对方的这些套路,已经在楚天齐的预测中,并不觉得有什么新奇,更不会受其所制。
  但张鹏飞公文包藏录像机,楚天齐却没提前料到。原因之一是,张鹏飞今天是无约而至,楚天齐提前没有思想准备,也不可能考虑那么细。第二个原因是,楚天齐只想着张鹏飞会狐假虎威,没想到对方还有预案,楚天齐轻敌了。第三个原因,公文包上的那个摄像孔外遮着一层同色薄纱,不专门去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异样。
  之所以对公文包产生怀疑,主要还是张鹏飞的连续盯问,要自己承认“公报私仇”,引起了楚天齐怀疑。同时张鹏飞的看似无意一瞥,也让楚天齐关注到了那个黑色公文包。楚天齐毕竟做过公丨安丨局长,尤其在首都受过三个月的特别训练,这一留心,就发现了包上的端倪。但他还不确定,这才故意绕过桌子,假装要对张鹏飞动手。刚才张鹏飞还气焰嚣张,一下子变的熊了大半,这让楚天齐意识到,对方表现反差巨大应该是缘于自己是否在被录像范围。于是,他趁机给对方“上茶”,并接着借“让茶”之机弄倒茶杯,找到了“检查”对方公文包的机会。

  果然那小子包里有机关,本来想着直接扣下录像机,又恐留下后遗症,楚天齐这才设计了“抢录像机”一节,才让张鹏飞自己“失手”摔了相机,自己趁机拿上录像带。如果不是楚天齐故意的话,就是十个张鹏飞绑一块,也甭想碰到那根挂绳,更别想拿到录像机。
  看了看手中录像带,楚天齐心中暗道:不知这东西能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然后他微微一笑,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那个墙角并不存在的摄像头。副市长办公室怎能安那种东西呢?
  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办公桌前站着秘书杨永亮。

  右手食中二指在桌上轻轻扣了几下,王永新抬起头来,看着对方:“永亮,真如你所说?”
  “是的,张鹏飞在进楚天齐办公室的时候,一直满脸怒气,骂骂咧咧,绝对是找楚天齐算帐去了。”杨永亮点点头,“现在这么长时间没出来,肯定是把姓楚的收拾了。”
  王永新“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然后挥了挥手。
  明白市长的意思,杨永亮轻轻退出市长办公室,又轻轻关上了屋门。
  看着关上的屋门,王永新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心中暗道:果然斗起来了。
  让楚天齐和张鹏飞掐架,是王永新想出的一个两全之策。这样既可以验证楚天齐有无大靠山,也能以楚抵张,“以毒攻毒”;自己反倒落的轻闲,省得要去面对张副省长。即使楚天齐真有靠山,自己也有退身之策,自己是让楚天齐干的份内之事,并非强加于身。
  刚才听到张鹏飞去找楚天齐,王永新很是兴奋,立刻想到了“狗咬狗两嘴毛”。但他也不禁怀疑,怀疑张鹏飞能不能占到便宜,怀疑杨永亮讲说的是否属实。
  “叮呤呤”,桌上电话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王永新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走了?……像斗败的公鸡?……他说了‘滚’?……哦,知道了。”说完,挂断电话。
  把电话听筒放到话机上,王永新心中暗道:果然和杨永亮说的不一样。那么谁说的准确呢?
  转念一想,王永新又笑了:管他谁胜谁败,只要斗起来就好,自己就要这个效果。
  时间已经到了三月下旬,房改试点配套金更是没影,也听不到建设厅所谓的“审计”准确消息。
  据曹金海和常玉州讲,他们在和省建设厅打听审计消息时,对方根本不予答复,还态度极其恶劣的进行训斥,让他们把心思多用到工作上。对方还说,省厅如何做自有安排,岂能随便示之于人?
  曹金海和常玉州汇报的情况在自己意料之中,楚天齐只是为了进行确认,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反而奇怪了。现在楚天齐已经彻底坚信,“审计”就是董建设卡经费的幌子,而且自己期望的特殊情况也未出现。看来董建设是不准备痛痛快快给这笔钱,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去要了。自己就能要下来吗?自己又该如何去要?想了好几个办法,都觉未必有效,楚天齐便只得做罢,只得再图良策。可他的心里却并不轻松,房管所一直等着用配套金做经费呢。虽然常玉州并未天天追着自己,但就冲对方那苦兮兮的神情,想必已经特别艰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