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39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姐就要这样!这里姐说得算,姐想怎样就怎样!”她霸道死了,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白总,对不起,我已经有爱的人了,你再这样,我现在就走。”我把手抽出来,默默地低下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忍着不哭。
  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又转身坐了回去;我抬起头看她,她眼睛红红地看向别处。
  我知道她伤心了,她的心里,其实一直有我的。
  后来,我们都沉默了,整个办公室里,只有时针走动的声音。
  最后她一笑说:王小志,回学校吧,好好念书,就当为了你母亲。
  我抿抿嘴,靠在她办公桌前,点了一根烟说:不回去了,不念了。

  “你怎么这么固执?好不容易上的大学,怎能说不念就不念?你缺钱吗?姐给你,要多少都行,只要你回去上课!”她劝着我,被烟味呛了一下,捂着嘴直咳嗽。
  我赶紧把烟掐了,忙说不用了姐,我被学校开除了,回不去了……
  她猛地看向我,一脸地难以置信;她问我:“怎么了?学校怎么会开除你?不可能,你这么老实,不会这样的!”
  呵!这他妈社会,欺负的就是老实人;一想到当初,院长的嘴脸,那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我胸口就闷的厉害。

  我说:“姐,真的,我真被开除了。”闭上眼,我心都跟着颤抖。
  “那你跟姐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姐在,小志你什么都不要怕!知道吗?”她站起来,心疼地看着我。
  她这样说,我鼻子一酸,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了;这么长时间,我经历了那么多,从被学校开除,到被麻姐凌辱,再到被白姐误会,被小茜辱骂;真的,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却没人可以倾诉,没人可说……
  那年我才21,也就是个孩子,心其实挺脆弱的;发生了那么多事,我特想找个人倾诉,哪怕不说出口,只是找个肩膀靠一靠也好。

  可是没有,一个都没有;我就那么默默忍受着,多少个日夜,只能望着窗外的月亮,独自伤感。
  如今,在白姐面前,我哭了;但不是嚎啕大哭,只是静静地流泪;“有姐在,你什么都不要怕”这句话,几乎穿透了我所有的伪装,触碰到了我心底,最柔轮的地方。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姐,都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我前女友造的孽,后来她的下场也不好,我不想再去计较那些。”
  白姐握着拳头,擦干眼泪说:“早就看出来那丫头,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小志,你放心好了,姐的爸爸,跟你们学校的副校长还有些交情;今天晚上,我就让他去给说说。”
  我赶忙说:“不用了姐,真的不用了!你知道的,我不想回去,那里让我伤心,看到老师的嘴脸,我也恶心……”
  “你傻啊?你还这么小,不读书干嘛?小志,男人要想成大事,有的时候,你必须要学会忍耐,学会掩藏心事,学会跟不喜欢的人交朋友。”她被我气到了,眉头微皱着,苦口婆心地劝我。
  我说你不用劝了,如果我照你说的那么做,我也就不是我了。
  “你……”她真被我气死了,狠狠跺了下脚,胸前的双峰上下抖了两下;我看着她,她生气的样子特美,大眼睛滴溜溜的,有些搞笑。

  最后她妥协说:“那好吧,不念就不念了;你这样,就在姐这里工作,回头姐好好提拔你,好吗?”
  她真的太好了,好的让我无地自容;我颤着嘴唇说:姐,那天我那么伤害你,我跟你分手,你不恨我吗?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她微微笑了一下,大大的眼睛眯起来,翘着嘴唇说:恨呐,好恨哦!你这人吧,哎,那天都快被你气死了!你怎么找了一个那么老的女人?你说你是不是疯了?!
  一看她要说这个,我赶忙说:姐,你不用说别的,我不在你这里,工作我回头再找,我得先走了。

  “你站住!”我刚转过身,她立刻拉住了我。
  “姐,我都把主任打了,留下来不是给你添堵吗?”
  “打的好!那混蛋,还有那个程小胖,我早晚让他们滚蛋!”白姐愤愤说。
  听到这个,我立刻问,“姐,他们怎么了?”
  白姐就说,那个程小胖,是东南铝业集团副总的小舅子,当初是看在两家合作的面子上,才让他来这里工作的;可这混蛋,平日里不学无术,天天在公司调戏小姑娘;上次市场部的一个丫头,还被他下了药,差点就被侮辱了,他就是个畜生!
  我说呢,那混蛋在办公室那么吊,就连夏主任都让着他,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白姐又说:夏主任也不是个东西,天天溜须拍马,在我手底下搞小动作;若不是看在他是公司元老的份上,我早让他滚蛋了!
  听到这些,我叹了口气说:“看来大老板也不好当啊!”
  白姐就白了我一眼,又气又笑说:“你以为姐愿意天天板着脸啊?姐岁数不大,要是再不狠点,根本就镇不住手下这些人,明白了吧?”
  我朝她竖了竖大拇指,没想到这傻姑娘,还真有两把刷子。
  她见我夸她,立刻得意说:“怎么?现在知道姐姐的辛苦了吧?!所以啊,王小志,你要留下来帮姐,知道吗?”
  我就说姐,你别难为我了,我什么都不会,帮不上忙的。

  她却说:不会可以学,这么年轻,脑子又不笨,什么学不会?还有,你留下来,还要帮我盯着夏主任和程胖子;本来姐想借助这次机会,把程胖子撵走的,可没想到,他们让你出来背了黑锅。既然这样,你就暗地里,悄悄找他们的把柄,到时候姐把他们都开了,给你报仇雪恨!
  她这样说,我真不该再拒绝了;而且我心里,也是想留下来的;虽然不能相爱,但能时时看到她,我也心满意足了。
  她见我点头,嘴角立刻一阵坏笑,就好像小荫谋又得逞了一般,她靠在老板椅上,别提有多得意了。
  “王小志,过来给姐揉揉肩。”她眯着眼,特牛逼地使唤我。
  我说我不捏,又不是你丫鬟;她立刻凶我说,“你是我员工,就得听我话!”
  她可真能嘚瑟,有点要报复我的感觉;我过去给她揉肩,她就仰着头,眯着眼看我,嘴角还带着那种笑容,特别坏的那种。
  “这鬼天气,还不到夏天就热的要命,烦死了!”她靠在那里,小声埋怨了一句,随手就解开了衬衣上的两颗纽扣。
  那一刻,我猛地看到了她的蓝色胸罩,还有那深不见底的事业线。
  我有点发懵!
  她这是…在暗示我吗?
  看我在那里发呆,白姐猛地睁开眼,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她的眼神很复杂,有哀怨、有急切、还有数不尽的感伤;被她那样盯着,我心虚的厉害,我做了那么多肮脏的事,根本没有勇气,再和她对视了……
  可她却不管,特别霸道地说:“看着姐,看着姐!像个男人一样!”
  我挣开眼,百感交集;我说姐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恨我,但不要这样,我希望你能找个好男人,可以给你幸福、让你快乐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