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47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刻,白姐的豁达,让我深深低下了头;面对这样一个女人,你的一生,都将是亏欠的,无法释怀的。
  “小志,饿吗?姐带你去吃饭吧。”她的语气不再霸道,多了几分理解,几分客气。
  这样听着,虽然很舒服,但总感觉怪怪的。
  她一笑,推开车门说,天黑了,还是姐开吧?

  我们走到前面坐下,我摇下车窗,抽着烟说,其实我可以开的,教练说我只是差个证而已,水平什么的,早就可以上路了。
  她把车开起来,特得意地撅着小嘴说:姐还想多活两年,跟某个人爱来爱去呢;万一出了事,那不亏死了啊?还有啊,你怎么老抽烟啊?你才多大?赶紧把烟掐了,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没人管你了是不是?!
  我笑着把烟掐了,感觉被一个女人关心,特别幸福。
  后来我们去了东街大排档,吃了烤肉和海蛎子;然后又围着夜市转,她看到有人在那里摆摊卖首饰,就兴冲冲地拉着我过去买。
  那时候,她真的跟个孩子一样,说自己从没来过这种地方,更没人在夜里陪她逛街。

  我们到了首饰摊前,她特认真地在那里挑;后来又抓着一对耳环,跟老板讨价还价。
  我悄悄碰了一下她说:“大姐,你那么有钱,还喜欢这些东西啊?”
  她立刻白了我一眼,“姐就想要,要你管啊?!”她把耳坠带上,又拿着镜子美了美;我看着她,那副耳坠虽然便宜,但戴在她身上,却显得那么漂亮。
  “小志,你给姐买好不好?买了送给姐!”她像个孩子一样看着我,然后又说,“哦,差点忘了!”她赶紧从钱包里拿出200块钱,悄悄往我手里塞。
  我挡开她说,“姐,我有钱,以前在肯德基打工,挣了三千多,到现在还没花完呢;这幅耳坠,我要用我自己挣的钱给你买!”
  说完我付了钱,才50块,虽然有些寒碜,但白姐高兴死了,一路上美的都不行。
  有的时候,女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多付出一份爱,在她眼里,你们共同经历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不可替代的;哪怕只是个便宜的耳坠,也会让她珍藏一生。
  那晚,我们手牵着手,从夜市这头,一直走到那头;然后再返回来,重新再走。现在想想,好傻啊,呵!可那时候,怎么就觉得那么幸福呢?感觉不到疲倦,触摸着彼此的指尖,就想那么一直走下去,夜市不要散,黎明不要到来……
  可有些事,绝非你想怎样就怎样的,越是美好的时光,就越是短暂的可怜。
  正当我和白姐,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陈芳的电话就来了。
  “王小志,你在哪儿?”她冷冷一问,我猛地回头,左右环顾,生怕恰巧被陈芳碰见。
  “我…我在公司,怎么了?”那时虽然慌张,但我还是极力让自己语气平静。
  “妈的,你他妈从老家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她开始骂我,我赶紧捂住话筒,白姐就在旁边,我不想让她听见。

  我赶紧说,我们公司最近活儿比较多,大家都在加班,我哪能搞特殊?反正公司也有宿舍,我就在那儿凑合睡了几晚而已。
  听我一说,陈芳松了口气,“今晚别加班了,回来陪我。”
  “哦,那行,我这就回去。”说完我挂掉电话,转头的时候,我特愧疚地看着白姐。
  白姐靠在车前,高跟鞋点着地面,很随意地说,是她吧?让你回去是吗?

  我点点头,把头扭向一边,点上烟狠狠抽了一口;夜风出来,烟雾瞬间消散在了清冷的大街上。
  白姐很不自然地一笑说,赶紧回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还有,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对了,有钱打车吗?姐再给你点钱,拿着零花。
  “姐!”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哭了,那种愧疚,简直让人无法承受。
  “小志,不哭!”她伸手摸着我的脸,拇指滑动,轻轻擦去了我脸上的泪,“回去吧,姐没事的,明天上班,不是照样见嘛!”
  我点点头,把她送进车里,让她先走,然后目送她离开后,我才到路边打了车。

  在车上我就想,我和白姐这样,算是什么关系呢?搞不明白,有点像偷情。
  后来我又开始愧疚,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们会遭受伤害;因为我不会给她将来,而她必定要嫁给别人。
  只是现在,我们爱的那么热烈,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对于未来,我和白姐,都很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回到陈芳那儿,已经是深夜了;那晚她喝了很多酒,有洋酒、有啤酒,瓶子散落了一地,她斜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自饮自酌。
  我把外套脱下来,弯腰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她晃晃悠悠坐起来,朝我勾勾手说:“王小志,别收拾了,过来陪姐姐说会儿话。”
  我说:“你说吧,我在这里听着,不耽误干活。”其实我根本不想听她说什么,心里有点生气;本来我和白姐好好的,结果却因为她,最后让白姐孤零零一个人回了家。

  她看我有些敷衍,手里的酒瓶,猛地就摔在了地上!“王小志!你是姐姐的男人,不是保姆,更不是奴隶!他妈的,我特瞧不惯你这幅窝囊样,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我放下手里的笤帚,深吸一口气走到她面前说:“好,你要说什么,说吧,我听着。”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这种态度,谁他妈还有心思跟你聊心事?!”她指着我骂,眼睛都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酒喝多的缘故。
  我也生气说,“不说算了,那我继续干活。”说完我要转身,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晃晃悠悠走到我面前,手抓着我衣领说:“你…我他妈欠你的是不是?!我对你哪点不好?你说,你为什么总对姐姐这样?姐姐不漂亮吗?配不上你吗?”

  日期:2016-11-26 0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