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景辉这么多年老大没白当,走出去也是陆家的头面人物。
  “子惠,你二舅也是为你好。”
  白子惠说:“大舅,二舅是个什么人你清楚,先处理好他自己的事再来教育我吧。”
  陆景辉脸色不太好看,他皱着眉说:“你二舅不管怎么说也是长辈,你一个当小辈的这么说不好吧。”

  白子惠针锋相对,丝毫不留情面,她说:“大舅,虽然我是小辈,但也要讲理吧,这家里明着暗着说了我不少话,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心里都清楚。”
  陆景辉说:“白子惠,你这是在指责谁呢。”
  白子惠说:“我心里清楚,你们心里也清楚。”
  陆文昊指着白子惠说:“这不服管了,太不像话啊!就是欠收拾!”
  白子惠说:“二舅,你就别在我眼前丢人了,说到不像话,家里谁能比过你。”
  陆文昊气得急火攻心,他扬起了手。
  白子惠一瞪眼,吼道:“陆文昊,你打我一个试试。”
  陆文昊被这一眼瞪的一哆嗦,他举起来的手僵在半空,我站在白子惠的旁边,以防陆文昊冲动。
  陆景辉说:“子惠,你还当不当这里是家,你跟你二舅闹什么,你这样你父母知道吗?”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说不过抬出来我爸我妈了,真是好笑了,你们竟然还当我妈是这家人,这么多年她受了多少委屈,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我妈忍,不说,我可忍不了。”

  陆景辉冷着脸说:“子惠,你这是要跟我们撕破脸皮吗?”
  白子惠说:“大舅,脸皮不是早就撕破了吗?”
  一场交锋结束,很不好看,外甥女和舅舅吵破了天,不过,这仅仅是开始。
  我心里佩服白子惠,气势不落下风。
  刚刚的一切看起来冲动不理智,我认识的白子惠不会这么不聪明,一定是把她逼到了绝路,委屈到极致,才会这样。

  三舅家的儿子来了,陆俊晤,个子挺高的,在上大学,头发染黄了,到了就一直不停玩手机,也不理人。
  人算是全了,入席吃饭。
  这宴不是好宴。
  虽说这桌面摆满了盘子,但到陆家所见所闻,所遇的人,都大大的有问题。
  白子惠微笑的入座,她让我坐在她旁边,坐下后,她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触感很好,可是却抖个不停,我看向白子惠,她回了我一个微笑。
  强硬如白子惠,也紧张。
  姥爷坐在主位,大舅一家,二舅和陆沁,三舅妈和陆俊晤陆瑶瑶,加上我和白子惠,也不少人。
  老爷子很有气势,坐下之后,重重的哼了一声,“都怎么了这是,一个个哭丧着脸,今天子惠带男朋友回来,你们就这个表情。”
  提到了我,不说两句不好,我站起来,身上的西装低调奢华,好像散发着光,不过我知道,无论穿得多么高档,陆家人也不会接受我,研究完我的资料后,他们看不上我。
  我说:“大家好,我是子惠的男朋友,董宁。”

  老爷子微微点头,说:“我喜欢这孩子,看着老实,也懂礼貌。”
  就在这时,大舅妈冷哼了一声,声音不大,可饭桌上的人都听到了。
  老爷子一拍桌子,啪的一声,“老大家的你要不想吃饭就下去。”
  大舅妈连忙说:“爸,你别生气啊!我不敢了。”
  说着还对陆景辉使眼色,让他帮忙说话。
  老爷子皱着眉说,“算了,吃饭吧。”
  散着诱人香气的饭菜,却让人一丝食欲都没有。
  我对老爷子还是挺有好感的,只不过这个精明的老人对待家里事手段并不高明,一味的压制效果反而不好。
  白子惠跟三个舅舅之间形如水火,这般下去,还会爆发更大的矛盾。
  陆景辉复合着说:“大家吃饭吃菜。”
  二舅陆文昊则喊道:“酒呢,拿酒来。”
  诡异的氛围。
  “陆沁啊!这次回来你有什么打算。”老爷子问起了高材生,
  陆沁放下碗筷,说:“爷爷,我回来就呆一段时间,没什么打算。”
  老爷子说:“老二,陆沁快要毕业了吧,你上上心,别天天找女人,给陆沁在公司找个活。”
  陆沁说:“爷爷,我不想进公司,过段时间我回学校,我们导师那边有项目,我会跟着做的,相比于管理公司,我更喜欢研究。”

  老爷子说:“也好,爷爷就是看你出息,想让你回来做做事,既然你有别的路,爷爷支持。”
  大舅妈插话说:“陆沁有出息,我家明浩也不差,最近明浩谈成了两笔生意。”
  老爷子淡淡的说:“明浩,不错,继续努力。”
  陆明浩说:“是,爷爷,我一定加倍努力。”
  大舅妈笑了起来,特别得意。
  又吃了一会,大舅陆景辉对二舅陆文昊使了个颜色,陆文昊放下酒杯,打了个酒嗝,他摇头晃脑的说:“爸,我觉得子惠的事还要说说。”
  老爷子一拍桌子,说:“就不能好好吃顿饭?非要现在说?”
  二舅陆文昊说:“爸,你别冲我发火啊,这事拖着也不是一回事。”
  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老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酒量,你装什么醉,犯什么浑。”

  白子惠突然站了起来,她个子不矮,一站起来亭亭玉立,却又如一座大山那般巍峨。
  “姥爷,你别生气,今天舅舅舅妈想跟我好好聊聊,那就说一说吧,一直憋在心里也不好。”
  陆景辉的脸色变了一变,大概没想到白子惠如此直接。
  说起来,陆景辉并不是个做事的,城府不够深。
  老爷子气呼呼的放下了筷子,“我看啊,这个家我是压不住了,你们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话说了出去,却没人感应,一时间,静寂无声。
  “说啊,你们倒是说啊,老大,你不是有话吗?”
  陆景辉也不知道想什么,就是没张嘴,大舅妈当真勇士,“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子惠的婚事,这大家都跟着着急。”
  白子惠悠悠说道:“大舅妈,我爸我妈都没着急呢,你着什么急,我是碍你眼了,还是你想给我当妈?”
  大舅妈激动了,声音高了好几度,“你这孩子,我不是为你好吗?”

  白子惠一叹,说:“所谓的为你好,不过是包装精美的恶意罢了。”
  大舅妈想要用她几十年积累的吵架经验硬刚白子惠,可还没张嘴便被大舅陆景辉阻止了,他说:“子惠,卫家不是普通人家,我们陆家虽说不错,但你嫁过去算是高攀。”
  白子惠笑笑,说:“大舅,既然这样说,我可高攀不起。”
  “你...”
  陆景辉憋闷了,这话刚说,还没说完,便被顶了回去,有谁受得了。
  二舅陆文昊说:“外甥女,别挑了,卫家不差,你嫁过去就是享福了,你出生在这个家庭,只能联姻。”
  白子惠说:“凭什么?我凭什么要联姻?”
  二舅陆文昊说:“那你总要嫁人吧,你嫁只能嫁门当户对啊!”
  白子惠笑了一下,说:“谁说我要嫁人的。”
  二舅陆文昊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不嫁人你干什么?”
  白子惠说:“我有工作,我能赚钱,不嫁人我也能活得好好的,二舅,我又没吃你家的粮,你跟着急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