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25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宁西立刻说到:“当然记得啊,因为场子很大,所以有好多人都会到那里去打球,还经常把我们教室的玻璃打碎。”
  “其实我以前也常去,有时候不想上课了,就和朋友们从后门溜出去打球。反正那些课随便听一听就都懂了,完全没必要天天蹲在教室里饱受摧残。”
  沈宁西斜睨了他一眼,说到:“原来你以前是个坏学生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挺能装的啊,每天都教育我好好学习不准逃课什么的,哼,原来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权振东用力的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将她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揉成一团乱麻:“那还不是因为你笨,我不盯着你你能好好读书然后考上好大学吗?”
  一说起这个她就来气,这厮说要她好好读书考大学,结果等她考上了他却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她气的跳脚,扑上去就一阵拳打脚踢:“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弄乱我的头发!”
  可是权振东身手敏捷,又手长脚长,只伸出一只手挡在她的额头上,她就怎么也打不到他。
  扑楞了半天,连他一个衣角都没沾到。
  以往权振东这样欺负她的时候,沈宁西打累了就会停下来,可是这次她却折腾了很久,而且一句话也没说。

  权振东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急忙收手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想要抬起她的脸她却把整个小脑袋都埋进了他的肩窝里,说什么也不肯抬头。
  权振东关切的问到:“怎么了这是?”
  沈宁西双手紧紧的抠住他的腰,心里酸涩无比,她抽抽噎噎的说到:“你讨厌,你欺负我。”
  权振东耐心问到:“我怎么欺负你了?”
  沈宁西没有回答,而是将脑袋埋的更深了,眼泪糊了他一肩膀,瘪瘪嘴,她哭的更伤心了:“你……你弄乱了我的头发……我讨厌你……”
  听到是这样的理由,权振东差点笑喷,随后又有点酸酸的想到,原来自己在沈宁西心里还比不过她的头发哩!
  他有些无奈的身手帮她把头发重新整理好,安慰到:“好了好了别哭了,叔叔帮你把头发弄好,保管比之前还好看。”

  “嗯。”沈宁西低低的应了一声,没有再哭了,可是眼泪,却流的更加的汹涌。
  她哭并不是因为什么头发,而是想起了权振东离开她的时候那段心酸难熬的日子。
  和权振东分手,她感觉自己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疼痛难忍,心怎么长也长不全,暗无天日,有时候从噩梦中惊醒,她都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这个男人,已经完全长到了她的生命里。
  关于那一段日子她到底是怎么过的,权振东问过,她却从来没回答过,因为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说好轻装上阵,却满心尘埃。她也从来没为分手的事在权振东面前哭过。
  今天大概是到了熟悉的地方,她觉得格外的委屈,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可是她不愿让权振东知道她哭泣的理由,于是撒谎说是因为头发乱了。
  权振东帮她把头发梳理好,然后强硬的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哭得通红的鼻尖和眼睛,一阵心疼,掏出手帕,动作轻柔的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小泪包,这也要哭。”
  他叹息着,有点无奈,却又满心宠溺。
  沈宁西用红的跟兔子似的眼睛瞪了他一眼:“讨厌!”

  嘴上说着讨厌,其实心里喜欢的要命。
  “对对对,我讨厌。”权振东附和着。
  沈宁西又跳到他身上,双手双脚的缠住他,像一只无尾熊。
  她这样依赖自己,权振东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可是周围还这么多人看着,他就是脸皮再厚也顶不住啊,老脸不自觉的红了红。

  “咳,小西啊,下来好不好?好多人看着呢。”
  沈宁西把脑袋埋进她的肩窝,撒娇到:“不要。”
  心里却在想,看吧看吧,就是这个奇怪的人,专门诱拐未成年少女。大家一定要好好记住他的脸,再也不要把自家的闺女嫁给他。
  权振东有些无奈:“你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沈宁西想了想,然后点头。脑袋却依旧埋着,不肯抬起头来。
  “那你先下来,我们这样走不动。”
  “好吧。”为了自己的肚子,沈宁西只能先暂时放过他松开手脚,从他身上滑了下来。
  权振东赶忙拉起她的手一阵飞奔,消失在人群中,那些围观的大妈大婶眼神实在太热烈了,跟围观猴子耍把戏似的,他怕再不跑自己就要被烤焦了。
  逛庙会的人多,在这里吃饭的人也多,两人等了半天才等到位置。
  服务员过来问:“请问两位要吃点什么?”
  沈宁西看着菜单上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觉得更饿了,再看下去也是折磨。

  她把菜单一合,然后指着权振东说:“你问我叔叔吧。”
  权振东笑了一下,沈宁西爱吃什么他自然是一清二楚,飞快的点了几个菜之后他给沈宁西倒了一杯开水:“来,先喝点水。”
  沈宁西却把杯子推开了:“不要,越喝越饿。”
  “你不是吃了那么多零食吗?怎么还饿?”权振东略感诧异。
  沈宁西不满的说着:“那些零食哪里够啊?刚吃下去就消化了。”
  顿了顿,她又说到:“不过最近我的胃口好像特别好,怎么吃也吃不饱,而且还特别容易饿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
  权振东脸色变了变,他横了一眼沈宁西:“大过年的胡说八道什么呢?”
  他真怕,真怕说着说着一不小心就成真了。
  沈宁西也知道过年说这个是忌讳,她吐了吐舌头,然后问:“你还没告诉我,咱们第一次见面到底是在哪里呢?”
  本来都要说的,结果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跑偏了,还惹的她哭了一场。
  “嗯?”权振东没想到她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原本严肃的脸一下子柔和就不少,像一块被慢慢融化的坚冰,他咳了一声,“咱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有点太匪夷所思了,是……是你们幼稚园的男厕所。”

  “……”沈宁西的表情很纠结,这怎么可能?她狐疑的问到,“你确定没记错?”
  权振东点头:“没有。”
  “那也许是你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
  “那天我和同学打完篮球,然后去了洗手间,正站着解决人生大事的时候你冲了进来,然后……蹲下了……还抬头,一脸懵懂的看着我,眼里闪烁着疑问,像是在奇怪为什么这个人是站着上厕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