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2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一开宴,汪翠兰就说去了一些感谢领导,感谢同仁的话,后来,隐隐约约的透露出过一两天县里组织部门要来摸底的话,大家这次啊恍然明白,这汪翠兰是要高升了。
  一下子,酒宴的气氛哟对岸沉闷,好一会,都没有人说话。
  有的人是看到她的高升,暗自感叹自己的前途,有的人是在考虑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和调整变化,这里面,唯独夏文博心情最为复杂,也只有他知道汪翠兰的调动是如何得来,那可是用她侄女的处血换来的。
  夏文博即有些为汪云感伤,又有些对汪翠兰的难舍,更有些对今后乡政府工作的担忧,毕竟在工作上,汪翠兰还是很有魄力的一个助手,失去了她的协助,还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默默的端起了酒杯。
  后来还是万子昌最先恢复情绪,哈哈的一笑,说这是好事,从东岭乡出去的领导,都是好样的!
  可是,明眼人还是看得出来,万子昌眼中也多多少少的残留了一些嫉妒,这也可以想象,为了一个正科级,万子昌呕心沥血,机关算尽,但人家汪翠兰似乎轻描淡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提升上来,和自己一个级别,他肯定一时难以接受。
  直到酒宴快要结束的时候,气氛才慢慢的热烈起来,大概所有人心里的那点算盘也都打完了,有人说起了笑话,有人给汪翠兰敬酒恭贺。
  汪翠兰为了能顺利的通过组织部门的摸底,今天也是大出血,酒宴过后,邀请大家到卡厅去唱歌跳舞。
  夏文博本没心情去,架不住徐副乡长等人的死拉活扯,也只得从了。
  一进舞厅,
  汪翠兰随即站了起来,走到夏文博的面前,对他:“夏乡长,如果不嫌弃,我陪你跳一曲舞。”
  “来一曲,来一曲......”大家一齐鼓掌吃喊,厅里的气氛更加活跃了起来。
  “咦,万书记呢?”夏文博这才发现少了个人。
  “他走了。”汪翠兰说。
  “管他走不走,我们唱我们的。”徐副乡长走到电视旁,拿起话筒,:“我为你们助助兴。汪乡长,来什么曲子。”
  “随便来一首吧!”

  徐副乡长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噪子,夏文博与汪翠兰也作好了准备,乐声开始,徐副乡长的高音唱了起来: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里迷惘......
  夏文博与汪翠兰跳了起来,他们时分时合,张开又臂,又拥在一起,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很到位。汪翠兰扭动着肉感的腰肢,在这小小的地方,她完全表现出了一个艺术家的形象,她的姿态,她的神情,表现出了迷惘人生的追求,她的一笑一颦,如一个失意者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如一个在黑暗中的人对光明的追求,又如游子对故土的迷恋......汪翠兰很投入,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大概是她最美好的时刻。
  看到汪翠兰这幅表情,夏文博也暗自点头,去吧,去吧,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每个人的追求也不一样,汪翠兰是如此渴望着离开东岭乡,那也只好随她去吧。

  一曲终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汪翠兰还沉浸舞上角色的情景中。
  夏文博拉着汪翠兰的手,坐在沙发上,他赞道:“汪乡长可惜入错了门。你有杨丽萍的舞技,步子也跳得很到位,如果汪乡长搞艺术,一定会成为名人。”
  “夏乡长的嘴真甜。夏乡长也跳得很好呀,跳舞就要一个好搭档,有一个好舞伴,真是一种享受。”
  “汪乡长,汪云也调走吗?”
  汪翠兰一怔,而后点点头:“嗯,她调到县文教局去!”
  “挺好,挺好的!”
  舞曲再次响起,乘着没人注意,夏文博也走了,这里的人都在笑着,可是,有谁能知道汪云的心情呢?一想到这个小丫头,夏文博的心就收缩在一起了。
  回到房间,也不等张玥婷的电话了,蒙着头睡了过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大川从丽珍的家里返回了自己家,他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丽珍,每天总希望看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为了和她长时间的待在一起,张大川开始帮着丽珍研究市场,准备和她一起做生意了。
  今天他们跑了好多地方,谈了好几个项目,两人心中也大概的有了一个目标,准备往装修市场方面发展,代理一家温州的高档卫浴产品,只是谈了好久,还有一些分歧,只能先冷静一下,过后再谈。
  回到了家里,老婆正在家里等他,见到张大川回来了,老婆马上站了起来,对他:“大川呀,你听没有?”
  “听什么?”张大川放下包,坐在沙发上。老婆坐在了他的旁边。
  “听说你们东岭乡的汪翠兰要调到妇联任一把手了。”
  张大川顿时脸色一沉,他最近很怕有人提到‘汪’字!
  老婆看着张大川,她见张大川脸色很难看,便关切的问,“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像大病的样子。”
  张大川没有做声,他倒在了沙发上,闭起了眼睛。
  “这么是真的了?大川,县委县政府怎么能这样!汪翠兰才当了几年的副乡长,她还没有你资格老呢,就成正科,哼,这女人一定是献肉得来的位置!”老婆推了推靠在沙发的张大川,“我明天就去县委找孙副书记......每次让你去找他,你都不去,我去!我要问他,清流县的用人原则是怎么样的?”
  张大川睁开惺忪的眼睛,:“算了吧!就全凭他们发落。”
  张大川说完,又把眼睛闭上了,他心里真的很苦,要不是当初夏文博和最近死扛,自己早都是东岭乡的乡长了。
  这次花费了一大笔钱,还赔上了老婆,才解决掉汪翠兰和汪云的事情,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自己才有出头之人啊。
  老婆生气的哼了一声,走到房间内,独坐了一会,便走了出来,大声的:“你听凭他们发落,我可不想被他们折磨死去,我明天就去县委,是不是要把你张大川一直压着!”

  张大川还是眯着眼睛打靠,没理老婆。他听老婆絮叨不止,便站了起来,瞪了她一眼,往卫生间里走去。张大川好好的洗了一个澡,便早早的躺在床上休息,他是有苦说不出。
  晚上,张大川被一个恶梦惊醒,他回忆着梦境,恍恍惚惚的,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在一个悬崖上堕下了深谷。张大川已难以入睡,他想得很多,想得很乱,想着烦恼的事情,内心阵阵绞痛。
  张大川辗转反侧,他睁开眼睛,淡淡的月亮从窗帘中透进房间里,他看到老婆侧着身子,听到时不时叹了一口冷气。看到老婆这个样子,张大川更是睡不着。
  张大川悄悄的起了床,来到了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了一会,看到墙壁上挂着的万马奔腾的电子时钟,已是二时过十分,张大川呆呆的看着秒表一秒一秒的跳着,足足看了几分钟。张大川抽了支烟,披起外套,踱了出门。
  日期:2017-06-08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