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42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压根不搭理他们,爱怎样怎样;不过若是敢惹我,老子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打开电脑,我就开始做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其实我没什么经验,大部分知识,都是在学校里学的;但白姐说得对,任何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谁生下来也不是常胜将军。
  我就打开网页,搜集了大量关于丽都房地产的资料,又去市场部找业务员,详细了解了一下客户信息。
  从上午忙到下午,努力没有白费,整个策划案的雏形,基本上已经构建起来了。而在这期间,夏主任和程胖子,除了抽烟喝茶,就是上网打游戏。这俩人,简直就是公司的蛀虫,他妈的,看着就让人来气。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忙了一天,口干舌燥的;我拿杯子去接水,程胖子看见了,赶忙跑过去说:“哎哎哎,王小志,这水可是我扛上来的;你要想喝水,自己扛去。”
  我特么的?!当时听到这话,我真是哭笑不得;一个男人,即便双方有仇,也用不着这么小心眼儿吧?!这家伙干工作不行,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动作,倒是挺在行的。
  我懒得跟他一般见识,直接去策划部的大厅接了水。

  其实按照我的职位,真正工作的地方,应该在这边的大厅里;那间办公室,是专门给主任级别的领导设的。程胖子虽然不是领导,但他有关系,拿的工资是跟主任一样多的。
  而我呢,之所以在那里办公,是因为当时他们需要我背黑锅,所以才有了这个机会。不过既然进去了,想让我出来,可就难了。这俩混蛋,我必须得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喝完水,我又把杯子接满,省得到时候口渴了,还得再出来。
  回到办公室,他们俩又坐在沙发上抽烟。
  我刚坐下来,夏主任就倚老卖老地说:小王啊,你是个新来的,还是个实习生;这间办公室,是给主任级别的领导配的,你是不是应该搬出去啊?

  这孙子,可真他妈会挑事儿;我站起来,点上跟烟说:“夏主任,是白总安排我在这儿的,你要有意见,可以直接跟白总反映。我一个新来的,不能想搬哪儿就搬哪儿,你说是吧?”
  这老混蛋,被我一句话噎得脸都绿了,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去找白总;妈的,想欺负我?老子也是个滚刀肉!
  程胖子看夏主任吃瘪,赶紧站起来笑着说,“小志啊,哥哥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话说你和白总,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这小子,还想套我话?如果是以前,在我没认识白姐,没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以前;我可能会单纯的回答他,因为我并不了解社会的险恶。
  可现在,他们如果还把我当成一个实习生,一个狗屁不懂的学生,那就太单纯了吧?!我吐着烟气,看了一眼程胖子说:“我跟白总,没什么关系;她就是看我被耍得可怜,同情我而已。”
  程胖子愣了一下:就这么简单?
  我笑着说:就这么简单。
  说完我去厕所,顺畅地撒了一泡尿。
  出来的时候,我刚要洗手,脑袋就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我猛一回头,刚要发火,就看到小茜正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王小志,你可真是荫魂不散啊!你对我姐那样,你竟然还有脸来这里工作?!你还要不要廉耻?你伤她伤的还不够吗?!”我低下头没说话,转身打开水龙头洗手。
  小茜狠狠推了我一下,“王小志!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你要是还要脸,现在马上走,滚!别让我许一茜瞧不起你!”
  我抹了把脸,转身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小茜,我留下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白姐。
  “帮她?你害她还差不多!”小茜愤愤地瞪了我一眼,指着我鼻子说,“你知不知道?今天上午,夏主任差点让白姐下不来台,这都是因为你!”

  我没反驳,因为小茜说得对,确实是那样。我抽了张纸,把手擦干说:“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还有工作要忙。”
  她立刻说:“王小志,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听不懂人话是吗?”
  她这么纠缠,我没办法,就认真地看着她说:“是白姐让我留下来的,至于为什么留我,你去问她,总之我不会走,除非她让我走。”说完直接离开,不再和她纠缠。
  走到办公室门口,还没进去,我就听见里面的程胖子说:“看来这小子,真和白总没什么关系;也就是说,白依依那丫头,要对咱们动真格的了?!”
  夏主任特慌张地说,那该怎么办?这下可把事情闹大了啊!
  “你怕什么,大不了走人呗!”程胖子很无所谓。
  “程老弟,你姐夫是东南铝业的副总,你自然不愁工作;可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这份工作薪水又这么高;如果我被辞了,我一家老小靠谁养活啊?”夏主任急了。
  程胖子突然小声说了什么,我离得远,没听清;然后他笑着说,这样总可以了吧?既可以教训一下那丫头,还能保住咱俩的工作,一箭双雕!
  夏主任立刻笑着说,关键时刻,还是你程老弟最地道!这些日子,看来没白照顾你。
  他们在办公室里哈哈大笑,我在门外捏紧了拳头;这两个混球,看来真的有什么荫谋。白姐想辞掉他们,不是件简单的事!

  看看手机,还不到下班时间,我就直接去了楼上,敲响了白姐办公室的门。
  “请进。”她在里面,冷冷说了一句。
  我推开门进去,又反手把门关好。
  她看到我,愣了一下,又立刻说:“不好好工作,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着急说,这几天你注意点,程胖子跟夏主任,好像有什么荫谋。
  “荫谋?呵!”她不屑地笑了笑,背靠在老板椅上说,“你以为拍谍战剧呢?还荫谋?!”
  “总之你小心点儿,这俩人不是什么好鸟!”我转头不看她,特讨厌她高高在上的样子。
  她却很得意地问我,“怎么?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她站起来,手扶着桌子,朝我眨眨眼,语气很挑逗地说,“关心就说出来,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我说:“你不要这样,我只希望你能好。”我觉得这么说不妥,又加了一句,“公司也能好。”

  说完我就走,她在后面叫我,我没停;她小声说了句:“还说不关心人家?!”
  我浑身冒出一阵冷汗,这女的,不会对我还没死心吧?
  一连几天,倒是风平浪静;可周四下午的时候,出事了。
  由于上次的广告宣传,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东南铝业中断了跟我们公司的合作,并拒绝结款。这件事在公司,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同事都说,是程胖子捣的鬼,因为他姐夫,是东南铝业的副总。
  广告宣传这东西,本来就不能保证结果,如果宣传没做到位,也应该是客户一方承担风险,与传媒公司并没什么关系;而东南铝业这么做,明显就是在耍赖。

  程胖子这混蛋,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太狠了,他想让白姐低头,给他让步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