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我立刻将目标调整到了远处操纵这黄巾力士的白胡子老头身上来。
  然而当我注意到他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从地下召唤出了十来头黄巾力士,正源源不断地朝着我这边赶来。
  夭寿了……
  两个黄巾力士都让我头疼无比,这十几个过来,一番车轮战,我如何能够受得住?
  而且对方已经摆明车马说了,他是受人之托,过来除掉我的。
  受谁之托?
  想一想,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执宰人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面对着眼前无数的黄巾力士,我深吸一口气,遁入了虚空之中,然而在我出现在白胡子老头儿身后的那一刹那,对方却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来,仿佛早有准备,不偏不倚地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开口喝道:“定!”

  老头儿是有道行的,一声“定”,我便感觉浑身僵直,完全动弹不得,而对方显然不是什么慈祥人物,也大约知晓我的厉害,没有任何犹豫,龙头杖一拧,就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瞧对方这架势,应该是想要将我一下子砸得脑壳开花去。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机,有一个身影传到了我的跟前来,猛然一脚朝着老头儿蹬去,却是一直游离于场边的布鱼。
  魂魄不完整的布鱼不但没有平日的状态,就连之前身为傀儡与我决斗的实力都没有,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人,此刻他居然能够穿过那重重黄巾力士的封锁,跑过来给我抵挡,显然也是耗尽了心力,不过他的努力只不过是徒劳,老头儿的龙头杖猛然一挑,将布鱼给直接扔到了场边去,喝骂道:“别挡路,我回头收拾你。”
  他轻松地将布鱼给拍飞去,不过布鱼还是给我争取了一点儿时间,在这个时间里,浑身发麻的我快速喝念了一段“金刚萨埵降魔咒”,陡然开口喝道:“洽!”
  一声喝令,我额头上的符箓却是燃烧起来,滚烫之中,我的力量重新恢复,止戈剑猛然向前,劈向对方。

  白胡子老头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挣脱了他的束缚,有些意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他一退,我便明白了对方的法术虽然厉害,但身手却差了一点儿。
  既如此,我肯定不能放过。
  老头儿往后退,我便往前进,知晓那些息壤所化的黄巾力士厉害,我便不让他有抽身的机会,止戈剑向前,紧紧贴着对方,剑势凌厉,宛如跗骨之蛆。
  果然,老头儿对于我凶狠的架势,多少也有一些吃惊,步步后退,想要回到黄巾力士身后,却给我拦住。
  然而就在我以为能够将对方给一剑捅死的时候,他却突然喝念道:“停!”
  我心中冷笑,却不曾想脚步顿时一滞,脚下用不了力,却是双脚给地下的某种力量紧紧吸住,让我无法挣脱。
  好手段。
  这会儿我差不多也想明白了,刚才他报的名号,应该是那个什么“十里桥土地”,这个名字很奇怪,但我却曾经听陆左跟我谈过,大约知晓,此人的身份,恐怕是所谓的山神土地,人间半神。
  虽然经常看《西游记》的朋友,对于整天被孙猴子欺负的土地公公多少有些轻视,但现实之中的这些山神土地,其实是很恐怖的。

  陶晋鸿厉不厉害,当年的他都已经化身成为了地仙,最终却只能够和天山山神打个五五开。
  最后他战而胜之,却不得不也成为了天山的山神,并且化身自然,不识杂毛小道。
  双脚被束缚,我自然再一次地施展开了九字真言,将身体的束缚解开。
  瞧见我再一次的秒解,那白胡子老头终于明白过来,闪身到了黄巾力士身后,然后说道:“你跟奥修,是什么关系?年轻人,你早点说,免得伤了自己人。”
  我眯眼,说奥修?你和他一样,也是这儿的执宰人?
  听到我的话,对方再一次确认了我知道“奥修”这么一个人,右手朝上,中指卷曲,十来个身高一丈的黄巾力士陡然停住,然后他说道:“我?我哪里可能是执宰人?我不过是他们手下的一条走狗而已,你赶紧说,否则我不会再留情面的……”
  我却笑了,说你刚才手下留情了?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瞧见我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白胡子老头恼了,说好个没有眼色的家伙,既然你这般不识趣,就算你跟奥修有什么关系,我将你给杀了,他也说不得什么。
  说罢,突然间有两个黄巾力士陡然崩溃,却是化作了百十来个拳头般大的肉球,朝着我飞来。
  我下意识地举剑去挡,那肉球撞在剑刃上,顿时化作粉碎,迷住了整个空间。
  而紧接着,无数劲风,朝着我立身之处落来。
  很强。
  我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强大,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却不曾想那家伙口中陡然一喝,整个空间却给禁锢住了一般,让我脱身不得。
  在感受到了对方凛冽的杀意之后,我不得已,将那斯巴达的圆盾给拿出,左手抓着,挡住了身前,然后朝着旁边撤离。
  暴风骤雨的攻击落在了圆盾之上,发出咚咚的巨响,而在这个时候,我却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秒,我手中的止戈剑变得灼热无比。
  在这样让人应接不暇的攻击之中,我感觉到自己的剑,是那般的真实,而双眼之中,却全部都是前面敌人的弱点。
  唰!
  止戈剑在半空之中发出一声陡然的炸响,然后掠过了那黄巾力士的腰间去。
  这一次,止戈剑没有再卡在上面,而是犀利无比的一掠而过,将其直接斩成了两截来,而且还有一道灵光,从那泥胚子里陡然升起。
  果然,这些黄巾力士并非是无中生有,而是被对方灌注了强者之魂,方才如此强悍。
  老头儿好手段,不过却忽视了一件事情。
  这些天来,我在天罗秘境之中,并非没有半点儿进步,事实上,在频频与高手的对决之中,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手中的剑,也掌握到了与自然契合的剑感,而这种剑感,则是一剑神王练了一辈子的剑,方才拥有的。

  一剑斩的意境,在于“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而想要达到这样的境地,最重要的,并不是挥出去的那一下,而是你瞥向敌人的那一眼。
  那一眼,是在找寻敌人的弱点。
  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会有脆弱的地方,就如同拆毁一栋楼,只需要在几个节点填充丨炸丨药一样,这黄巾力士虽然是息壤炼化,却也是有弱点的。
  重要的,是看那一下的眼光,以及剑感。
  灵光乍现之下,我一剑斩掉一名黄巾力士,剑尖一挑,将那灵光吸住,拢于其中,随后我没有停下,再一次挥剑。
  日期:2017-04-0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