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总呀,你刚才说的话太伤人了,哪有你那么说话的?算了,先不说这事了。”说到这里,楚天齐转换了话题,“我就说说幸福小区申报样板的事。虽然我分管城建时间不长,又非专业出身,但对行业一些法律、法规、规范、条例进行过认真学习,样板申报的程序知道一些。样板的种类有很多,针对住宅小区来说,既可以申报工程样板,也可以申报设计样板,还可以申报装修样板。但是,无论申报哪种,都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必须工程竣工、验收程序合法,而且已经通过竣工验收备案,并经过一个春冬的使用。

  你不懂这些还情有可愿,虽说你是企业老板,但也是一个大老粗。而做为行业主管部门,若是城建局也不严格把关的话,那就会贻笑大方,会把人丢到省里去的。其实,即使厅领导说过幸福小区可以申报样板,那也只是对你们提出的一种期望,只是给你们一个奋斗目标,是对你们的一种鞭策。我想厅领导更会严格按程序办事的。你说是不是?”
  面对楚天齐所言“大老粗”,张鹏飞并没有生气,尬笑两声,说道:“哎呀,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虽然我们做了那么多样板工程,可我一直只管全面,并不做具体事务,你讲的这些门道我还真不清楚。”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楚副市长,说实在的,毕竟咱俩曾有过节,你是不是多少还有点儿公报私仇?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句实话。”
  “怎么会呢?”楚天齐眉毛挑了挑,向前一推茶杯,“喝茶。”话音刚落,那个茶杯忽然向前倒去,杯中茶水泼到了那个公文包上。
  “哎呀,不好意思。”楚天齐伸手抓住那个公文包,站起身来,离开座位,向旁边沙发处走去。

  张鹏飞一楞,然后迅速站起,伸出右手:“没事,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楚天齐一收右臂,躲开了对方胳膊,继续向沙发走去,“得拿出来晾晾。”
  “没事,不用。”张鹏飞再次猛的出手,去抢那个公文包。
  “你这是干什么?”楚天齐肩膀轻轻一晃,“难道包里有鬼不成?”
  被对方肩膀一撞,张鹏飞不由得“蹬蹬”后退两步,身子倚靠在一个大花盆上,才堪堪没有摔倒。随即他“啊”的叫了一声,跳将起来,捂住了屁*股。因为那个花盆不能靠,花盆里面的仙人球扎人。
  “我看看,里面东西湿*了没有。”楚天齐已经坐到沙发上,公文包拉链也已拉开,正把手伸进包内。
  “没湿。”张鹏飞一手捂着屁*股,快步向沙发走去。
  “不看看怎么知道?”说着话,楚天齐右手从公文包里拿出来,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小物件。
  看到对方手中东西,张鹏飞立在当地,张大了嘴巴。
  忽然楚天齐大吼道,“妈的,张鹏飞,你敢给老子下套?”
  “误会,纯属误会。”张鹏飞连连摇动双手。
  “误会?”楚天齐冷哼一声,在那个物件上操作起来。
  很快,那个设备出现了模糊的画面,同时还传出了声音:“是好汉你就说一句,就承认你是故意刁难……”
  转头看着张鹏飞,楚天齐一阵冷笑:“张鹏飞,还有什么说的?”
  “我……”张鹏飞只说出一个字,便哑口无言。
  楚天齐关掉设备,手指对方:“申报不符合条件,被城建局驳回,你就心生怨恨。便携带专业偷拍摄像包和摄像机直接上门,以过分言语激怒、诱导我,想让我说错话,你好断章取义截取所谓‘证据’,再到有关部门告我。张鹏飞,堂堂企业家,堂堂官二代,竟然使出这种下三滥手段,竟然诬陷老子,你他妈什么东西?”
  张鹏飞脸色数变,然后沉声道:“楚天齐,刚才我已经和你说了,这只是个误会,你没必要这么上纲上限的。再说了,你堂堂政府公务人员,竟然满口脏话,这也太有失体统了。咱们就这么扯平,这事就当没有发生,怎么样?”
  “没有发生?说的轻巧。”楚天齐脸色一寒,“你还妄指我说脏话?比起你的险恶行径,比起你的满嘴喷粪,老子已经够文明了。要不咱俩就找地方说说理,看是你这个官二代赢,还是我楚天齐占理?”

  张鹏飞咬牙道:“姓楚的,做事可要留后路,别忘了你现在分管什么。”
  “你威胁我?你以为凭一个建设厅就能无法无天?”楚天齐回击着,“我是在为党工作,是党组织的干部,不是为某一人、某一家效力。”
  “你可别忘了,县官不如现管。”张鹏飞警告着,“作为政府副市长,如果一年下来没有什么成绩,反而留了一堆烂摊子,那么党组织也不会轻饶他的。”
  “你也太自以为是了,真以为能一手遮天?”楚天齐语带讥诮,“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有一句话,叫‘玩火必*’。”
  “我也告诉你一句话,‘孙猴子再能折腾,也跳出如来佛手掌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收拾你。”张鹏飞“哈哈”一笑,“如果你现在回头,就坡下驴的话,还来的及,我还可以放你一马。”
  “你放我?你的话说反了吧?”楚天齐向高处四顾了一下,又说,“要是把你刚才这些威胁的话放出去,恐怕某些人都要吃不了也兜不走,只拿一个个体户做挡箭牌是不可能的。”
  “你……”张鹏飞也下意识的四外望了望,说,“你使诈,你录像了。”
  楚天齐回道:“是你气势汹汹上门挑衅的。”

  “既然你还想纠缠,那我姓张的奉陪到底。来吧,把录像机给我,你总不能贪为己有吧?”张鹏飞说着,伸出右手。
  “凭什么?”楚天齐反问。
  “就凭它是我的。”说着话,张鹏飞猛的出手,奔录像机抓去。
  楚天齐“咦”了一声,赶紧后退。
  但张鹏飞还是抓住了录像机上的小挂绳,他再次一用力:“给我。”同时把挂绳套在了食指上。
  “凭什么?”楚天齐还是这句话,并紧抓录像机不放。
  两人就这样撕扯起来,谁都不放手,又谁都拿不过去。
  “姓楚的,你也太卑鄙了,竟然想霸占别人的物品,真不要脸。”张鹏飞一边骂着一边用力。
  “你才卑鄙,要不怎能想出这么下三烂的招式。”楚天齐也边用力边回击。
  “你想要?没门,就是我老子把它摔了,也轮不到你。”张鹏飞气呼呼的使劲用力。
  “你……谁稀罕,给你。”话音未落,楚天齐忽然松开右手。
  正满腔怒火,用力撕拽,不曾想对方突然松了劲。对方这一作法完全出乎意料,张鹏飞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顿时他的身子猛的后退,直奔沙发而去;同时,在录像机晃动惯性下,食指上的挂绳迅速脱手,整个录像机飞了出去。
  日期:2017-11-08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